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934章 他未必是来找你的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这么多年过去了,江咏仪带给她的伤害,早就被厉景琛的爱治愈了,现在江咏仪这个名字,在她这里掀不起半点波澜,因为她毫不在意。

  所以卢卡斯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出奇的平静。

  “没有,妈妈只说叫我不要来找你,可你是我的姐姐,就算是同母异父,也斩不断我们之间的血缘亲情。”

  布桐笑出声,“这倒是好笑了,江咏仪无情无义,生个儿子倒是挺注重亲情,如果你不是另有目的的话。”

  卢卡斯有点生气,“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怎么可能会有目的!”

  布桐摆摆手,“你说完了吗?

  说完就赶紧走吧,以后别来我家了。”

  卢卡斯睁大了一双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姐姐,你怎么这样?

  我是你弟弟啊......你是不是在气我追求月牙,那是因为我不知道她是我的外甥女,现在我知道了,我一定会以长辈的身份好好疼她的!”

  布桐:“......” 严争:“......” “哈哈哈哈哈......”坐在一旁的布老爷子笑得停不下来,“这孩子还挺有趣的,外国人都这么好玩的吗?”

  “爷爷,您就别看好戏了,我头都疼了。”

  布桐蹙眉道,“争争,把他弄走,你也赶紧去上班吧。”

  “好。”

  严争直接拽着卢卡斯往外走,卢卡斯还在试图抓住自己的亲情。

  “姐姐,不要赶我走啊!我是你的弟弟啊姐姐......” 布桐:“......” 布老爷子好不容易才忍住笑,问道,“桐桐,你不生气吧?”

  布桐笑笑,“爷爷,我哪这么容易生气啊,更何况也没有理由为了无关紧要的人生气。”

  “那就好,他进来那会儿,我还以为你会不开心呢。”

  “不会的,爷爷放心吧。”

  “那就好。”

  ...... “严争你干嘛呀?

  我是你舅舅!你拽我干嘛!”

  卢卡斯敌不过严争的力气,被他直接拽出了门外,还在拼命地挣扎着。

  严争将他往外一推,不悦道,“我昨天是不是跟你说过,别来星月湾打扰我的家人,你听不懂?”

  “我也是你的家人,凭什么不能来这里?”

  卢卡斯反问道。

  严争差点被气笑了,“你们外国人的思维果然很清奇,都跟你说了找你母亲问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如果你知道真相后还有脸来的话,我倒是要敬佩你的厚脸皮了。”

  “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问你母亲去,她敢做那些破事还怕跟你这个宝贝儿子说吗?”

  “我不许你这么说我妈妈!”

  卢卡斯生气的道。

  “这里不是你闹少爷脾气的地方,”严争的脸黑了下来,吩咐一旁的保镖,“把他送出去,以后不许他进来。”

  “是。”

  卢卡斯边被带走边喊道,“严争,我会找我妈妈问清楚的!要是知道你故意抹黑我妈妈,我跟你没完!别以为你是我外甥我就会让着你!”

  严争:“......” 他不放心,没急着去上班,先进了屋。

  布老爷子被萧愈叫去散步了,布桐在花房里浇花,严争走上前,“妈妈。”

  “怎么还不去上班?”

  布桐像是猜到了什么,微笑着道,“你别担心,妈妈没事,那些人早就在我的生命里淡去了,刚刚卢卡斯来的时候,我也只是意外了一下,内心并没有起伏,现在能牵动妈妈心绪的,只有咱们自己的家人。”

  严争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昨天没想太多,就是觉得告诉卢卡斯真相,对大家都好,他不是个轻易死心的人,一般的威胁,不足以让他放弃月牙。”

  “嗯,这种事情是要早点说,免得他对月牙越陷越深,争争,你做得没错,至于我,虽然对他没感情,但是也不会心存恶意针对他,只当是陌路人罢了。”

  “嗯。”

  布桐笑笑,“你已经长大了,所有事情你都可以自己做主,不需要征求爸爸妈妈的意见,妈妈相信你有足够的判断力,去做出每一个决定。”

  “谢谢妈妈。”

  “快去上班吧,晚上回来吃饭。”

  “好,那我先走了。”

  “嗯。”

  ...... 傍晚,严争下班去学校接了厉星辰,刚要回星月湾,一个这两天出现得有点频繁的身影便拦在了车前。

  “卢卡斯学长怎么在这里?”

  厉星辰蹙眉,很快联想到了什么,道,“严争,你别生气啊,我去跟他说,让他赶紧走。”

  “他未必是来找你的,”严争道,“你坐着吧,我下去。”

  严争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卢卡斯似乎真的是来找他的,两个人走到一旁聊起了天。

  “找我什么事呢。”

  严争问道。

  卢卡斯的脸色不是很好,一张帅气的脸上没有了平时的神采飞扬,失落地开口道,“我问过我妈妈了,她把什么都告诉我了,难怪姐姐不待见我,原来在我小时候,发生过那么多不开心的事情......” “呵......”严争冷笑一声,“你妈妈倒是挺开心的,为了你,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惜利用伤害,所以你别自作多情,你的出现,只会让我妈妈想起不愿意想起的人。”

  “我懂,换成是谁,被自己的亲生母亲这样子对待,都是无法原谅的......”卢卡斯低垂下眼眸,道,“严争,我只是想说,当我知道布桐是我姐姐,你和月牙都是我的家人的时候,我心里是很开心的,我为自己追求月牙的事情感到荒诞和懊悔,同时也很庆幸我有了很多的家人,但是我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的......” 严争看着他无辜的神情,顿时也生不了什么气了,只是淡淡的道,“你那时候还小,也算是无辜的,但是你也要将心比心,没有人能这么豁达,我妈妈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不是神,她也会有恨,也会有无法原谅的事情,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给她添堵,你能做到吗?”

  卢卡斯整个人僵住,良久,才艰难地点了点头,“我听你的,我不去打扰她,因为我没有资格。”

  严争又道,“月牙不知道这些事情,我希望你能保密,她是个内心很干净的女孩子,我不想让她知道,在大洋彼岸有她的一个外婆,曾经那样伤害过她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