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28章 现在就开始想孩子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6 16:3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拿起信封打开,信件很明显被保存得很好,纸上的字苍劲有力。

  桐桐,你好。

  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是何年何月,我又是那么的希望,你永远不要看到这封信,因为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证明我已经先你一步,离开了这个世界。

  桐桐,现在是当地时间夜里一点钟,我们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生活着,你失忆了,忘记了厉景琛,忘记了你是他的妻子,忘记了我对你做的一切,现在,我们仿佛回到了,你只属于我一个人,哪怕在你眼里,我只是哥哥,但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这两天你总是一个人坐在院子的秋千上发呆,我隔着窗户看着你的侧脸,居然忍不住在想,你究竟是在想念爷爷,还是在想那个已经消失在你记忆里的男人。

  桐桐,我不知道看到这封信的你,有没有恢复记忆,但是我想,你一定已经回到了那个男人身边。

  这两天我经常做梦,梦见厉景琛找到了我们,你毫不犹豫地走向了他,哪怕是失忆的你,还是选择了他。

  桐桐,我是不是从来没跟你说过,我活得很辛苦?

  从我踏进布家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在虚伪地活着,二十多年了,我真的过够了这样的生活。

  现在,你就在楼上熟睡,只要几步路,我就可以走到你身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依然觉得你跟我隔着千山万水。

  我终于相信,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哪怕你失去一切记忆,跟着我回到原点,你的心,始终没有离我近上那么一点。

  可即便是这样,我依然舍不得成全你的幸福,我固执地把你绑在我的身边,贪婪地试图抓住我黑暗人生中的最后一抹亮光,哪怕终有一天,厉景琛会找到这里,把这抹亮光从我生命中彻底带走。

  我想那一天,对我来说会是解脱,桐桐,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会为我难过吗?

  会为我流一滴眼泪吗?

  你会在我耳边说一句澈哥别走吗?

  桐桐,我回顾着我这二十几年的人生,回顾我曾经走过的路,竟然发现,我满是悔恨。

  可是这一切,我已经无法弥补了。

  但愿来世,我能干干净净地沐浴在阳光下,坦坦荡荡地走到你面前,跟你重新相识,或许那一天,我们的人生,会有一个不一样的开端。

  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但求你从桥上走过...... 布桐平静地看完,重新把信折好,装回到信封里,放在桌子上,“我看完了,解药的线索呢?”

  罗定像是猜到她的反应,并没有再多做其他要求,开口道,“顾清默虽然年轻,但是城府心智不容小觑,如果不是处处受限,他不会输给当年的林总,他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所以不会把解药交给任何人,只会随身携带,或者藏在特别的地方。”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再追问下去也没有意义,布桐直接站起身,“景琛,我们走。”

  “小姐,”罗定叫住她,“这辈子,我们应该没有机会再见了,当年我在聚星工作,你一直对我很好,我应该报答你的好,解药的事情,我的确帮不上忙。”

  布桐没说话。

  “小姐,这封信原本就是给你的,”罗定拿起桌上的信递给她,“你带走吧,这样,我也算是做到了林总交代的事情。”

  厉景琛接了过来,牵着布桐的手离开。

  ...... 没过两天,顾清默手下的特种兵终于按捺不住,实施计划试图救出顾清默,被郭琪亮一网打尽,星月湾这才解了禁。

  厉星辰守在医院,寸步不离地陪在严争身边。

  吴亚娟来帝都看望严争,看见他苍白的脸色,心疼得直哭。

  布桐帮她擦着眼泪,“亚娟阿姨,谢谢你过来,医疗团队那边说,可能需要用上你的血来研究解药。”

  吴亚娟哭得不能自己,“我知道,你妈妈在电话里都跟我说了,只要能救争争,别说是抽点血了,叫我干什么都行的。”

  “谢谢亚娟阿姨。”

  “不用说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吴亚娟握着严争的手,“争争,你要坚强一点,一定会没事的,你还这么年轻,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嗯,”严争冲她笑了笑,“谢谢亚娟阿姨。”

  吴亚娟知道他没失忆,自然不会再跟之前一样叫她母亲,不过她不在乎,只要孩子平安健康,一个称呼算什么。

  “亚娟阿姨,您别太难过,家里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医疗团队,24小时不停歇地在加紧研究解药,亮亮那边也在地毯式搜索,严争一定不会有事的。”

  简瑶安慰道。

  “对,我不该哭的,吓到你们了吧?”

  吴亚娟擦了擦眼泪,“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找医生抽血。”

  “我陪您一起去。”

  简瑶陪着她离开。

  厉星辰拿毛巾帮严争擦了擦脸,柔声问道,“严争,你渴不渴?”

  “不渴。”

  “嗯,身上痛的话不要强忍着,要说出来,医生说了,可以用点止痛药的。”

  “我能忍的。”

  严争笑了笑,“少用点止痛药,用多了我怕药物残留,将来影响我们的孩子。”

  厉星辰:“......” “你想得倒是够多的,现在就开始想孩子了,”厉星辰脸蛋有点红,“那你要更加坚强一点,才有机会生孩子。”

  “遵命。”

  严争摸了摸她的脸蛋,“霍柔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处理好了,她的爸妈说,自从她哥死了之后,她整个人就变得有点不正常了,然后就离开了家,我估计那个时候顾清默就开始利用她了,现在她爸妈已经把她的遗体带回去安葬了。”

  厉星辰唏嘘不已,“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霍柔的时候,是在你的训练营,那个时候她站在你旁边,温婉大方,美丽动人,要不是她对你太过于执着,肯定能过得很好的。

  严争,我虽然不喜欢霍柔,但是从来不希望她是这样的下场。”

  “宝贝,你不得不相信,这是命,我们成年人,每做出一个选择,都是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的,霍柔走到今天这一步,何尝不是她自己所选的,她是一步错,步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