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933章 认亲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卢卡斯又愣了一下,旋即,大笑出声,“月牙小学妹,你就算是想找借口拒绝我,也不用这样吧,他是你哥哥,怎么可能是你男朋友呢?”

  厉星辰蹙眉,踮起脚尖在严争的唇上亲了一口,“现在相信了吗?”

  卢卡斯瞬间石化住,瞪大了一双眼睛,惊恐地看着他们。

  厉星辰灿烂一笑,坦然道,“你别太吃惊,我跟严争没有血缘关系,现在是男女朋友,以后会是夫妻,所以希望学长以后能明白,我跟你只能是学长和学妹的关系,你该有新的追求。”

  女孩把地上的零食袋子拿起来,还给了他,“时间不早了,我们要休息了,学长也早点睡吧,晚安。”

  卢卡斯木讷地接过零食,僵硬地站在原地,看着面前被关上的门,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 回到屋,厉星辰心情不错,正要去洗澡,便被严争拉住,“宝贝,其实没必要跟他说这些,他要是敢纠缠,我有的是办法对付。”

  卢卡斯虽然对厉星辰不舍不弃,但还没有到死缠烂打带来困扰的地步,所以严争一直没有理会。

  “可是我觉得坦坦荡荡承认就很好啊。”

  厉星辰嘟着嘴道,“你不希望我说出我们的关系啊?”

  “当然不是,”严争捧起她的脸,在她眉心落下一吻,“我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但是他是你的追求者,你不怕他因爱生恨拿这件事情报复我们吗?”

  “你是担心他把我们的事情宣扬出去啊?”

  厉星辰笑笑,“我想过啊,但是我总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毕竟他得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得罪得起咱们嘛,所以应该不会的。

  退一万步来讲,他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不是刚好证明了他的人品不行吗?

  我觉得他不至于,也没那么笨。”

  “你对他的评价倒是不低。”

  严争能感觉得出,厉星辰对卢卡斯的态度跟其他追求者还是有点区别的。

  或许多少是有点血缘在冥冥之中指引着吧。

  “卢卡斯学长毕竟是帝尊大学走出来的嘛,否定他不就否定了咱们帝尊嘛,所以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知道了,”严争亲亲她的脸蛋,“我去给你放热水泡澡。”

  “嗯。”

  严争趁着厉星辰泡澡的功夫,直接去了对面按了门铃。

  卢卡斯好一会儿才来开门,看见严争,愣了一下,“怎么是你?”

  “我有话跟你说。”

  卢卡斯更震惊了,但还是把门打开,“进来吧。”

  严争走了进去,卢卡斯招呼道,“请坐吧,要喝点什么吗?”

  “不必,我说两句话就走。”

  卢卡斯没勉强,也跟着坐了下来,“你是来跟我说刚刚的事情的?

  月牙小学妹她没有撒谎,对吗?”

  “嗯,她说的都是事实。”

  卢卡斯苦涩一笑,“那你还来干什么?

  是担心我会把你们谈恋爱的事情说出去吗?

  我还没有那么多嘴,这件事情我不会宣扬出去的,可是我依然不想放弃她,只要你们一天没结婚,我就还有机会......” 严争淡淡一笑,“我知道你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所以我就是来告诉你,就算没有我,就算月牙没有男朋友,你也不能追求她。”

  “为什么?”

  卢卡斯不懂,“我自认为我的人品没问题,能力也不差。”

  “跟人品和能力无关。”

  “那是什么原因。”

  “你的母亲还在世的吧?”

  “当然!”

  “那你可以去问问她,”严争嘲讽一笑,“你问问她,你能不能追求布桐的女儿。”

  “......你究竟什么意思?”

  卢卡斯一脸困惑。

  “我已经说过了,其中的原由,应该由你的母亲亲口告诉你,照我说的问,你就说,你爱上了布桐的女儿,在追求她,看看你的母亲会作何反应。”

  严争说完,没有再多逗留,直接起身离开,走到门口,停下脚步补充道,“还有,问清楚之后,别去星月湾打扰我的家人。”

  卢卡斯不明所以,但也知道严争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种话,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打出了电话...... ...... 第二天一早,厉星辰准时醒来,洗漱完出来,严争已经做好了早餐。

  “严队,你真好。”

  厉星辰上前奖励了男人一个早安吻,坐下开始吃早餐。

  吃完早餐,两个人踩着点出门,刚打开门,对面的门也开了,卢卡斯走出来,跟他们碰上。

  “学长早。”

  厉星辰打了招呼。

  “早......”卢卡斯应了声,看着厉星辰的眼神有点复杂,没有多说什么,匆匆忙忙地走了。

  “他这是怎么了?”

  厉星辰一脸懵,“怎么看见我们跟见了鬼一样......” 严争笑笑,“不管他,走吧。”

  “嗯。”

  严争送厉星辰去了学校,正要离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是吴妈打来的,很快划开接听,“吴妈。”

  “争争,你快回来看看吧,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那个谁......就是太太的生母的儿子,那个混血儿,突然跑来家里认亲来了!”

  严争:“......” “我马上回来。”

  严争调转方向盘,赶回了星月湾,一进屋,便看见卢卡斯跪在布桐面前,哭得一脸悲痛。

  布桐则是一脸无语地坐在沙发上,看上去头疼极了。

  “妈妈。”

  严争走上前,一把拽起了地上的卢卡斯,“你有病?

  听不懂人话?”

  “我当然听得懂,你叫我不要来星月湾嘛,但这是我姐姐,你凭什么剥夺我跟姐姐团聚的权利?

  还有,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真相,好让我和姐姐早点相认!”

  严争:“......” “妈妈,对不起,”严争望向布桐,“这件事情是我昨晚告诉他的。”

  “他跟我说了,”布桐揉着太阳穴,“他跪在这哭了半小时了,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内心戏这么丰富的男人了,他脑补出了一副全世界都阻碍他亲人相聚的狗血剧情。”

  严争:“......” 卢卡斯哭着道,“你本来就是我姐姐,他们居然都瞒着我!实在是太过分了!”

  布桐蹙眉,“你妈妈没告诉你当年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