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00章 藏了什么东西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严争,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啊。”

  “我知道的,我暗中派出去查的,都是我的心腹,都很机警,不会有问题,至于我自己,我毕竟是厉家的人,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动我,加上现在都觉得我失忆了,不会对他们造成威胁。”

  “是啊,你失忆的事情,多少是暂时安了那些人的心,但是默默......顾清默,他恐怕不会这么好糊弄吧?”

  “这就是我会一直瞒着月牙的原因,她年纪小,眼睛里藏不住事,很容易让顾清默看出端倪。”

  郭琪亮点点头,又道,“虽说顾清默还不至于对月牙怎么样,但还是得好好保护月牙才行。”

  “除了爸爸那边原本一直暗中保护月牙的,我这边也暗中加了人手,月牙不会有事。”

  “那就好,连爸爸妈妈都发现不了你是装失忆,月牙肯定也发现不了,顾清默那边一定能骗住的。”

  “妈妈是很相信我的,我自问我的演技也还算过关,但是爸爸不一样......”严争笑笑,“爸爸早就知道我没失忆。”

  “你说爸爸早就知道?”

  郭琪亮震惊。

  “我刚回来的时候,爸爸来找过我一趟,我知道他看出来了,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

  郭琪亮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爸爸一直都没问过你其中的原由吗?”

  “没有,他无条件信任着我,知道我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明白了,爸爸和妈妈还真是不一样的。”

  郭琪亮笑着道,“要是换成妈妈,肯定担心坏了。”

  “嗯。”

  “叩叩叩。”

  房门突然被敲响,严争立刻把手里的文件放进抽屉里。

  厉星辰开门走了进来,看见郭琪亮也在,不免意外了一下,“亮哥,你在啊,你们两个聊什么呢?”

  “我问问严争他上班适不适应,有没有觉得熟悉起来。”

  郭琪亮笑着答。

  “他适应倒是适应的,熟悉就算了吧,毕竟失忆了嘛,什么都不知道,每天坐在那打个卡领工资,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还好我知道他工资卡密码,不然钱都拿不出来花。”

  郭琪亮失笑,“我们家月牙还差那点钱啊?”

  “那不一样,我现在没有自己的收入,男朋友给的钱,和老爸给的钱,还是有差别的,花起来的感觉都不一样。”

  “好,严争的都是你的,随便花,”郭琪亮站起身,“你们聊,我去陪你嫂子了。”

  “去吧去吧,嫂子在厨房给大家做甜点呢。”

  “嗯。”

  等郭琪亮关上门离开,厉星辰立刻在严争的腿上坐了下来。

  男人搂着她不盈一握的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厉星辰的脸蛋红红的,捏了捏他的耳朵,严肃地质问道,“刚刚我进来的时候,看见你藏东西了,藏的什么呀?”

  “没什么。”

  “胡说,绝对有藏东西,干嘛瞒着我!”

  严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厉星辰的脸蛋瞬间爆红到了耳根,像是能滴出血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严争,你居然看那种东西......你......你流氓!”

  “我是男人,看那种东西很正常,月牙要一起看吗?

  我现在就给你拿。”

  “滚开!”

  厉星辰用力锤了一下他的胸膛,“谁要跟你看那种东西啊,不许拿!”

  “好,那我们不看,聊点小清新的?”

  “我才不要跟你聊了,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已经一落千丈了严争,我现在要自己回房冷静一下。”

  “再让我抱会儿。”

  “不要,”厉星辰站起身,“我现在感觉你看我的眼神都不单纯了,哼,走了。”

  严争看着她气鼓鼓的背影,忍不住愉悦地笑出了声。

  还真是好哄,一句话就打发掉了。

  ...... 厉星辰快郁闷死了,她不是很懂男人,所以怎么也没想到,向来高冷禁欲的严争居然会看那种东西。

  是以前就看?

  还是现如今失忆了才开始看的?

  如果是以前就看,那说明是男人的本性,可如果现在才开始看,那失忆的严争还真是......原形毕露! 厉星辰越想越不舒服,气鼓鼓地站起身,走出门外,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去哪里。

  女佣端着热茶上楼,厉星辰眼珠子一亮,立刻上前问道,“这是谁的茶呀?”

  “月牙,这是先生的。”

  “我来给老爸送去。”

  厉星辰接过托盘,去敲了敲厉景琛书房的门,里面很快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

  “进来。”

  “老爸。”

  厉星辰开门进去,“喝茶。”

  厉景琛放下手头忙碌的工作,接过热茶喝了一口,“谢谢宝贝女儿。”

  厉星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老爸,这么晚还在工作啊?”

  “有几份文件要过一下,也就忙这几年了,不出意外的话,温故十八岁的时候,就能接手集团。”

  “温故真是咱们家的骄傲!”

  厉星辰双手托着下巴,笑嘻嘻的道,“有个天才弟弟,压力还挺大。”

  “天才弟弟的存在,就是赚钱养你这个姐姐和小野妹妹,你们不需要有压力。”

  “老爸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心安理得了。”

  “我和妈妈最大的心愿,不是盼着你们一个个都成为温故,仅仅只是希望你们平安快乐地活着。”

  “我知道的,老爸老妈对我们的要求不高的。”

  厉星辰眼珠子转了转,问道,“老爸,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那个......就是......你年轻的时候,有没有看过那玩意儿啊?”

  厉景琛蹙眉,“什么玩意。”

  “就是......”厉星辰比了个口型。

  厉景琛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厉星辰,你打哪学来的这些,还来跟爸爸探讨这种话题?”

  厉星辰急得不行,“不是的,我就是很好奇......” “你是女孩子,还是个学生,对这种男人的话题好奇,好意思吗?”

  厉景琛放下手中的茶杯,动作不轻,脸上带着威严,“看样子我还真是把你宠坏了。”

  厉星辰一急,很快全盘托出,“老爸,不是这样的,我就是发现严争在看那个,他以前可从来没看过的,所以我很好奇,又不知道怎么问,我想着严争最像你了,就来问问你......” “争争在看?”

  厉景琛的眉头拧得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