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971章 试探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顾清默紧紧捁住怀里的女孩,不让她挣扎,安静地听着身后的动静。

  等了约摸有半分钟左右,身后才传来严争平静温和的嗓音,“月牙,你们在干什么?

  这位就是你口中说的男朋友吗?”

  顾清默双眸微眯,缓缓松开了怀里的女孩。

  厉星辰脑袋都快炸了,虽然顾清默没真的亲她,但她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尤其是严争的无动于衷,更让她窝火。

  哪怕知道他是失忆了才会有这个反应,但她心里还是很憋屈很难受。

  女孩满是怒意的双眸瞪了顾清默一眼,又望向了严争,赌气道,“没错,他是我男朋友,你满意了吧!谁让你进来的!”

  严争的眼神有点怯怯的,小心翼翼的道,“对不起,我听见你的叫声,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一着急就直接进来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厉星辰的心一下子软了下去,眼睛又酸又涩,强忍着眼泪,走出了门外。

  顾清默观察着严争的反应,只见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最后像是轻叹了一口气,转身跟了出去。

  顾清默若有所思地在原地站了会儿,才迈开长腿离开。

  ...... 厉星辰去主卧的浴室洗了把脸,人冷静下来后,脑子也清楚了,很快察觉到顾清默刚刚的目的。

  她有点生气,好在顾清默还算有自知之明,没真的亲她,不然她当场就翻脸了。

  厉星辰擦了擦脸,收拾好心情走了出去,看见顾清默正坐在客厅里问严争话。

  “争哥,你醒来之后就失忆了吗?

  在哪治疗的?

  霍柔把你藏哪儿了?

  我们挖地三尺都找不到你......” 厉星辰一听见这个名字就来气,走上前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医生说了,他现在要多休息,不能勉强自己去回忆,不然只会适得其反。”

  “月牙,我只是担心争哥,没别的意思,你别生气。”

  顾清默温柔的道。

  “总之你别多问了,欲速则不达,我现在只希望他健健康康的,其他的慢慢来。”

  顾清默点点头,“我明白了,我不问了。”

  厉星辰原本是要去厨房帮于飞的忙的,但是怕自己走了之后顾清默又追问严争,便去把要择的菜拿到了客厅。

  顾清默在一旁帮她的忙。

  手机突然响起,厉星辰接了起来,“老妈......在的,于飞准备做午饭了......好,我让他多煮点米饭,你们过来吧。”

  等厉星辰挂上电话,顾清默便开口问道,“月牙,布桐阿姨要过来吗?”

  “嗯,她还没见过严争呢,肯定要来看看的。”

  顾清默双眸幽深,“也是啊。”

  厉星辰笑笑,继续择菜,“我老妈会带菜过来,中午一起吃饭。”

  “好,我很久没跟布桐阿姨一起吃饭了,按理应该请她去外面吃的。”

  “就在家里吃吧,比较温馨一些,外面的东西我老妈早就吃腻了。”

  “也是。”

  ...... 约摸过了一个小时,门铃响起,厉星辰去开门,布桐和吴亚娟都来了。

  “老妈,亚娟阿姨,请进。”

  厉星辰领着她们进屋,顾清默和严争也都站起了身。

  “布桐阿姨。”

  顾清默颔首问好。

  “默默也在啊。”

  布桐笑着打了招呼,旋即望向了严争,眼里满是心疼,“争争......” “这是我的亲妈妈,你的养母,”厉星辰开口介绍道,“这是亚娟阿姨,你的亲生母亲。”

  “妈妈,”严争冲着布桐打了招呼,又望向了吴亚娟,“母亲。”

  众人皆怔,尤其是吴亚娟,整个人激动得几乎颤抖了起来,眼泪失控地涌出。

  严争微微蹙眉,“是我叫错了吗?”

  “没有。”

  布桐笑笑,“都坐吧,争争,在这住着还习惯吗?

  舅舅姨姨他们都想来看你,妈妈怕你不适应,就拒绝他们了,你什么都不要想,妈妈会安排最好的医生来给你治疗的。”

  严争礼貌颔首,“谢谢。”

  布桐看着他疏离的眼神,心里难过极了。

  “布桐,我去厨房做饭。”

  吴亚娟擦了擦眼泪,很快去了厨房。

  布桐坐在客厅里继续陪着他们,她没有多追问严争任何事情,反而是跟顾清默聊得比较多。

  “默默,我听月牙说,你很能干。”

  “谢谢布桐阿姨,我怎么能跟您和景琛叔叔比,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你太谦虚了,我看着你从小长大的,知道你有多聪明,”布桐微笑道,“那天亮亮的婚礼上,晚愉还跟我夸你了,说你长得帅。”

  顾清默笑了笑,“晚愉阿姨过奖了。”

  “这是事实,倒没有过奖,只是晚愉阿姨是混娱乐圈的,见过的人多,看人的能力也强,她说看到你眼里有执念,默默,是这样的吗?”

  顾清默一愣,很快道,“布桐阿姨,是人都会有执念,我只是比一般人更坚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已。”

  “有坚定的目标是好事,但坚定和执念还是有区别的,我们坚定的通常是对的目标和事情,可是一般来说,执念未必是针对对的事情,更多的时候,执念很容易把自己变成困兽,从而钻牛角尖。”

  “布桐阿姨,我不会的。”

  顾清默道,“我坚定的,是我认为对的东西。”

  布桐点点头,“你是大人了,又是个有主见的人,我一个外人自然不好多说什么,默默,作为长辈,我们都希望你过得好。”

  “谢谢布桐阿姨,”顾清默礼貌地颔首,“我会的,我一定会让自己过得好。”

  “嗯。”

  “......” ...... 吴亚娟是家庭主妇,厨艺自然不在话下,做了一桌子的菜,都是严争和厉星辰爱吃的。

  布桐陪着孩子们吃了午饭,怕严争不习惯,便没多久留,带着吴亚娟离开了。

  厉星辰有午睡的习惯,顾清默也不好久留,等她们离开,也起身告别。

  “默默,我送你。”

  厉星辰送顾清默到电梯口,这才开口道,“我知道你刚刚在书房抱我是想试探严争,你大可不必,他是真的失忆了,别的不说,从他对亚娟阿姨的称呼就能看得出来,严争虽然之前就原谅亚娟阿姨了,但绝对绝对不可能管她叫母亲的,他现在失忆了,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才会这样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