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975章 我想留下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星辰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其实很多时候,她都觉得严争失忆后有点萌,有点可爱。

  跟她相处的时候有点小心翼翼的,但又在很努力讨她欢心,搞得她又好气又好笑。

  所以有时候她就在想,哪怕他恢复不了记忆也是可以的,他依然是属于她的。

  可是更多的时候,她还是觉得现在的他们少了点什么。

  厉星辰失神的功夫,男人俊美的脸已经靠近她的面前,两个人的鼻尖点着鼻尖。

  这还是他归来之后,第一次靠得这么的近。

  严争看着她清澈见底的眼睛,喉结一滚,没再继续抑制心底的渴望,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他吻得有点急切,技巧却一点都没落下,从头到尾占据着主导权,勾着厉星辰来回应他,两个人十指交缠,久久没有松开对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吻才堪堪结束,男人的脸埋在女孩脖颈间,调整着呼吸。

  厉星辰有点缺氧,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不知道是被亲累了还是怎么回事,开口的嗓音,染上了一抹不自觉的娇嗔,“行啊严争,什么都忘记了,吻技倒是没退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段时间没少练习呢......” 严争听出她语气里那莫须有的醋意,忍住了笑意,道,“我跟你发过誓的,我没碰过霍柔。”

  “我知道啊,”厉星辰傲娇的道,“你要是碰过,你以为现在还能在我的床上?

  行了,亲也亲了,给我下去。”

  男人抬起头,深邃的双眸凝视着她的脸,“月牙,我想留下。”

  厉星辰:“......” “你想什么呢,”女孩蹙眉,“我们之间最多也就到接个吻这步了,没有发生其他的,你给我出去。”

  倒不是她矫情,她已经满二十岁了,就算跟严争发生点什么,老爸老妈都不能有意见了。

  要是过去,她恨不得生日那天就把严争扑倒,可是现在严争失忆了,现在做点什么,总感觉是不一样的。

  所以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了,她还是想要过去的严争,拥有全部记忆的严争。

  思及此,厉星辰莫名生出一丝委屈,“你是不是就是单纯觉得我长得好看,所以想跟我那个什么?”

  严争:“.......” “我没说要做什么,”他无辜死了,“我说留下,就只是想抱着你陪着你而已,要是你不同意,我立刻就走。”

  男人说完,便松开了她,起身离开。

  厉星辰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这会儿开口叫他,好像不矜持,不叫吧,又有点舍不得。

  但看着他的背影,什么矜持都抛诸脑后了,她下意识地开了口,“给我站住!”

  男人听话地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她。

  厉星辰撇撇嘴,“你坐那里看着我就行,不许抱我。”

  严争勾了勾唇角,“那我还不如去陪舅舅玩。”

  厉星辰一听就怒了,“严争,我让你在这陪着我已经是你的荣幸了,外面不知道多少人排着队只为见我一面呢!”

  一个把她忘得一干二净的人,哪来的脸跟她讨价还价! “月牙,坐着很累的,我需要躺。”

  “......那你打地铺吧。”

  严争思忖了一番,“晚上也可以在这睡地铺吗?”

  厉星辰没听懂,“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如果晚上也可以留下打地铺,我就打,如果只是睡个午觉,那没必要这么麻烦,不是吗?”

  厉星辰:“......” “你先打个地铺,然后再看你表现,你要是听话,晚上也让你睡。”

  “我这两天表现不够好?”

  严争反问道,“我自以为已经很听话了,像小奶狗。”

  厉星辰差点没笑出声,“看样子还真没少上网啊,连小奶狗都知道了。”

  以前的严争哪里知道什么小奶狗小狼狗的,他知道的东西还没用太爷爷多。

  “我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当然要靠上网了解,”严争把话题转移了回来,“月牙,你还没有答应我。”

  厉星辰翻了个身,不再理他,只扔下一句,“随便你,自己看着办吧。”

  严争忍不住勾起唇角,去衣帽间找了两床被褥,铺在厚软的地毯上,躺下睡觉。

  厉星辰听着身后窸窸窣窣的动静,心里美滋滋的。

  就算失了忆,还是知道多陪着她,那她就原谅他那么一丢丢好了。

  两个人都安静地躺着,谁都没有说话,好在萧愈并没有来敲门打扰,厉星辰吃了药昏昏欲睡,很快便睡着了。

  ...... 夏晴和药王都配了药,厉星辰的小感冒很快就好,几个人马不停蹄地开始准备聚会,安排在了周六。

  厉甜甜和刘茜有几天没见到厉星辰,所以一大早就来了,拎来了不少吃的。

  “月牙,我和茜茜买了水果零食,没买菜。”

  “回头下单点就行了,想吃什么跟我说。”

  厉星辰才刚吃过早餐,带着她们去了自己的房间单聊。

  一进屋,两个人便看见地上叠得整整齐齐的床铺,厉甜甜震惊道,“哇,月牙,这是什么情况?”

  “还用问?”

  刘茜笑着道,“一定是严争学长睡这里呗。”

  厉星辰大大方方地承认,“他自己提的,我觉得没必要拒绝。”

  “那是,争哥愿意亲近你是好事。”

  “甜甜,你这话听着怎么怪怪的,”厉星辰一脸的自我怀疑,“好像我盼着他亲近我似的。”

  “本来就是啊,失忆的争哥依然喜欢着你,多浪漫啊。”

  “有吗?”

  厉星辰认真回忆了一下,“可是苦涩还是多余浪漫的,我还是希望他能够想起我。”

  “会的会的,厉叔叔找了最好的医生,争哥早晚能想起你的。”

  “坐吧。”

  三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厉甜甜继续开口道,“月牙,那个霍柔怎么样了啊?”

  “我关心她干什么,反正我已经说话算数,把她哥还给她了,不管怎么说,她也还算是重视家人,既然没对严争做什么,我自然不会为难她。”

  “她要是能像你一样想就好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希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

  “以后我不会让严争离开我身边了,”厉星辰现在想起来还是一阵后怕,“以后哪怕是要执行任务,他都别想再丢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