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34章 她的心比我还硬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10 14:04: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哥,我早就放下了,这你是知道的,这些年,我什么时候提起过她?”

  布桐深呼吸一口气,继续道,“你以为她是真的在临死之前悔悟,想要见我一面吗?

  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只是想要道德绑架,让我们好好替她照顾她的宝贝儿子卢卡斯罢了。

  所以你看,她上来先跟你套个近乎,把目的说出来,她知道你心软,在亲情面前,在这样一个临终的老人面前,她说什么你都一定会答应。

  再然后,我无论答不答应,都不重要了,因为她知道我一定会听你的话,哥,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无论是我还是你,她都不在乎,她只是想在临走之前,再利用我们一把罢了。”

  江择一震惊,“可是卢卡斯说,她在睡梦里喊着你的名字,她是真的想你。”

  “哥,你说出这么天真的话,一定没有装睡过吧?”

  布桐笑笑,“你装睡的时候,想喊谁的名字都可以。”

  江择一蹙眉,缓缓松开了江咏仪的手,望向她问道,“桐桐说的,是真的吗?”

  江咏仪脸色惨白,已经分不清是原本就这么白还是突然变成这样,只是眼神一直在闪躲着。

  “择一,这还用问吗?

  你看她的反应就知道,一定是真的啊。”

  黎晚愉在一旁道。

  卢卡斯倏地一下站起身,为母亲辩解,“不是这样的,你们胡说!我妈妈不是这样的人!她是世界上最好最无私的妈妈!”

  “那是于你而,她对你是无私的,可是对别人,就自私得要命,从头到尾都自私,”黎晚愉一字一句的道,“所以现在你知道我表妹为什么不认你这个弟弟了吧?

  换成是你,你愿意把一个看见就想起让自己不开心的人,这样一个弟弟搁在身边给自己添堵吗?

  所以以后有事没事都别往我们面前凑,当我谢谢你了。”

  卢卡斯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望向了病床上的江咏仪,着急的道,“妈妈,不是这样的对不对?

  你快告诉他们,不是这样的!你是真心想念姐姐的,你是真心想对她好的!”

  江咏仪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

  “她自己都不敢再继续撒谎了,都快死了要是还撒谎,可是要遭报应的,下辈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做人呢。”

  黎晚愉嘀咕道。

  “晚愉,不必说这种话,有失身份。”

  布桐握住黎晚愉的手提醒道。

  “哦,我不说就是了。”

  黎晚愉乖乖闭了嘴。

  卢卡斯仿佛看见了希望,惊喜地对布桐道,“姐姐,你心里是挂念妈妈的对不对?

  你也希望能得到母爱的对不对?”

  布桐淡淡一笑,“我为什么要犯贱,挂念一个根本不爱我的人,卢卡斯,你年纪不小了,你要记住一件事情,血缘关系的确是不可抹去的,但是血缘关系,不等于亲情,我跟她有血缘,但是没有亲情。

  她早就放弃了我,甚至还不惜要伤害我,我没办法原谅这种人,就算她现在是这么可怜躺在病床上等死的老人,我也无法原谅。”

  布桐说话,重新望向江咏仪,“其实来之前,我也没想过你会真的良心发现觉得对我有一丝愧疚,所以没有希望,这会儿也就不会有失望。

  你原本就是这样一个人,对自己爱的人爱到了骨子里,对放弃的人恨不得多榨出一点利用价值,所以我今天来见你,不是像我哥一样被你哄着榨取价值的,我就是想看看,你临了的时候,能不能有一点改变。

  可是我高估你了,你没有任何改变,甚至变本加厉,我相信如果你有那么能力,应该恨不得把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抢去给你的卢卡斯吧?”

  “姐姐,你不要这样说,就算给我,我也不会要的。”

  卢卡斯立刻道。

  “我对你的人品当然略有了解,不然你以为你能在帝尊大学顺利完成学业,顺利找到工作吗?”

  布桐道,“我向来是恩怨分明,你没做错什么事,我也不会针对你。”

  她说完,再次望向江咏仪,“所以你如果不吭声不吭气地离开这个世界,我也没准备对卢卡斯怎么样,只要他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可你非要自作聪明,把我们哄骗来,试图道德绑架让我们好好照顾他,你觉得我是能被你绑架住的吗?”

  江咏仪终于睁开了眼睛,雾蒙蒙的双眼盯着布桐,“你很小的时候,脾气性格表现出来的时候,我们都觉得你像你爸爸,温顺乖巧,可是我到今天才发现,你并不像,你骨子里的冷漠无情,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你没资格提起我爸爸。”

  布桐冷冷地看着她,“对了,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到了那个世界,如果碰见我爸爸,麻烦你离他远一点,我相信如果可以,我爸爸不会希望自己看见你的。”

  江咏仪终于忍不住,眼泪顺着眼角无声滑落。

  布桐站起身来,淡漠平静地开口道,“至于你的卢卡斯,我不会对他好,也不会为难他,这个世界上,多的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他现在有稳定的工作,可以很好地养活自己,没你想象中那么可怜。

  他若真到了走投无路的那天,择一看在他们之间的那点血缘上,也不可能不管他,所以你实在没必要继续绑架择一,我尽于此,也不用说再见了,这辈子,我们没有机会再见了,希望下辈子我也不会遇见你。”

  布桐说完,便直接转身走出了病房。

  厉景琛跟了上去。

  黎晚愉原本也想走的,但是见江择一还在,只能留下等他。

  江择一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一双搁在腿上的手攥紧成了拳,指节泛着白。

  “你不应该这样对桐桐......”良久,江择一才抬眸看着面前的江咏仪,嗓音低哑隐忍,“这样对桐桐不公平,她能来看你,真的是在给你最后的机会,可是你却没能懂得珍惜,再一次伤害了她。”

  江咏仪笑了笑,“你想多了,你看她像是有被我伤害到的样子吗?

  她的心比我还硬,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