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11章 挑衅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一定会的。”厉甜甜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哽咽道,“有布桐阿姨的祝福,他一定会投胎个好人家。”

  布桐握住她的手,柔声道,“甜甜,身边人的离去,是在提醒我们,要学会珍惜,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

  从今以后,你就是别人的妻子了,你要和陈奇一起手牵手去走未来的路,婚姻是一堂课,一堂要认真上一辈子的课,布桐阿姨祝福你们,也相信你们一定能上好这堂课。”

  厉甜甜用力点头,“我一直把布桐阿姨当榜样,我和陈奇一定会跟你和景琛叔叔学习,经营好婚姻,照顾好家人,过得幸福快乐。”

  “好,我们是一家人,以后要是遇到什么事,尽管来跟我说,或者跟月牙说也行。”

  “布桐阿姨已经给了我和陈奇很多帮助了,我们这辈子都还不完你的人情。”

  “傻孩子,都说了是一家人,不说这些见外的话,比起人来说,物质算什么。”布桐深呼吸一口气,“跟你聊了聊,心情好多了,今天是你的洞房花烛夜,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那布桐阿姨好好照顾自己,我改天再来看你。”

  “走吧,我送你下楼。”

  “好。”

  ……

  郭琪亮和简瑶一直没回来,就连严争也跟着忙去了,厉星辰睡前给他发了微信,好半天都没回,最后等得困了,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

  睡得昏昏沉沉间,感觉脸上酥酥痒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男人俊美刚毅的脸,正俯身亲吻着她的脸蛋。

  “严争,你回来啦?”厉星辰立刻清醒了过来,“亮哥和嫂子回来了吗?”

  “他们还在忙,今晚应该回不来了。”男人的嗓音有点哑。

  “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厉星辰坐了起来,把床头柜上的水拿给他,“喝口水润润嗓子。”

  严争接过水杯,一口气把水全部喝光,放下水杯,抱住了厉星辰。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厉星辰的脸蛋贴在他的怀里,“严争,你应该不记得那个郑康了吧?我也不熟,老爸跟我说,他是亮哥的同学,按理你原本应该也是认识的,听说他还暗恋老妈呢,没想到会出这种事,真是让人唏嘘,老妈今天伤心了一天……”

  严争闭上眼睛,抱得更用力了,像是要把她融进自己身体里似的。

  “严争,我快透不过气来了。”厉星辰很快挣扎了起来。

  “抱歉。”严争反应过来,急忙松开了她,“月牙,你没事吧?”

  “没事,”厉星辰疑惑地看着他,“严争,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有点怪怪的。”

  严争笑了笑,“可能有点累了。”

  “那你还不赶紧回房休息啊?”厉星辰抓起他的左手,看了看上面的手表,“都凌晨三点多了,你赶紧去睡觉吧。”

  “我想在这陪着你。”严争带着薄茧的双手捧着她的脸,“月牙,我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在这陪着你。”

  “你不用睡觉啊?”厉星辰想了想,道,“要不你跟我一起睡吧,老爸老妈不会说你什么的,而且我们只是单纯的睡觉,不做别的。”

  “不用,你睡你的,我在这看着你就行。”

  严争扶着她躺下,帮她盖好被子,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她的脸失神。

  过了有两分钟,厉星辰睁开眼睛,“你还真准备一直在这坐着啊?”

  “你睡你的,不用管我,我想睡了会回房的。”

  “那我真的睡了啊。”厉星辰打了个哈欠,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躺好,双手握着男人的手,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严争看着她熟睡的脸,疲惫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只有这样看着她,他才能短暂地放下外面的所有事情,让自己的心静下来栖息片刻……

  ……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郭琪亮和简瑶才回到星月湾。

  两个人脸上都是挡不住的疲惫,尤其是郭琪亮,郑康的死对他打击很大,根本难以接受。

  餐厅里,布桐坐在他们面前,“亮亮,瑶瑶,把汤喝了,再跟妈妈说说情况。”

  “谢谢妈妈。”简瑶看着面前的汤,没喝,而是艰难地开口道,“妈妈,我这边连夜给死者做了尸检,他的死因是遭受了长时间的殴打,导致内脏破裂,而且死前还承受过非人的折磨,应该有被电击过,手筋脚筋都被割断了,还有……还有舌头也被割掉了。”

  布桐怔住,眼泪失控涌出,“他究竟是得罪了谁,居然要这么对待他?”

  简瑶摇了摇头,“妈妈,亮亮这边暂时还没线索,昨天保镖没追上那辆车,后来在郊区找到了车,但是已经被烧毁了,查到来源,是辆报废车。”

  “亮亮,”布桐看着对面的儿子,“对方杀郑康,还堂而皇之地把人扔在我们面前,明显就是在跟我们挑衅,说不定早有布局,越是这种时候,你越是要冷静,只有冷静下来,才能尽快找出真凶。”

  “我知道的。”郭琪亮嗓音沙哑,“妈妈,我会照顾好自己。”

  “好,快把汤喝了,回房好好睡一觉。”

  “嗯。”

  布桐昨晚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可今天得知郑康死因的时候,情绪一下子又彻底崩溃了。

  郑康一直在外国生活,怎么会突然回了帝都,又是怎么被人残害致死,太多的谜团让她想不通,想起郑康临死前的样子,心就痛得透不过气来。

  她一直以来都很心疼郑康,一直希望这孩子能过得好,完全没有料到今天这样的局面。

  郑康对她的感情特殊,为了让他彻底放下,过自己的生活,布桐很少跟他联系,逢年过节的时候,郑康发来问候消息,她礼貌回复,平时再无交集。

  现在想来,如果她能多关心他一些,多了解一下他的情况,或许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厉景琛走进主卧,看见布桐正在抹眼泪,脚步顿了一下,很快走上前,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二十多年夫妻,她什么都不说,他也能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搂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人各有命,今天这样的局面,不是我们所期待的,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你不要过分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