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10章 他的时间不多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是你认识的人。”

  “我认识的?”郭琪亮怎么也想不出来,“是谁啊?”

  “郑康。”

  “郑康?”郭琪亮震惊不已,“他怎么会跟你有联系的?”

  “说来话长,回头再详细跟你说。”

  郭琪亮点头,“也好,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家再说吧。”

  “嗯。”

  ……

  婚礼很顺利,陈奇和厉甜甜在亲朋好友面前互许终身,迎来了人生新的篇章。

  仪式结束后,所有人准备前往酒店。

  刚走出教堂,一辆疾驰而来的银色商务车一个急刹车在空旷的马路中间停了下来,紧接着,后座车门被打开,从车上扔下一个人,车子很快便开走了。

  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人群里顿时传来惊吓声。

  “保护先生太太!”保镖冲出来指挥道,“你们两个赶紧开车去追!”

  “是。”

  郭琪亮向来敏锐,第一时间掏出枪冲过去,见商务车开远,急忙去检查被扔下来的人。

  那人手脚都被捆着,从车上扔下来后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最后脸朝地趴在了地上。

  郭琪亮蹲下,把人转过身来,下一秒,眸光一顿,“郑康!”

  严争立刻跑上前,检查郑康的鼻息,他的气息很微弱,几乎探查不出来。

  “夏晴阿姨!耀爷爷!”郭琪亮大声喊人,“你们快过来看看!”

  药王和夏晴一起上前,帮郑康检查身体。

  “他扛不住了。”药王把完脉,摇了摇头,“就剩最后一口气了,救不回来了。”

  “郑康你醒醒!”郭琪亮痛苦地喊出声,“你别死,醒醒!”

  郑康像是听见了他的话,艰难地睁开了眼睛,一眼看见布桐。

  布桐没想到郑康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里,尤其是听了药王的宣判后,整个人都呆愣住了,靠厉景琛扶着才能勉强站稳。

  郑康想要抬起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指尖艰难地动了动。

  布桐急忙蹲了下来,握住他满是血的手,眼泪狠狠砸落在他被血浸透的衬衫上,哭着问道,“郑康,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郑康动了动嘴,嘴里也全是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痛苦地皱着眉。

  “郑康,你别怕……”布桐嗓音颤抖,眼泪流个不停,“你回家了,不要害怕,不要怕……”

  郑康脸上扬起了一个笑容,缓缓抬起右手,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取下左手手腕上那个被磨旧的银镯,塞进了布桐的手里。

  布桐猛然回忆起来,“这是我送你的那个镯子,对吗?”

  郑康点点头,眼里蓄满了泪水,像是有着千万语要倾诉。

  他就这么看着布桐,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桐桐,他的时间不多了。”药王在一旁提醒道,“有什么想说的,抓紧时间说吧。”

  “郑康……”布桐泣不成声,努力扬起笑脸,道,“你不要害怕,那个世界里有你的妈妈,你可以和他团聚了郑康……这个世界欠你太多,那些不美好的东西,你都可以摆脱了,安心去找你妈妈,我跟你保证,不管是谁把你害成这样,我都会为你报仇雪恨……”

  郑康笑了,由衷地扬起了笑脸,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

  再见了,布桐。

  我们有幸交集一场,奈何无缘也无分,只能以长辈和晚辈的方式,隔着人海遥遥相望。

  但庆幸的是,我成为了你期待着的好人,干干净净,问心无愧地离开这个世界。

  你说得没错,这个世界有太多不美好,而你是我黑暗生命中那唯一的光亮,照亮着我前行的路。

  布桐,下辈子,有缘再见了……

  郑康满是不舍的眼睛缓缓闭上,放在布桐掌心里的手失去最后一丝力气,垂落在地。

  布桐紧紧攥着手里的镯子,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压抑着没有哭出声,只是肩膀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厉景琛蹲了下来,双手握住她的肩膀,把她搂进了怀里。

  严争脱掉身上的黑色西装,盖在郑康的脸上,闭上眼睛,遮住眼底汹涌的起伏……

  ……

  厉家的人没去酒店用餐,直接回了星月湾,郑康属于非正常死亡,郭琪亮把他带回警局做尸检,着手立案调查。

  晚上八点多钟,陈奇陪着厉甜甜来到星月湾。

  “甜甜,你们怎么来了?”厉星辰迎了上去。

  “我不放心布桐阿姨,想过来看看,月牙,布桐阿姨还好吗?”

  厉星辰摇摇头,“回来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我老爸不让我们去打扰,说让她一个人待一会儿。”

  “我能上去看看她吗?”

  “今天你最大,当然可以,走吧,我带你上去。”

  厉星辰带着厉甜甜到布桐的书房门外,敲了敲门,隔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布桐轻柔的嗓音,“请进。”

  “甜甜,你进去陪陪我老妈,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就不进去了,免得添乱。”厉星辰压低嗓音道。

  “嗯,你放心吧。”

  厉甜甜走进去,关上房门,看见布桐正坐在沙发里闭目养神。

  “布桐阿姨。”厉甜甜走了上去。

  布桐睁开眼睛,看见厉甜甜,有点意外,“甜甜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我不放心你,过来看看。”

  “傻丫头,快到这边来坐。”

  “嗯。”厉甜甜乖巧地来到她身旁坐下,认真盯着她的脸瞧了瞧,“布桐阿姨,你脸色有点差。”

  “我没事,缓一会儿就好。”布桐笑着理了理她的头发,“今天吓到你了吧?家里的长辈有没有觉得晦气?”

  “老人家肯定会觉得有点触霉头,不过我和陈奇都不这么想,那个人是亮哥的同学,他死了我们也觉得很遗憾很难过,但是我们不觉得晦气。”

  “你们能这么想自然好,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很多人出生,相对应的,也有很多人死亡,遗憾的是,郑康还那么年轻,他的人生,原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布桐阿姨,你别太难过了。”厉甜甜安慰道,“我相信亮哥一定会查清真相,还他一个公道的。”

  布桐轻轻摇着头,“他这辈子没活好,母亲早逝,被后妈欺负,也没得到父爱,小小年纪被送出国,流浪多年,现在好不容易安稳下来了,却……”

  布桐强忍着眼底的泪意,“希望下辈子,他能投个好人家,不求多大富大贵,但求圆满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