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907章 我没做过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可不就是疯了,”严争淡笑一声,腾出一只手去拿手机,“我不想跟这种人废话了,叫云开把她弄走,今天她就该离开这里了。”

  厉星辰自然不会反对。

  电话很快便接通,传来云开幸灾乐祸的声音,“老大,我在屋里呢,都听到了,吵死了,你赶紧把人弄走啊,影响不好。”

  “我去弄走?”

  严争反问道,“那要你干嘛的?”

  云开:“......” “老大,霍柔毕竟是个女的,我直接把人架走的话,万一她喊非礼的话,我一身英明可就完了。”

  “我给你两分钟时间,把人弄走,她已经被开除了,你要是不想自己动手,就叫值班的警卫来处理。”

  “行,我立刻打电话。”

  严争挂上电话,先把霍柔的各种联系方式拉黑,再把手机放在一旁,抬手捂住厉星辰的耳朵,“听不见就好了。”

  “没事的,反正以后也见不到她了,而且我得好好记住她,提醒自己,一辈子都不能成为这么歇斯底里的女人。”

  厉星辰推了推他的胸膛,“你先起来,我好热呀。”

  严争刚刚按着她在亲,两个人中间还隔了两床被子,把厉星辰热得够呛。

  “好,我去给你倒杯水。”

  严争亲了亲女孩的唇角,起身去倒水拿水果。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大,霍柔也越来越歇斯底里地吼着,“严争!厉星辰!你们这两个不要脸的,给我滚出来!你们究竟是怎么说动程队把我开除的!敢做不敢认是吧?

  严争,你躲在里面算什么男人!”

  严争把热水和车厘子给厉星辰端了过来,放在床头柜上,厉星辰还以为他会坐下,却见男人转身去了门口,直接把门打开了。

  霍柔没想到他会突然开门,愣了一下,旋即破口大骂道,“严争,你终于敢出来了,心虚了是吧?”

  严争冷冷地看着她,“有这个时间在这撒泼,还不如赶紧回去自求多福,霍柔,你以为找一群混混就能动得了我了?

  我以前还真没发现你愚蠢到了这个地步。”

  “你胡说什么!”

  霍柔矢口否认,“什么找混混动你,我没做过,你别冤枉人!你该不会是找了这么个无中生有的理由要程队开除我吧?

  严争,亏你做得出来!”

  “我不是你,当然做不出来,”严争淡淡一笑,“在没有实质证据之前,我不会把这件事情摆在明面上,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查清楚,到那个时候,无论你在天涯海角,我都会如数奉还。

  当然了,你找的人没碰到我一根头发,至于我找的人能不能动得了你,就得看你的运气了。”

  霍柔浑身一颤,语气有些慌乱,“严争,我没做过,我这两天一直待在宿舍,没出训练营一步。”

  “你不就是故意待在训练营不出去,好摆脱嫌疑吗?”

  严争讥诮地摇了摇头,“霍柔,这些年我什么狡猾的犯罪分子没对付过,你觉得就你那点小心思,瞒得过我?”

  “总之我说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霍柔怒道,“你做得太过分了,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这件事情我跟你没完!”

  严争不耐烦地抬高嗓音开口道,“云开,把人给我弄走!”

  “是,老大!”

  云开一秒从隔壁房间出来,明显就是在偷听,“我已经打过电话了,警卫马上就来,霍柔,你要是还想给自己留点最后的脸面,就自己走吧,被人扔出去你不嫌难看吗?”

  霍柔无以对,一张漂亮的脸蛋一阵青一阵白地变化着,视线越过严争,憎恨地瞪着屋子里。

  以她的角度,是看不见厉星辰的,但云开都感觉她那眼神像是要杀了厉星辰。

  警卫很快赶来,跟严争打了招呼,“严队。”

  “把人带走吧。”

  严争吩咐道。

  “是,程队已经交代过了,霍医生已经被开除,限她今天下午五点之前必须离开训练营。”

  严争“嗯”了一声,直接关上门。

  “严争!”

  门外传来霍柔的嘶吼声,“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警卫把人带走,霍柔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下去,直到彻底消失。

  厉星辰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虽说霍柔也是恶有恶报,但真叫她开心,她肯定是做不到幸灾乐祸的,只是觉得很感慨。

  “宝贝,怎么了?”

  严争重新上前坐了下来。

  厉星辰敛了敛思绪,道,“没事,咱们也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吧,我想太爷爷了。”

  “好,你坐着,我来收拾。”

  “对了,”厉星辰突然想起了什么,“霍柔应该不会善罢甘休的吧,她现在是小名人,最美医生呢,会不会在网上做文章把事情闹大啊?”

  “放心,我提前做好准备了,她闹不起来的。”

  “还有冬冬,也不知道霍柔是怎么安顿冬冬的,我有点不放心,万一她撒手不管,冬冬多失望啊。”

  “我已经叫云开去查冬冬在哪了,就算霍柔不管,也会帮忙安顿好的。”

  厉星辰震惊不已,“你怎么什么事情都想在我前面啊?”

  严争还以为她失落了,安慰道,“宝贝也很快想到了,不算输。”

  “我才没有跟你比呢,”厉星辰一把抱住他,“我只是在想,有你真好,我可以继续无忧无虑下去。”

  “你本来就不需要多想,”严争低头亲了下她的头发,“你坐着玩吧,我去收拾行李。”

  “好。”

  ...... 雪下得很大,到傍晚的时候,便积了很厚一层,都足够堆雪人了。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曲俊又一次坐了过来。

  “你干嘛?”

  云开立刻开口道,“别的地方没位置吗?

  跟我们家老大跟月牙套什么近乎啊?”

  “云开,瞧你这点心胸,我都怀疑你们家严队走了之后你能不能挑起三队的担子。”

  曲俊幽幽的道。

  “你这个人,忘了那天我是怎么忍着臭帮你按摩臭脚丫的是吧?”

  云开撇撇嘴,“早知道就不帮你了,疼死你活该......” 曲俊无以对,顿了顿,道,“那天的事的确还没来得及谢你呢,改天我请你吃饭。”

  “请我吃饭?”

  云开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曲俊,你要拔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