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29章 这是最后一面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6 16:3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默默也是这样的,”厉星辰有点难过,“这两天我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和他的成长,我自认为在这段友情里没有任何越界的行为,从来没有跟他暧昧过,更没给过他任何希望。

  可是我反思了一下,事情发展到今天,我也是有责任的,在我们长大之后,我不够敏锐,没有及时察觉默默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才会变成今天这个局面。”

  严争摸摸她的头,“宝贝这话不无道理,可是换成别人,也未必有你做得好,如果我们要随时防备着身边的人,会活得很辛苦,所以这件事情怪不到你头上,默默的事情是挺遗憾的,他原本可以有一个很好的未来,现在却落得这般下场。”

  “自作孽不可活,他到现在都还是不愿意把解药交出来,没什么值得同情的。”

  “我知道宝贝心里很痛苦,”严争将她搂进怀里,“十几年的好朋友,现在要害你最爱的人,最折磨最痛苦的人是你。”

  “从他策划要你死,从他下手杀了郑康哥的那天起,他就不再是我的朋友,而是我的敌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没有觉得心疼他,只是希望他尽快交出解药,早点接受法律的制裁。”

  “现在顾清默手下的党羽被亮亮一网打尽,他自己的行动也被控制,寸步难行,接受制裁是早晚的事。”

  “嗯......” 陈奇牵着厉甜甜的手进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温馨的一幕。

  厉甜甜咯咯笑出声,“争哥月牙,又腻歪啦?”

  厉星辰急忙松开了严争,站起身来道,“你们来啦?

  坐。”

  “今天周六,我们来看看争哥,月牙,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那家蛋糕。”

  “谢谢。”

  厉星辰伸手摸了摸厉甜甜平坦的肚子,“这几天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吃什么吐什么,我都瘦了,不用减肥了。”

  “你现在是国宝,减什么肥啊,只要对身体好,随便吃。”

  “嗯,布桐阿姨给我找了一个营养师,在孕期全程跟进,每个月都会调整食谱,很厉害的。”

  “我妈妈找的自然不会差。”

  厉甜甜失笑,“对啊,我原本不想接受的,毕竟价格不便宜,可是你猜布桐阿姨为了安心让我接受,是怎么说的?”

  厉星辰想了想,道,“难道是让你先试个水,等以后我怀孕的时候可以接着用这位营养师?”

  “哈哈!知母莫若女,你说得没错,布桐阿姨就是这么说的,不过不光是你哦,还有夏夏,夏夏不是跟温故有娃娃亲吗?

  将来肯定是要结婚的。”

  厉星辰不赞同,“就我们家温故那性格,我不觉得夏夏跟着他会好过。”

  众人:“......” “哎呀月牙,哪有你这么说自己亲弟弟的啊?”

  厉星辰认真的道,“我是站在女人的角度很客观分析的,温故性格那么冷,平时别说对夏夏了,对我老妈都不擅长亲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不觉得他再长大点就能变成一个知冷知热体贴的好男人。

  温故是我亲弟没错,可我也是把夏夏当成我亲妹的呀,我不偏袒任何一个人,但是夏夏是个死心眼,从小就喜欢温故,估计将来要是我老爸老妈和沈彦叔叔夏晴阿姨商量婚事,她也不会反对吧,毕竟能嫁给从小就喜欢的男生,是件很浪漫的事情。”

  “月牙,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道理,”厉甜甜思忖着道,“我也看出来了,夏夏满心满眼都是温故,夏夏是挺优秀的,学习能力强,还继承了耀爷爷的衣钵,药王的传人唉,多厉害啊。

  可是温故太优秀了,优秀得让人觉得高不可攀,夏夏这个水平在他面前,就显得有点微不足道了。”

  厉星辰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摇着头,“夏夏是找丈夫,不是找管理集团的总裁,温故的能力不容置疑,但是情商方面嘛......我不看好。”

  “哈哈!月牙,你好偏心夏夏啊,不过他们年纪还小,现在说这些还早吧,没准到时候夏夏喜欢上别人了呢?”

  “不小了,温故都快接管我们家的集团了,而且我看夏夏那个样子啊,是很难喜欢上别人的,不过我们在这猜测也没有用,看他们自己的缘分吧,我只是希望,夏夏不要受委屈就好。”

  “温故性子冷了点,但是人肯定不坏的,你不用担心。”

  “嗯。”

  厉星辰望向病床上的严争,“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严争能好起来。”

  “月牙,严争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

  陈奇安慰道。

  “是啊,争哥在爆炸案中都能活着回来,还悄悄摧毁了这么大一个神秘集团,他是我心里的大英雄,不会这么轻易倒下的。”

  厉甜甜也道。

  厉星辰嘴角抽搐,“你看看你的大英雄,现在不就倒下躺这了吗?”

  厉甜甜自然能看到严争苍白的脸,很是心疼。

  严争从小爱屋及乌,看在厉星辰的面子上,没少给她买好吃的,她很感激的。

  “顾清默那边怎么样啊?”

  厉甜甜问道。

  “我老爸的人看守着,跟在酒店坐牢没什么区别。”

  “那找到他的罪证了吗?”

  “没有,听我亮哥说,从国外押送回来的那个人没有供出他,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他的罪证,而是解药。

  我老爸已经让人调出了他在帝都的所有行动轨迹,逐一排查,希望能有线索吧。”

  厉甜甜长叹一口气,“顾清默真是死有余辜。”

  “你错了,”厉星辰道,“我现在最怕的就是他死,他要是死了,就无法从他嘴里得知解药的下落了,只要他还活着,就还有希望能够撬开他的嘴。”

  “你说顾清默这是何苦再做困兽之斗呢,他真的是丧心病狂,死都要拉着争哥垫背......” “月牙,”于飞敲门走了进来,“顾清默想要见你。”

  厉星辰一愣,“他愿意交出解药了吗?”

  “没有,他只是说想见你,而且想去帝尊幼儿园见你。”

  “不许去。”

  躺在病床上的严争开口道,“我不许月牙再去求他,没有任何意义,他是不会交出解药的。”

  厉星辰点点头,“于飞,你去跟顾清默说,除非他交出解药,不然没得谈。”

  “可是月牙,”于飞为难道,“顾清默说,这是最后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