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961章 不可能回来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伴娘一共有三个,厉星辰、厉甜甜和简璇。

  厉星辰知道伴郎有陈奇和于飞,剩下的一个伴郎,原本应该是严争,但是现在他不在,她不知道亮哥是怎么安排的。

  厉星辰没过问,直到婚礼当天,才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

  “默默?”厉星辰蹙眉,“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知道顾清默是跟着她后脚回帝都的,但是这些日子她待在星月湾深居简出,连学校都没去,顾清默几次打电话约她出去,她都拒绝了。

  “亮哥结婚,我当然得来祝福,”顾清默穿着黑色西装,英俊帅气,“月牙,我今天是伴郎。”

  “哦……”厉星辰有点疑惑,看了看一旁脸色并不好看的于飞,正色道,“我不管你们两个怎么看对方不顺眼,今天是我亮哥的婚礼,他这辈子最重要的日子之一,你们两个装也得给我装出友好的样子,不许破坏我亮哥的婚礼,听懂了吗?”

  于飞嘴角抽搐,“月牙你放心,我拎得清的。”

  顾清默也道,“月牙,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从来就没打算跟他计较过。”

  于飞瞬间气不打一处来,“你……”

  “于飞!”厉星辰瞪了他一眼,于飞这才住嘴,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你们先忙吧,我去看看简瑶姐姐。”厉星辰没跟他们多聊,很快去了新娘房,看见郭琪亮在,把他拉到了一边问道,“亮哥,默默怎么会是伴郎?”

  “不是我邀请他的,是默默主动来找我,说想当伴郎,他从小跟你一起长大,加上这阵子他没少出力帮咱们找严争,我不好拒绝他,就答应了,月牙,有什么问题吗?”

  “也不算是什么大问题。”厉星辰淡淡一笑,“其实我和默默之间,之前有过一点不愉快,他好像还喜欢着我,所以我有刻意跟他保持距离,不想有太多不必要的牵扯。”

  “什么不愉快?”郭琪亮蹙眉,“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默默他欺负你了?”

  “你不要这么激动,事情都过去了,我只是不想他继续对我执迷不悟,所以以后你跟他也适当保持距离,我不希望他借着你太过接近我。”

  郭琪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其实默默喜欢你我自然是知道的,之前在我的印象里,他不是个坏人,那次他父亲派人把你绑走,他也没选择伤害你,所以我对他的印象并不算差。

  不过这次我看到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整个人变了很多,有着他这个年纪的男生很少有的深沉。”

  厉星辰疑惑,“亮哥的意思是,他成熟了很多?”

  “不是成熟,是深沉,深沉跟成熟是不一样的,或许人长大了终究是会有变化的,不说了,总之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默默现在对你的态度,咱们的确得保持距离,免得给他希望,亮哥以后知道该怎么做了。”

  厉星辰灿烂一笑,转移了话题,“亮哥,今天太忙了,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

  “谢谢妹妹。”

  厉星辰的眼眶有点红红的,“亮哥,我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样子,没想到一眨眼,你都要结婚了,其实在这之前,我是很希望你和简瑶姐姐早点结婚的,但是这会儿突然发现,我居然有点舍不得你,感觉你要被简瑶姐姐抢走了。”

  郭琪亮摸摸她的发心,“傻妹妹,哥哥会一直一直像过去一样疼你,你和小野永远是哥哥最可爱的妹妹,我们的兄妹感情,一辈子都不会变,哥哥结了婚,只是代表多了个嫂子疼爱你们。”

  “嗯,我很喜欢简瑶姐姐,以后我们一家人永远相亲相爱下去。”

  “好。”

  “亮哥,你去招呼客人吧,我去看看简瑶姐姐。”

  “好。”

  ……

  帝都的上流社会,都知道厉景琛和布桐收养了两个儿子,郭琪亮的婚礼并不低调,不少人都收到了邀请函来参加婚礼,现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俨然变成了商界和政界的一场盛宴。

  布老爷子早就退出大众视线,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今天这样的日子,他比一对新人还要引人注目,身边围着不少问候和道喜的人。

  而厉星辰身为unusual集团的小公主,难免也被围观,还有不少人跟她合影,忙得不可开交。

  好在顾清默适时上前对客人道,“抱歉,我找月牙有点事。”

  “哦,好好好,月公主先忙。”

  厉星辰这才得以解脱,跟着顾清默去角落的沙发上坐下,边捏着腿边问道,“默默,找我什么事啊?”

  “没事,就是看你站得累了,帮你解个围而已。”

  “谢谢你啊,我不习惯穿高跟鞋,站得的确很累,每次在这样的场合,我都要被当成国宝围观的,都习惯了。”

  “你万众瞩目,当然会引来围观,这是当公主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厉星辰笑出声,“还好小野帮我分担了一部分。”

  “小野很可爱,又健谈,刚刚我跟她聊了会儿天,她小嘴吧啦吧啦的,很能说。”

  “这倒是,小野算是我们家最能聊天的了,就我们家温故那种很容易把天聊死的,小野都能跟他聊上半天,也不知道像谁,我老爸话少,我老妈也没这么能聊啊,我倒是觉得,她像我干爸。”

  “月牙,我很久没看你这样笑了,”顾清默有点恍惚地看着她,“你应该一直这样笑着,没有任何烦恼。”

  厉星辰脸上的笑容不变,“今天是我亮哥的婚礼,我当然要开心了,但是不代表我没在想念严争,除非证实他已经死了,否则,这日子就得坚强地继续过下去,不然严争回来知道我每天哭哭啼啼的,会心疼的。”

  顾清默心如刀割,“月牙,现在在心疼的人是我,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你才能注意到我的存在?严争杳无音讯,很有可能永远回不来了,你难道要为他蹉跎一辈子吗?你的青春,你的人生,难道都要无休止地耗费在一个不可能回来的人身上吗?

  我就在这里,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我愿意把我的命都给你,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