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33章 收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10 14:04: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你提醒我了,”布桐道,“你要是再敢来打扰我,我就把你送进警局,好好关你几天,那才叫限制你的人身自由,带走。”

  卢卡斯又喊又叫的,但是根本没用,很快被两个保镖架着离开了。

  布桐回到宴会厅,几个豪门太太立刻围了上来跟她说话。

  布桐拿着酒杯应酬,脸上没用任何波澜,好似刚刚没有见过卢卡斯一般。

  黎晚愉一直在悄悄观察着布桐的反应,连舞都没去跳。

  “看什么呢。”

  江择一走了过来,摸了摸妻子的脸。

  “哎呀你把我脸上的妆都摸掉了。”

  黎晚愉急忙拍开他的手,看了下旁边没别人,这才压低嗓音道,“择一啊,江咏仪生病了,你知道吗?”

  “生病了?”

  江择一蹙眉,“没听说啊,什么病?”

  “卢卡斯刚刚来找布桐表妹,说是得了绝症快死了,想让布桐表妹去见最后一面呢。”

  江择一脸色有点僵,“这么严重......” 黎晚愉看出江择一的情绪变化,握着他的手安慰道,“算起来,她也六十多将近七十了,生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你别太难过。”

  “嗯。”

  江择一敛了敛神,“那表妹怎么说的。”

  “当然是没理卢卡斯了。”

  黎晚愉抬抬下巴,“你看表妹,跟个没事人似的,但她是个什么性格,咱俩都清楚,她的内心不可能毫无波动的,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

  江择一点点头,“就算是个路人,桐桐都会心疼的,更别说江咏仪了,这事我会知会琛哥一声,他们两口子自己商量吧,不过我是肯定要去见她一面的。”

  “我陪你一起去吧。”

  黎晚愉道,“虽然我不想见到江咏仪,但是我想陪着你。”

  “好,那我回头跟卢卡斯联系一下,尽快安排。”

  ...... 厉景琛这两天是有察觉到布桐不对劲的,没有多明显,所以连布老爷子都没发觉,但是他这个当丈夫的,她再细微的变化都能感觉得到。

  晚上,布桐洗了澡在床上坐下,拿起手机调好第二天早上的闹钟。

  “老婆。”

  正在看书的厉景琛转头望向身旁的妻子,“我已经查过了,江咏仪的确是病了,肺癌晚期,癌细胞扩散得很快,没得治了,应该没多少时间了。”

  布桐微怔,“你都知道了?”

  “择一告诉我的,”厉景琛握住她的手,“你如果想去看看她,我陪你去。”

  “我不想去。”

  布桐笑了笑,道,“只是这两天我每天晚上居然都会梦到她,有时候是梦到小时候,有时候会梦到她弃我和爸爸而去,我和她之间的恩恩怨怨早已成为过去,早就说好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所以我不想去。”

  “你能梦见,代表你想她想得太多,去见一面,做一个了结吧,是给她的了结,也是给你的。”

  布桐有些迟疑,“你真的觉得,有必要去见一面?”

  “嗯。”

  “好,我听你的。”

  “那我安排订机票了。”

  “嗯。”

  卢卡斯得知布桐愿意去见江咏仪,别提多激动了,早早地就等在机场,看见厉景琛和布桐还有江择一夫妇,高兴地上前一一问好,又问道,“我的外甥和外甥女们,不去见外婆吗?”

  众人:“......” “卢卡斯,你倒是对我们的人物关系捋得很清楚嘛,”黎晚愉没好气的道,“但是你想多了,你的母亲,还不配让我们家的孩子去管她叫一声外婆,所以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卢卡斯一脸受伤,低下了头,“对不起......” “认错速度倒是很快,行了,赶紧上飞机吧。”

  “嗯。”

  ...... 一路长途飞行,私人飞机落地美国,除了卢卡斯,一行人先去酒店休息,等倒好时差之后,卢卡斯那边也安排好,接他们去医院见江咏仪。

  江咏仪的状况比厉景琛调查的还要糟糕,整个人消瘦得皮包骨头,头发也掉得差不多了,为了能见人,头上戴了顶帽子,脸色看上去很差。

  江择一终究于心不忍,一看见这样子的江咏仪,便有些哽咽了,“小姑......” “择一,桐桐,你们都来啦?”

  江咏仪笑了笑,“坐,都坐。”

  卢卡斯搬来几张凳子,请四人坐下。

  黎晚愉原本不想来医院的,她性子直,怕自己看见江咏仪忍不住生气,但想了想,连布桐表妹都来了,她还是跟来看看好了。

  江咏仪看着他们,开口道,“卢卡斯跟我说你们要来看我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真是谢谢你们,大老远跑一趟。”

  “应该的。”

  江择一坐得离她最近,握住了她的手,心疼的道,“小姑,生病了为什么不早跟我说?”

  “不想打扰你安稳的生活,我有及时治疗的,只是可惜,这是绝症,扩散得也快,生死有命,我活到这个岁数,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不拖累子女,已经很好了...... 择一啊,卢卡斯是你的弟弟,我走了之后,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太可怜了,你要替我好好照顾他,好吗?”

  江择一无语凝噎,“我会的,小姑,你放心吧。”

  “桐桐......”江咏仪望向坐在江择一身旁的布桐,“你过得好吗?

  我经常会去网上搜索你的消息,只可惜你现在深居简出,很少有消息了,倒是前阵子,小月牙还上了热搜,对吗?”

  “我过得很好。”

  布桐淡声道,“我们全家过得很幸福,我爷爷身体也很硬朗,我大儿子结婚了,小月牙应该很快也能结婚。”

  “那就好。”

  江咏仪笑笑,“你过得好,我也就能安心了。”

  “你确定吗?”

  布桐淡淡一笑,“你确定你是真的关心我?”

  江咏仪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白了,“桐桐,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恨意......” “你想多了,你在我生命中的分量,并没有那么重要,我之所以来看你,只不过是想看看你最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而已。”

  “桐桐,你不能这么跟她说话。”

  江择一蹙眉,不悦地看着布桐,“不管怎么说,她都已经变成这样了,所有恩怨,也都应该放下了,将死之人其也善,她现在是真的很想念你,想见你最后一面,来都来了,你就不能好好说话,让她走得安心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