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15章 红颜祸水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星辰:“......” 厉甜甜也跟着有点急了,“月牙,茜茜说得该不会是真的吧?”

  刘茜突然想起了什么,“是不是因为默默上次救了你,严争学长吃醋,你们两个开始闹脾气迟迟没和好,距离越来越远了?”

  厉星辰:“......” “茜茜,你没事能少看点狗血电视剧吗?”

  这一套一套的,分析得还有理有据的。

  “月牙,你快说,别让我和甜甜担心!”

  “对,月牙,我肚子里的宝宝说他好着急!”

  厉星辰无奈地摇了摇头,直接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拨通了严争的电话。

  电话接通,严争很快接了起来,“月牙?”

  “严争,你吃饭了吗?”

  厉星辰问道。

  “在吃,你呢?”

  “我也在吃了,”厉星辰看着刘茜和厉甜甜,“我有点想你。”

  “......”电话那端静默了几秒钟,严争低沉的嗓音才传来,“那我现在过去找你一趟,好吗?”

  “你要过来找我啊?”

  厉星辰故意重复了一下他的话,“不用了吧,下班再来接我。”

  “好。”

  “那你好好吃饭,多吃一点。”

  “好。”

  厉星辰挂上电话,冲着目瞪口呆的两个女孩灿烂一笑,“咸吃萝卜淡操心,我跟严争怎么可能因为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闹分手呢?

  我们的感情很好。”

  刘茜感动得差点哭了,“那就好那就好,月牙,你不知道,我和甜甜私底下其实悄悄议论过,说你会不会因为上次默默救你的事情,对默默产生好感,毕竟默默是那么勇敢地站出来保护你,换成任何一个女生,都会感动的......” 厉星辰吃了一口菜,浅浅一笑,“我很感激默默不顾一切救我的,也在想办法补偿,找医生给他手术,我还可以让我老爸给他工作上的帮助,表达我的感谢,但是这跟产生好感扯不上任何关系。”

  她原本就不想欠顾清默人情,更别说现在得知顾清默有可能做的事情了。

  一码归一码,顾清默不顾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她,她很感激,但如果他真的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她也绝不姑息。

  厉甜甜道,“我就说吧,月牙最爱争哥了,默默跟争哥比,还有的学呢,不过他那天的举的确让人敬佩。”

  厉星辰给她夹着菜,“好了,不说这些了,吃饭。”

  “嗯。”

  吃过午饭,三个人便回宿舍午休了。

  厉星辰洗了把脸,正准备躺下小憩一会儿,突然传来敲门声。

  厉星辰走过去,从猫眼里看了一眼,立刻打开了门,惊喜的道,“你怎么来了?”

  严争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身形高大挺拔,无论何时何地,站姿都是笔挺的。

  男人上前一步,走到她的面前,抬手摸了摸她娇美的脸蛋,“女朋友都说想我了,还不赶紧赶来,是想等着跪搓衣板吗?”

  厉星辰笑得花枝乱颤,伸手将他一把拽了进来,“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门后,两个人拥吻在一起,空气中的温度很快渐渐升高,变得滚烫。

  严争将她抵在门上亲了一会儿,又把她抱到床上继续亲,直到快要失控,才离开她的唇,把头埋在她的脖颈间重重喘息着。

  厉星辰抱着他,柔声道,“你赶过来半个小时,来回就要一小时了,待不了一会儿又得回去上班了。”

  男人在她耳边低笑一声,“红颜祸水,就是这么来的。”

  厉星辰紧紧抱住他的脖子,轻轻柔柔出声的语气里染上了撒娇的意味,“既然都给我冠上了红颜祸水的帽子,那我就干脆当个彻底吧,你不许去上班了,在这陪我午睡。”

  “好,女朋友最大,你乖乖睡觉,我在这陪你。”

  厉星辰笑出声,“我逗你的,不能耽误工作,到点了就回去吧,下次不许过来了,路上耗那么多时间,可惜了,还不如睡一会儿呢。”

  “不可惜,这不是亲到了吗?”

  男人抬起头,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脸上。

  “严争,你先别亲了......”厉星辰捧着他的脸,认真地看着他,“等亮哥查出杀害郑康哥的凶手,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不管你有没有恢复记忆,我都想嫁给你,这样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了。”

  “好。”

  男人深深地凝视着她,“到时候我们就结婚,永不分离。”

  “嗯。”

  厉星辰高兴地点头,眼泪却失控地涌了出来。

  “瞧把你高兴的,”男人低头吻去她眼角的泪水,“就这么恨嫁,嗯?”

  “嗯,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变得好多愁善感啊,就想好好珍惜身边的人。”

  男人浅吻着她的脸蛋,“好,到时候我跟你求婚。”

  “嗯,要给我惊喜,不许提前告诉我。”

  “遵命。”

  厉星辰抱了他一会儿,很快就开始推了,“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回去上班吧。”

  没什么事的确不好请假,更何况军区那边要他暗中做的事情很多,严争没有多逗留,跟她亲了会儿,很快起身离开。

  ...... 给顾清默安排的手术,在周六的上午举行,厉星辰自然是要陪同的,早上吃了早餐便赶了过去。

  “月牙,”顾清默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坐在病房的床上等手术,看见她一个人进来,笑着问道,“争哥怎么没陪你一起来?”

  “他今天有事要忙,所以没来。”

  厉星辰走上前给他倒了一杯水,道,“杀害郑康哥的凶手已经有眉目了。”

  “真的吗?”

  顾清默惊喜的道,“有线索了?”

  “嗯。”

  “什么线索?”

  厉星辰道,“案件还没侦破,亮哥不方便多说的,跟我们家里人都得瞒着,所以我也不太清楚,这事还多亏我老妈聪明,郑康哥临死前不是给了我老妈一个镯子吗?

  我老妈发现镯子有点不对劲,说上面好像有什么线索......” “那太好了,能找到真凶的话,布桐阿姨就能安心了。”

  顾清默喝了一口水,道,“布桐阿姨这几天心情好点了吗?

  我想去看看她。”

  厉星辰摇摇头,“我老妈要为郑康哥祈福,所以要在家吃素七七四十九天,这期间不见客,这不,把镯子交给严争,叫他去查,把我们都赶出家门了,说需要清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