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08章 醋劲还挺大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为难你了,毕竟你表面上装失忆,很多事情得暗中调查,动作肯定没这么快。”

  “我这边还收到消息,最近有不少国外的特种兵入境帝都,表面上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我总觉得,跟顾清默脱不了关系。”

  “那得安排人盯着才行。”

  “我手下的人手有限,一旦动用星月湾的人手,很容易被顾清默知道,到时只会打草惊蛇。”

  郭琪亮莫名烦躁,“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合着我们兄弟两个现在是处处受限,连月牙都面临危险了,我们却什么都做不了?”

  “归根结底,顾清默都是冲着我来的,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伤害到月牙和星月湾其他人,毕竟他的目的是想得到月牙,而不是毁灭。”

  “所以我现在最担心的不是月牙,而是你,严争,保护好自己。”

  “我知道,先不多说了,等你回家再面谈吧。”

  “好。”

  ...... 第二天一早,严争带着厉星辰去医院看望了顾清默。

  “默默,你怎么样啊?”

  厉星辰打开自己带来的保温杯,“这是我老妈让我给你带的汤,我老妈原本要来看你的,但是又觉得你现在趴着,可能不太想见人,就说等你好一点了再来。”

  顾清默坐起身,“有劳布桐阿姨挂念了,我没事,不用麻烦她专程来看我。”

  厉星辰把汤端到他面前,“趁热喝。”

  “谢谢。”

  顾清默笑着接了过来。

  厉星辰想了想,道,“默默,其实我想说,等你的伤好了,你还是尽快回美国吧,要是你早回去了,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顾清默喝了一口汤,淡淡一笑,“月牙,你过河拆桥的速度有点快了。”

  “我不是过河拆桥,”厉星辰认真解释道,“相反,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昨天你不要冲上前,让你替我受伤的感觉,比我自己受伤还难受,我不想亏欠......” “够了。”

  顾清默打断她的话,脸色微冷,“月牙,我没想让你亏欠我,昨天发生的事情,只是出自我的本能,我控制不住自己,如果你觉得我做错了,我无话可说,你现在就可以走,以后也不用来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厉星辰心里乱糟糟的,“我只是觉得,你没必要这样为我牺牲......” “月牙,我明白你的意思,”顾清默看着她,苦笑道,“你不就是想跟我撇清关系,不想跟我有太多牵扯吗?

  不然这样好了,你给我钱,就当我昨天救了你的报酬,这样你心里或许就会好受一点了。”

  “默默,你知道我不会给你钱的,给你钱跟践踏你有什么区别?”

  厉星辰正色道,“算了,先不说这些了,你多喝点汤。”

  “好。”

  严争手机响起,他出去接了个电话,挂上电话转身正要回病房,看见于飞一脸哀怨地站在他面前。

  严争蹙眉,“怎么不在里面看着月牙。”

  “老大,顾清默跟月牙有说有笑的,我看不下去了,出来透口气。”

  严争看着他,“默默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救月牙,月牙来看他是应该的。”

  “都怪我!”

  于飞气得直锤墙,“要不是我大意,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是我没有保护好月牙......” “事发突然,不能全怪你,好在月牙没事,算是万幸。”

  顾清默既然决定要做点什么,就算没有施小可这事,也会有别的事,防不胜防。

  “老大,你就别安慰我了,我真的想打死自己的心都有,亏月牙这么信任我,让我负责她的安保,让我成为你们的左右手,可是我连她的安全都保障不了......” 严争的脸冷了下来,“我安慰你有用?

  有这个时间在这里自怨自艾,不如好好反思一下自己该怎么做才能杜绝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很多事情,不单单是要靠体力的,还要动脑。”

  于飞微怔,“老大,你......你身上的气场好像又回来了......” 严争:“......” “我说的话你要好好记住,用心用脑,而不是靠一身蛮力。”

  “我记住了老大,对不起。”

  严争没再搭理他,直接进了病房,对厉星辰道,“月牙,你该去学校了。”

  “哦。”

  厉星辰起身跟顾清默告别,“默默,我先走了哦,明天再来看你。”

  “好,路上注意安全。”

  “嗯,严争在呢,不会有事的,拜拜。”

  “拜拜。”

  几个人走出医院,直接开车去了帝尊大学。

  严争握着女孩的手,叮嘱道,“现在特殊时期,除了于飞,还会有几个保镖随时陪在你身边,你不许任性,不管去哪里,都不能让自己落单。”

  “我知道了,除了上厕所,其他时间我都让人跟着,就算是在学校里上厕所,也让甜甜陪着,好不好?”

  “我会去调两个女保镖来,方便照顾你。”

  “严争,你会不会太紧张了?”

  厉星辰靠进他的怀里,“学校里很安全的,而且我都答应让保镖跟我进学校了,施小可也已经被控制住了,难道还会有别的坏人出现吗?”

  “以防万一总是好的,再说了,安的是太爷爷的心,你也不想他老人家再被你吓晕。”

  提起太爷爷,厉星辰心里一阵内疚,“好,都听你的,你想安排多少人保护我我都接受。”

  “乖。”

  严争亲了下她的眉心,“再过几个月就毕业了,这阵子在学校里还是多加小心。”

  “嗯。”

  厉星辰抬头看着他,“严争,你也要保护好自己,你受伤之前处理的事情还没处理好,现在又失忆了,我心里总感觉不踏实。”

  “我知道该怎么做,你放心。”

  厉星辰抱紧他的脖子,柔声问道,“我去医院看默默,你不会生气吧?”

  男人淡淡一笑,“他救了你,你探望是基本的礼貌。”

  “可是我看你见到他,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

  “他喜欢你,我自然笑不出来。”

  厉星辰失笑,“可是我又不会怎么样,你该不会觉得他救了我,我就要以身相许吧?”

  “厉星辰,”严争蹙眉,“这种话就算是开玩笑,也不许说。”

  “你也知道是开玩笑,失忆了醋劲还挺大......”厉星辰小声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