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18章 做梦都想娶你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星辰淡淡一笑,“你聪明,我也不傻,你觉得我会就这么过去吗?

  一个名字而已,说出来就是了。”

  霍柔犹豫了一下,像是妥协了,开口道,“指使我的人就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肩膀上突然中了一枪,子弹是从身后的落地窗外打进来的! “有狙击手!”

  两个保镖立刻反应过来,一个护在厉星辰面前,另一个保镖拿着枪冲上去,拉上了窗帘。

  “霍柔!”

  厉星辰跑进去检查霍柔的情况,“你先把话说完,指使你的人究竟是不是顾清默!”

  霍柔倒在地上,肩膀的位置涌出了血,嘴角勾着一抹冷笑,死死地盯着厉星辰的脸。

  保镖检查了一下,道,“月牙,她没伤到要害,死不了,但是对面有狙击手,这里危险,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好,不能让她死,送医院。”

  “不行,你是悄悄出来的,我们没带人,万一去医院的路上有埋伏,就糟糕了。”

  厉星辰没有多犹豫,“那就回星月湾,找医生过来给她取出子弹。”

  “好。”

  一个保镖架起地上的霍柔,另一个护着厉星辰往外走去。

  刚走到门外,严争便从一旁的楼梯间里走了出来。

  厉星辰脚步一顿,“严争,你不是在加班吗?

  怎么会在这里?”

  严争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眉心一蹙,快步冲上前,抱着厉星辰转了个身。

  那一瞬间,一颗子弹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严争的后背上。

  “你干什么!”

  架着霍柔的保镖立刻抢夺下她手里拿着的消音枪,把她按到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霍柔如鬼魅般的笑声响起,“严争,你还真是情深义重,连子弹都能替她挡,哈哈哈哈哈......” 厉星辰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她身后的霍柔是要朝她开枪的,但是严争替她挡了下来! 厉星辰吓坏了,扶着严争着急地问,“严争,你怎么样?”

  “我没事......”严争话音刚落,便轰然倒地。

  “严争!”

  厉星辰哭出声,“快叫救护车啊!”

  “好!”

  保镖急忙拿出手机打电话。

  严争脸色苍白,头上汨汨冒着汗,艰难地开口道,“宝贝......” “......”厉星辰撑大了一双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你叫我什么?”

  “对不起宝贝......”严争抬手轻轻摸着她的脸,“霍柔说得没错,我没有失忆......” 厉星辰哭着摇头,“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你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严争笑着,“我知道你今天设了陷阱,等顾清默上钩,我的宝贝很聪明。”

  “你早就知道了?”

  厉星辰震惊不已,“所以你刚刚一直在外面听着?”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有心事,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我没有阻止,就是默认了你的做法,我就在背后守着你,保证你不会受到伤害。”

  “你怎么这么傻?”

  厉星辰紧紧抱着他,“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们可以一起面对啊。”

  “顾清默不好对付,你看,他连你都下得去手......” “他要杀我对吗?”

  “应该不是,我中的不是普通的子弹,更像是麻醉弹之类的。”

  “那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啊?”

  厉星辰摸着他头上的汗,“严争,你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来了。”

  “宝贝,你别怕。”

  严争握住她的手,“让我好好看看你......” “我是你的,你想怎么看都行,只有一点,你要活着,你说好要娶我的,不能反悔。”

  “我不反悔,”严争笑着,“我做梦都想娶你。”

  “我也是。”

  厉星辰哭着点头,“我做梦都想嫁给你,所以你千万不要有事......” 一旁被保镖按在地上的霍柔死死瞪着他们,眼里满是愤恨,“严争,我一定要你给我哥偿命!”

  严争转头,冰冷的双眸睨着她,“我没那闲工夫对付你哥,既然你认为是我,那你今天要杀的人就是我,而不是月牙,所以是你背后的人叫你朝月牙开枪的,对吗?

  他的目的是什么?”

  “你想知道吗?

  我偏不告诉你。”

  霍柔勾起冷笑,眼底满是冰冷和决绝,“严争,你永远也别想知道答案,更别想再继续折磨我了,我再也不会给你机会了......” 严争联想到了什么,眸光一沉,刚要开口,便看见霍柔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小巧的瑞士军刀,直接冲着自己的脖子刺了上去。

  “啊!”

  厉星辰大惊失色,眼睁睁地看着霍柔瞪着他们,到死都没合上眼睛。

  “月牙!”

  郭琪亮带着保镖赶来,“严争中弹了?

  走,先送医院!”

  ...... 医院抢救室外,厉星辰坐在长椅上,整个人止不住在颤抖着。

  “月牙,别怕。”

  郭琪亮在她身旁坐下,握住她冰凉的手,“严争没伤到要害,不会有事的。”

  “嗯,他自己也说这不是那种真枪,应该是麻醉枪之类的。”

  “是不是被霍柔吓到了?”

  郭琪亮给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霍柔的事情,的确出乎我们的意料。”

  “亮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厉星辰想不明白,“你也知道了,对不对?”

  “那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怀疑到顾清默的。”

  郭琪亮问道。

  “是小野无意中听见你和严争的对话,跑来告诉我了,我虽然有点不相信默默会杀害郑康哥,但是我相信小野不会撒谎,更相信你和严争不会随便说出这种话,心里就起了疑心......” “所以你想方设法想引出顾清默?”

  “嗯。”

  厉星辰点头,“我故意跟他说,郑康哥给妈妈的镯子上可能留有线索,还说手镯被严争带回到公寓,如果真的是他,他一定会来拿走镯子的。”

  “倒是个好办法,但是月牙,顾清默的城府,比你想象中还要深,他是信了,却没有亲自来取。”

  “一定是他!”

  厉星辰颤抖着道,“既然他信了,就说明不打自招了。”

  “可是月牙,我们没有证据,现在霍柔死了,死无对证,没办法证明是顾清默叫她来的,而且你看,还有狙击手埋伏在公寓外面,可见他现在在帝都已经有恃无恐可以横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