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996章 我没失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哇,严争,你还真是会现学现用啊,这么想学没失忆的严争啊?”

  “我本来就是严争,不需要学,不想自己的女朋友跟别的男人联系,有问题吗?”

  厉星辰失笑,“没问题,但是你多虑了,你女朋友在这方面自我要求很严格的,不需要你说,我也会做到。”

  车子停在家门口,严争解开身上的安全带。

  厉星辰也解了安全带,刚要开门下车,下一秒,肩膀就被身旁的男人强行转了过去,一个冰凉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厉星辰对男人的主动倒是很欣慰,眼底有着明亮的笑意,缓缓闭上眼睛,回应着他的吻。

  良久,两个人才依依不舍地结束这个吻,厉星辰靠在他的怀里,无力地喘着气。

  “这个吻是奖励女朋友的,”男人低头亲吻着她的发心,“离默默远一点,以后还会有奖励。”

  厉星辰:“......” “你确定这是奖励不是惩罚?

  我都没力气了。”

  男人低笑出声,“我抱你进屋。”

  “不要,被人看见了不好,老爸应该到家了。”

  “那就缓一会儿再进去。”

  “嗯。”

  厉星辰抬手捏了捏他的耳朵,柔声问道,“严争,那天晚上,你真的没想过要从了我吗?”

  他吻她的时候,身体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他明明就忍得很难受。

  “想,”男人的嗓子哑透了,“做梦都想。”

  厉星辰弯了弯唇角,“我可没叫你忍哦。”

  “是我自己要忍的,月牙,你还小,不懂。”

  越是珍爱的,就越能让人克制。

  “我不小了,但我的确不懂,不过严争说的,我都听。”

  “乖。”

  两个人在车里抱了好一会儿才松开,下车进了屋。

  ...... 晚饭过后,厉星辰陪着厉甜甜去花园散步去了,严争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没一会儿,房门便被人敲响。

  “严争,”郭琪亮在门外喊他,“太爷爷找你去下棋。”

  严争走上前打开门,看着门外的郭琪亮。

  “走吧。”

  郭琪亮招呼道。

  “亮亮,”严争站着没动,“你进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郭琪亮狐疑地看着他,自从失忆归来,严争一直对他很疏离,也从来没有这么严肃地要跟他说话。

  郭琪亮下意识地抬脚走了进去,转身看着身后关上门的严争,“什么事,说吧。”

  “我需要你的帮助。”

  严争开门见山,“亮亮,我怀疑操控一起的幕后黑手,是顾清默。”

  “严争......”郭琪亮震惊地看着他现在这副样子,“你......你恢复记忆了?”

  “不是恢复记忆,是我一直没有失忆,”严争如实道,“我只有假装失忆,才能名正顺回到帝都。”

  郭琪亮激动不已,上前握住他的手臂,“太好了,你安然无恙,并没有失忆!”

  “这件事情你知我知,千万不能透露出去,连家里人都得瞒着。”

  “为什么?”

  郭琪亮不懂,“就算默默真的有问题,凭咱们家的力量,难道还对付不了他吗?”

  “你想得太简单了,他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不然不会连帝都军区都有他们的人,所以这件事情必须谨慎对待,顾清默是有备而来的。”

  “我明白了。”

  郭琪亮是刑警,不用多解释就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脸色凝重了起来,“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我能帮你什么?”

  “我要你帮我拿到霍刚死亡的所有资料。”

  “霍刚死了?”

  郭琪亮诧异,但是并没有多问,“这好办,现在的系统都是连接的,我回头去查一下就行。”

  “不行,要是直接用自己的名义查,我查起来比你方便得多,但是现在顾清默一定会盯着我们家所有人,你一查,他就能知道。”

  “默默已经变得这么神通广大了?”

  郭琪亮有点意外。

  “神通广大的不是他,是他背后的势力,他充其量只是个傀儡而已。”

  “那他就心甘情愿当傀儡?

  他想要什么?”

  “要我的命,”严争眼底闪过寒芒,“我死了,他就能理所当然地来到月牙身边。”

  “......”郭琪亮无声地叹了口气,“没想到这孩子,还是逃不出为情所困的结局啊,那他背后的势力真的就那么强大,强大到我们unusual集团都对抗不了他们?”

  严争摇摇头,“据我的了解,应该是还没我们的unusual集团强大,但是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我们会被动很多,所以才需要谨慎。”

  “我懂了,”郭琪亮了然,“霍刚的事情,我会找一个靠得住的,明面上跟我没有关系的人去调查,不会让人发现不对劲,尽快给你结果。”

  “好。”

  “严争,既然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能瞒我,这一次,我们两个要一起肩负起责任,守护这个家。”

  “我知道,我之所以告诉了你,就没准备再瞒着你了。”

  “我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当你是失忆的,只是严争,月牙她......” “我明白你的意思,”严争苦涩一笑,“月牙她很别扭,心里很不高兴,按理我不该瞒着她,可她的反应是关键,顾清默盯得最紧的人,恐怕就是月牙了。”

  “好,那就先瞒着吧,我相信月牙会理解的,那我先下去了,在这待太久,妈妈会问起我们聊了什么的。”

  “嗯,我跟你一起下去。”

  ...... 厉甜甜在星月湾有吃有喝,而且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待得乐不思蜀,午后听女佣来说她妈找来了,立刻跳了起来,“她来干嘛?

  又要来逼我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吗!”

  “甜甜,你别着急,你妈妈是来找我们家太太的,没说要见你。”

  厉甜甜这才松了一口气,可转念一想,哪里能松气,“我妈妈来找布桐阿姨干嘛啊?

  该不会是想把布桐阿姨拉到她的阵地去,一起逼我打掉孩子吧?”

  女佣:“......” “甜甜,你想太多了,我们家太太很有主见的,而且她向来是帮理不帮亲,不会因为别人的三两语就失去自己的判断。”

  “也是哦,那就好,不过我还是怕怕的,你能帮我去打听一下,我妈妈跟布桐阿姨聊了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