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27章 他是魔鬼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6 16:3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罗定继续道,“我跟林总的联系少之又少,后来他的电话号码都停用了,我有预感,林总一定是出事了,我当时已经在国外定居了,对帝都的事情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带着你重新回到了帝都,却不知道帝都究竟出了什么事。

  再次见到林总,已经是很久之后了,在国外的一家咖啡店,他告诉我,他跟你在一起,你已经忘记厉景琛了,你们过得很幸福。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林总的眉眼间有一种不安,我问了,他说他怕,因为他有一种预感,总感觉你会离开他,我安慰了他一番,很快就分开了。

  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你们在哪里生活,又过了一阵子,他给我打了个电话,那天他喝醉了,说了很多醉话,说他每天惴惴不安,感觉你随时都会走,还说你要是走了,他会死。

  林总在电话里说,给我寄了一封信,说如果他死了,让我把那封信交给你,我以为他喝醉了,说的胡话,没想到过了几天,真的收到了那封信。

  再后来,我就收到林总死掉的消息,我的恩人,就这么不甘地死了,他这辈子过得太苦太苦了。”

  布桐冷然道,“众生皆苦,这世上苦的不止他一个,而且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他连出现在布家都是一场阴谋,如果这种人都能得到善终,未免太不公平了。

  林澈于你而,是上帝,是活菩萨,可是对我来说,他是魔鬼,你希望他好人有好报,我希望他恶有恶报,我们立场不同,态度自然截然相反。

  我不懂的是,他都已经死了,你家庭美满幸福,为什么偏偏要走上这样一条极端的路,难道只是为了替他报仇吗?”

  罗定像是想起了什么悲伤的事情,戴着手铐的双手捂着脸,痛苦地开口道,“我的妻子为我生下了一个儿子,可是儿子两岁的时候,她又病了,这次来势汹汹,没多久就过世了。

  我以为老天爷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已经够多了,余生只想完成我妻子的遗愿,好好把儿子抚养长大,可是没想到,苦难并没有到此结束。

  我儿子四岁那年,我带他出去玩,一个没注意,他冲出马路,被一辆车撞了,当场死亡。

  小姐,我恨啊,我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要承受这样的人生,我真的好恨好恨......”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布桐并不心疼罗定,可是听到四岁的孩子被车撞死的事情,胸口还是堵得难受。

  “你的遭遇的确很惨,可是生死有命,你妻子和孩子的死,不是任何人能掌控和挽回的,逝者已矣,你不好好活下去,还要报复社会,你不觉得愧对他们在天之灵吗?”

  罗定痛苦地抓着自己的短发,“是我没有照顾好我的孩子,是我对不起我的妻子,我好想死,去另一个世界跟他们团聚,我们一家三口这辈子不能好好在一起,那就在另一个世界把这份幸福延续下去。

  我连安眠药都准备好了,我平静地躺在床上,只要吃下那瓶安眠药,我就能跟我的妻儿团聚了,一想起那个画面,我就觉得很开心,我去拿安眠药,却无意中看见那封信,林总寄给我的,叫我转交给你的那封信。

  我突然犹豫了,我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我早已了无牵挂,却忘记了曾经给过我最大帮助的林总,他死得那么惨那么不甘...... 有恩不报,算什么男人,我这辈子没机会当面报答他了,但是我要为他报仇,安慰他的在天之灵,所以我没吃下那瓶安眠药,我活下来了,为了林总而活,等我为他报了仇,我再去死......” 布桐听明白了他的心路历程,“所以你想方设法去勾结那个神秘集团,回来找我们报仇,对吗?”

  “是啊,要找厉景琛报仇,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努力了很久很久,可惜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布桐又问,“顾清默是你的人,对吗?”

  罗定笑笑,“厉景琛难对付,我自然要想办法抓住一切能利用的人,顾清默有软肋,有软肋的人,最好利用了。”

  “罗定,”布桐看着他,“我们相识一场,那些年我也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现在我请求你,把病毒的解药交出来,让我救我的孩子。”

  “小姐,这件事情我爱莫能助,因为我当初找到顾清默的时候,他只有一个要求,他要月牙,顾清默是个很有主见很骄傲的人,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甘心被人控制的,他算是我的合作伙伴,不是我的傀儡,所以那个病毒,我没有经手。”

  布桐指尖轻颤,“不可能的,我不信,你们同流合污,你怎么可能没有解药!”

  “信不信随你,林总那么深爱着你,我看在林总的面子上,也不会骗你的。”

  罗定顿了顿,又道,“不过小姐,如果你肯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愿意透露给你有关解药的一些信息。”

  布桐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你说!”

  “我知道小姐很抗拒林总,甚至不想听到林总的名字,可是我不忍心,我心疼林总,所以我想请小姐当着我的面,把林总写给你的信看了,就当是了了林总的一个心愿,也了了我想报答他的心意,好吗?”

  布桐的确无比抗拒跟林澈有关的事情,可是如今,拿到解药才是当务之急。

  “你拿什么保证,等我看完信,你一定会提供跟解药有关的线索呢?”

  “将死之人,其也善,就算我真的骗了小姐,看一封信而已,对你来说又有什么损失呢?”

  罗定反问道。

  “好。”

  布桐答应,“我看。”

  “妈妈,”站在一旁的郭琪亮开口道,“他的确随身带回来一封信,已经检查过了,没有问题。”

  “你去拿来吧。”

  郭琪亮很快把信取来,布桐看着桌上的白色信封,上面“布桐亲启”四个字,的确像是林澈的字迹。

  林澈这个人,在她生命中已经消失很久很久了,只是偶尔噩梦惊醒的时候,会想起曾经有过那么一个人,在她的生命里留下了太多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