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31章 总有残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7 17:25: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星辰摇着头,“我从来没盼着你死,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做错了事,就得接受惩罚。”

  “我知道,我该接受惩罚,但是月牙,原谅我的懦弱,这一次,我想在死前逃避法律的制裁,自己给自己一个了断......” “我们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啊?”

  厉星辰的心痛如刀割,“默默,为什么你要在这里结束自己的生命,为什么?”

  “做人应该有始有终,这个地方承载了我这一生最美好的回忆,我想把这份美好永远地留住......”顾清默把手放在衬衫上擦了擦,擦去手上的血后,才抬手摸了摸女孩的脸,“月牙,对不起,为了得到你,我做了太多错事,如果我能得偿所愿得到你,那我认了,哪怕会入地狱,我都不会后悔。

  可是事到如今,我没能得到你不说,甚至已经伤害到了你,布桐阿姨说得没错,我最爱的人其实不是你,而是我自己。

  所以我想通了,既然我注定得不到你,那我干脆放手让你幸福,这样,最起码你想起我的时候,不会恨我恨得咬牙切齿的,对不对?”

  厉星辰痛苦地闭上了双眼,眼泪流个不停,“默默,我无法原谅你,因为原谅你,对死去的郑康哥不公平,我不能因为你的悔悟就轻易抹去你的过错,那死去的好人算什么?

  严争受的苦算什么?”

  顾清默扯了扯唇角,脸色渐渐苍白,“我知道,从我算计着要严争死,从我下了狠心杀了郑康,我就知道,这辈子,你都不会再原谅我了。

  月牙,我选择死在这里,不是为了求得你的原谅,而是想告诉你,告诉布桐阿姨,我跟林澈不一样,我想要证明,我最爱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你。

  解药......解药在我的书桌上,我和你的那张合影里面,那张合影,是我们幼儿园毕业那天在这个位置拍的,是布桐阿姨给我们拍的,我们穿着小小的博士服,你站在我身边,你小小的手牵着我的手,笑得特别灿烂。

  我还记得那天你掌心里的温度,记得你的笑声,记得你期待着和我一起迈进小学的兴高采烈,最重要的是,那张照片里只有你和我,没有严争,月牙,我真的好想好想再回到那一天......” “默默......”厉星辰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掌狠狠攥住,疼得她透不过气来。

  “月牙,这辈子,对不起。”

  顾清默深深地看着她,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我好希望下辈子,我还能够有幸再遇见你。”

  厉星辰哭着摇头,“不,默默,下辈子不要再遇见我了,遇见我是你的灾难,下辈子,你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吧,不要再跟这辈子一样了。”

  “能够遇见你,一定是花光了我这辈子所有的运气,所以我没有多余的运气去得到你了,月牙,我好羡慕争哥啊,真的,我做梦都想成为他。”

  顾清默闭了闭眼,道,“你替我跟争哥道个歉,还有太爷爷,我辜负了他老人家的期待,没能成为一个好人,还有布桐阿姨,替我转告她,我没有变成林澈......” “好,我会帮你转达的。”

  “月牙,我好累,我想睡一觉......”顾清默的眼皮越来越沉,“我想听你唱歌,你唱首歌给我听好吗?”

  “好,你安心睡吧,你想听什么歌,我给你唱。”

  顾清默累极了,靠在女孩的怀里,静默了一会儿,低沉的嗓音缓缓开口唱了出来,“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我以为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 厉星辰的眼泪流得更凶,一滴滴地砸落在他苍白的脸上,带着哭腔的嗓音接着唱了下去:“然而横冲直撞,被误解被骗,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后,总有残缺......” 顾清默安静地听着女孩的歌声,嘴角勾着幸福的笑意,缓缓闭上了眼睛。

  厉星辰感觉到男人抚在她脸蛋的那只手彻底失去力气,坠落了下来。

  她猛地一怔,抬头看着天上的晚霞,继续唱了下去,“我走在每天必须面对的分岔路,我怀念过去单纯美好的小幸福,爱总是让人哭,让人觉得不满足,天空很大却看不清楚,好孤独......” ...... 一个月后。

  傍晚,严争牵着厉星辰的手,来到了墓园。

  两个人把各自手里的花放在郑康的墓前,厉星辰知道严争会有话想跟郑康说,没有多逗留,去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等着他。

  严争蹲了下来,从西裤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擦拭着墓碑上的照片。

  “郑康,顾清默临死前给了解药,我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常,也没有留下后遗症,现在很健康。

  跟解药放在一起的,还有顾清默跟神秘集团勾结的证据,他人虽然死了,但该承担的罪证还是得清清楚楚地承担,你可以安息了。

  我妈妈在寺庙的佛前给你供了长明灯,你有看到吗?

  她真的很挂念你,对你的离开,一直放不下,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牺牲。

  郑康,我现在回忆起来,这辈子我们阴差阳错,居然都没能坐下来,好好吃顿饭喝顿酒,下辈子,你、我、亮亮,我们还当兄弟,好好聚聚......” 厉星辰远远地看着严争的背影,她不知道严争跟郑康说了些什么,只能看见男人的肩膀似乎是在轻轻颤抖着。

  厉星辰心里瞬间漫出一股难以抑制的疼。

  她了解严争,对于郑康的死,他满心愧疚,痛苦不堪。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是真正的硬汉,就算是拿枪抵在他的脑袋上,也不会掉泪。

  可是在一个为他而死的兄弟的墓碑前,他没办法忍得住。

  厉星辰没上前安慰,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安静地等着。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严争才起身,朝厉星辰走了过来。

  男人的眼睛有点红,脸上依然挂着温柔的笑意,“宝贝,我们回家吧,改天再来看郑康。”

  “嗯。”

  厉星辰紧紧牵着他的手,两个人的背影渐行渐远...... ...... 一切尘埃落定,星月湾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经过这次的事情,布桐明显感觉几个孩子都成长了不少。

  郭琪亮和简瑶不用说,小两口都是踏实安稳的性格,感情也越来越好。

  严争向来沉稳,这次的事情过后,身上的气质更加沉淀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