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32章 赎罪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10 14:04: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厉星辰粘着严争,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两个人倒也没搬到公寓去住了,一直住在家里,想要多陪陪家人。

  六月,厉星辰的毕业季如期而至。

  全家都去参加了她的毕业礼,不管后面她要不要选择继续攻读,现在都算是完成基本学业了。

  厉甜甜也凑了个热闹,穿着毕业服跟着同学们一起拍了毕业照,她的肚子不显怀,最近孕吐消失了,胃口很好,脸蛋倒是胖了不少。

  晚上,厉景琛在酒店安排了晚宴,请了不少人来参加宝贝女儿的毕业派对。

  黎晚愉在给厉星辰的几个同学签了名之后,很快找到了布桐,吐槽道,“表妹夫果然是重女轻男的典范啊,亮亮和争争大学毕业的时候,可没这么隆重的晚宴。”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布桐看着舞池里正在跳舞的父女两个,眉眼无比温柔,“你看看他们两个,何止上辈子是情人,上上辈子估计也是。”

  厉星辰今天的第一支舞,不是跟严争跳的,而是邀请了老爸。

  父女两个相当有默契,配合得好极了,成为全场的焦点。

  “布桐表妹,我还记得当初你生月牙的时候呢,她出生的时候那么小小只,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她都这么大了,有时候我真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点,总感觉太快了,都没反应过来,孩子们就长大了。”

  “那是因为你过得太幸福了,才会感觉过得快,这是好事。”

  “是啊,这些年我的确过得很幸福。”

  黎晚愉笑得一脸甜蜜,“对了,择一说暑假带我和孩子出去旅行,你们要一起吗?”

  “我还没跟景琛商量,小野这个学期表现不错,暑假肯定要带她出去玩一趟的,但是时间还没定下来。

  另外亮亮和瑶瑶的蜜月旅行之前耽搁了,准备补上,看小野是要跟我和景琛,还是跟哥哥嫂子了。”

  “咱们星月湾人多就是热闹,可以随便凑,那你看看吧,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大家有伴。”

  “嗯。”

  两个人正聊着天,保镖走过来汇报道,“太太,外边有人找您。”

  “谁啊?”

  “卢卡斯。”

  布桐喝了一口红酒,“他怎么来了?

  有说什么事吗?”

  “没说,但是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太太当面说,还说今天要是见不到太太的话,他是不会走的。”

  “还耍起赖来了?”

  布桐笑笑,“我去看看吧。”

  “布桐表妹,我陪你一起去。”

  “嗯。”

  两个人放下酒杯,跟着保镖出去,看见卢卡斯着急地等在门外。

  卢卡斯看见布桐,眼前一亮,激动地跑上前叫人,“姐姐!”

  布桐:“......” 黎晚愉:“......” 保镖:“......” “姐姐,我终于见到你了,我好想你啊呜呜呜......”卢卡斯浑然不在乎布桐的冷淡,开始抹起了眼泪。

  “你没事吧?”

  布桐一看见他就觉得太阳穴在突突狂跳,“一个大男人,一天到晚这么浮夸,像什么样子。”

  “姐姐不喜欢我这个样子吗?”

  卢卡斯有点受伤,“我向来无拘无束的,也没人管教过我,让姐姐对我失望了......” 他这副受气包的模样,布桐哪里还生得起气来,摆摆手,道,“行了,找我什么事,说吧。”

  “姐姐,我这阵子都不在帝都,一回来就听说争争出事了,好在圆满解决了,争争还好吗?”

  “他很好。”

  布桐自然不会阻止他对严争善意的关心,“他在里面,需要叫他出来见见你吗?”

  “不用不用,我今天来不是来找争争的,是来找姐姐你的。”

  卢卡斯说完,突然抓住布桐的手,情绪很激动,“姐姐,我求你了,去见咱们的妈妈一面吧,她已经病入膏肓,快要死了!”

  三人:“......” “你放开我家太太!”

  保镖立刻去掰开他的手。

  这一幕要是被先生看到,醋缸子可是要翻掉的! 卢卡斯被保镖推开之后,没去碰布桐了,而是一下坐在地上,哭了出来,“姐姐,我已经没有爸爸了,妈妈是我唯一的亲人,她死了,我就是孤儿了。

  我拦不住死神的降临,我只是希望在她临死前,能帮她完成心愿,那就是带你去见她一面......” 布桐的脸上毫无波澜,“我和她之间,没你想的那样亲密,我们早就把对方从自己的生命中剔除了,她不可能想见我的。”

  “不是这样的,姐姐,我亲耳听见她在睡梦中喊你的名字啊,一直在喊‘桐桐、桐桐’这样的,我能感觉得到,她是很想很想你的。”

  布桐的心像是被一根针轻轻扎了一下,须臾间漫出了一股隐隐的疼。

  她冷着脸,没说话。

  “卢卡斯是吧?”

  黎晚愉看着坐在地上的年轻男人,开口道,“你别在这打扰我表妹了,你回去问问你母亲,当年是怎么丢下我表妹的,现在说想念了,有用吗?

  你走吧,既然人已经快没了,你这个当儿子的,更应该好好守在她身边伺候着,不然还真枉费了她当年那么决绝地扔下我表妹,跑去国外改嫁生下了你。”

  黎晚愉这话说得不客气,但却字字在理,卢卡斯自惭形秽,哭着道,“我知道是我妈妈对不起姐姐,可是姐姐,她已经快死了,她得了不治之症,躺在病床上生不如死,我知道她是在跟自己耗着,她在等着盼着你能去见她最后一面,可是她不敢主动联系你,我这个当儿子的,今天就是求也得求你答应。”

  卢卡斯说着,便换了姿势,朝着布桐跪了下来,“姐姐,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一直跪在这里呜呜呜......” 布桐的太阳穴突突狂跳,“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么动不动就跪,成何体统,给我起来。”

  卢卡斯一脸执拗,“我不!我就要跪着替我妈妈赎罪,求姐姐原谅她!”

  布桐嗤笑,“想趁今天人多逼我妥协是吧?

  你还没这个本事,来人,给我把他丢出去......算了,直接把他送回到他的住处。”

  “是,太太。”

  保镖立刻去拽卢卡斯。

  “姐姐,你不能这么对我!”

  卢卡斯哭喊着,“你怎么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