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26章 执念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6 16:3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小姐,好久没见了。”

  罗定先开口打了招呼。

  布桐看着他,在她的印象中,罗定是个很老实的男人,长相虽然普通了点,但看上去并不像是坏人。

  有了这个念头,她突然觉得自己可笑。

  无论是当年的林澈,还是现在的顾清默,哪一个长得像坏人了?

  当年爷爷没看出林澈的本性,就如现在的她和厉景琛,也没察觉顾清默骨子里的坏一样。

  人性,是比太阳还不能直视的东西。

  布桐敛了敛神思,开口道,“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说说吧。”

  “小姐想知道什么,我必定知无不无不尽。”

  “你为什么要害厉家,害帝都,这是你的故土啊,你要毁灭自己的国家?”

  “我早就移民去了国外了,换而之,这里已经不是我的国。”

  “罗定,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做的吗?”

  布桐虽然不愿意相信,但不得不怀疑,“难道是林澈?”

  在她的印象中,罗定不是个多有野心的人,也没太大的能力,当年在聚星当林澈的助理,都已经挺吃力的了,不可能运筹帷幄策划这么大的一盘棋。

  “小姐还是跟以前一样聪明,”罗定微笑道,“的确是因为林总,但有一点你说错了,这件事情不是林总指使的,他都死了十多年了,哪里会算到现在的事情,一切都是我自己要去做的,我想为林总报仇。”

  “为什么?”

  布桐不懂,“当年林澈做的事情,你没有参与,也不知情,现在怎么反过来要为林澈报仇了?”

  当年厉景琛查得很细,林澈的党羽,一个都没有放过,至于罗定,林澈的事跟他毫无关系,自然不可能对他怎么样,后来便再也没有罗定的消息了。

  谁也没有把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助理放在眼里,没想到时隔十几年,终成祸患。

  “小姐,”罗定淡然地开口道,“人这一辈子,总有几个刻进心里的人,总有几件非做不可的事情,我们称之为执念。

  林总对你有执念,你对厉景琛何尝不是一种执念?

  而我,自然有我的执念。

  其实当年我早就辞职了,我结了婚,妻子患了重病,我辞职陪着她四处求医,没法再继续工作。”

  布桐仔细回忆了一下,“我好像记得,我怀上月牙跟林澈去巴黎的时候,你就已经辞职了,但是我不知道你辞职的原因,林澈没有说,我还以为你是不想跟他去巴黎工作。”

  “又不是什么好事,我没有宣扬,小姐,你生来什么都有,不懂对于我们这种普通家庭来说,有一个长期生病的家庭成员,是件多可怕的事情。

  我们的积蓄很快用完了,我妻子的病依然没有太大的好转,每天要吃很多的药,贵到让我难以承受,可是我不忍心放弃她,她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放弃她?

  在我最绝望无助的时候,是林总朝我伸出了援手,他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给妻子治病,还帮我联系国外的医院,甚至还动用了人脉,帮我找了一份能在家上班的工作,这样我既可以照顾妻子,也不用断了收入。”

  “那你妻子的病好了吗?”

  “这是后面的事情了,小姐,我今天之所以愿意回帝都,不是我身不由己没得选择,而是我想来亲口告诉你,林总究竟有多爱你。”

  “够了!”

  布桐不悦地开口道,“我不想听这些,林澈对我造成的伤害,是你想象不到的,你没必要在这为他洗白,他洗不白。”

  “小姐,你以为哪个穷凶极恶的人生来就是坏人的吗?

  林总是坏,但他对你的感情确实真的,你知道他为什么愿意帮助我吗?

  我曾经因为那笔钱惴惴不安,给他写了欠条,说一定会尽快还给他,可是林总说,钱是小事,说他被我和妻子的感情打动了,如果钱能帮我留住我爱的人,他愿意帮忙。

  林总还说,我是幸运的,不像他,好像无论做出什么努力,都得不到自己爱的人好好看他一眼。

  小姐,那个时候,你就在林总身边啊,可你心里想的全是厉景琛,那个时候厉景琛明明已经遭遇飞机失事,活着的概率微乎其微了,林总守在你身边,甚至不嫌弃你有厉景琛的孩子,你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次机会呢?”

  布桐的指尖攥紧成拳,想起当初受苦的厉景琛,心依然疼得难受,“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话题,你心疼林澈,就可以抹去所有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事实吗?”

  罗定闭了闭眼,语气缓和了下来,“其实那个时候,我和林总也没见过面,只是偶尔会打个电话联系联系,我能感受得到林总的痛苦,他那么有钱,世界上能用钱买到的东西,他都能得到,唯独得不到的,是你的心。

  可是同时,他又是那么的坚定,坚定地相信,只要他一直守在你身边,终有一天,一定可以得到你的心。

  林总是我们夫妻的大恩人,我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报答他,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跟我的妻子一起为他祈祷,希望他早日得偿所愿。

  我得到了林总的资助,我的妻子得到了最好的治疗,病情渐渐被控制住,过了不久,她还怀上了孩子......” 罗定眉眼间多了一丝温柔,“我打电话告诉林总这个好消息,他也为我们高兴,说你也生下了女儿,小名叫小月牙,长得特别漂亮,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我能感受得到林总的喜悦,跟我一样,那是一种为人父的骄傲和自豪,他是真的把你和厉景琛的孩子视如己出的啊小姐。”

  布桐强压下胸口的起伏,冷声道,“那你知不知道,他给我的女儿下了药,抑制了她的成长,就是为了让我女儿身体孱弱好依赖他,视如己出?

  你不觉得这个词用在他的身上很可笑吗?”

  “我相信林总那么做,一定有他迫不得已的理由,但凡你给他一点爱,他就不会变得那么偏执。”

  布桐无话可说,罗定跟林澈,还有顾清默一样,他们骨子里是一样的人,正常人根本无法理解他们的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