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

  “没有,他们没给我添堵,我跟厉盛都没有说话的,虽然他是厉爷爷的儿子,但我一直不喜欢他,不过他们夫妻两个当时在吵架,好像是因为没钱买衣服,我怕他太太一气之下真的把孩子拿掉了,就帮他们买了下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厉盛一见到钱进就跟见到鬼一样,害得钱进差点没怀疑人生哈哈哈”

  厉景琛听着女孩如银铃般悦耳的笑声,感觉偌大的办公室都更加温暖了起来。

  “老公,你知道厉思源的近况吗?我听钱进说,他在监狱里过着非人的生活,还被监狱里那些狱友”布桐一想起这个,就感觉有点反胃,连蛋糕都吃不下了,“总之很难以启齿。”

  “这是他的报应,罪有应得而已。”

  “嗯,”布桐点点头,“去年的现在,厉思源还风光无限,想着怎么得到布家然后折磨我呢,还好我聪明,及时嫁给了你,不然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老公,咱们明天去疗养院看看厉爷爷吧,很久没去了,我每次打电话,钟伯都说厉爷爷还是老样子。”

  “既然是老样子,那就没什么好看的,”厉景琛的语气有些凉,“他开不了口说不了话,见到你只会更着急更难过。”

  布桐一脸崇拜地看着他,“老公,你真好,这么细心地替厉爷爷考虑,那就不去了,下次再去吧。”

  厉景琛笑了笑,眼底却是一片冷然。

  他最近忙着对付林澈,没时间理会厉家的人。

  按原来的打算,他是不会让叶蓁蓁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的,可是最近,不知道是不是被布桐影响了,他迟迟下不了手。

  布桐太想要孩子了,他也太想要孩子了,所以连她来了大姨妈,两个人心里都这么失落,所以他实在狠不下心,对一个即将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小生命下手。

  他的母亲惨死异国他乡,他是那么想要用厉家每一个人的命来为她报仇,可是现在他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事情已经不是报仇,而是布桐,和他们的幸福。

  他想为他和布桐未来的孩子积德,最起码,不应该对一个孩子下手。

  或许母亲在天之灵,也会希望他能够平和一点

  “老公?老公?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嗯?”厉景琛拉回神思,“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今天晚上推掉了一个拍卖会,偷偷叫公司的人安排给晚愉去参加了,让她去见见世面,但是我又不想回家吃饭,咱们出去吃吧。”

  “好,都听老婆的。”

  “太好了,我现在就搜搜看,看看晚上咱们吃什么好。”

  一如布老爷子说的,江择一在帝都,还没有去不了的地方,临下班前的一个小时,他的办公桌上已经放着一张慈善拍卖会的邀请函。

  “江律师,需要给您准备今晚穿的衣服吗?”助理出声问道。

  “不用了,我就过去看一眼。”江择一不以为然,爷爷的担心未免也太多余了,黎晚愉哪里会被人欺负。

  不过既然都答应了,怎么也得过去看看。

  “好,那我先出去了。”助理恭敬地颔首后离开。

  江择一不喜欢需要交际的场合,下班后先找了家餐厅吃了个饭,才开着车去了慈善拍卖会。

  拍卖会在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江择一到的时候,宴会厅里正在进行自助餐。

  江择一四下找了一圈,才终于看见黎晚愉的身影,她穿着一件裸色的长款晚礼裙,脚上踩着起码十公分的高跟鞋,但明显穿得不舒服,走起路来也没别的女人那么自然,正一手拎着裙摆,一手端着一杯香槟,像只刚学步的企鹅似的走出宴会厅。

  江择一蹙了蹙眉,这个黎晚愉是有病吗?不会穿高跟鞋还穿,穿了高跟鞋不好好找个地方坐着,还敢到处乱跑?

  江择一迈开长腿跟了上去,才发现黎晚愉去的地方是一个露天花园。

  来宾都在屋里用餐,此刻花园里没什么人,只见黎晚愉径直走到一个女人身后,清冷的嗓音出声叫她,“向晨。”

  向晨在屋里待得闷,刚出来透口气,听见有人叫她,极不耐烦地转过身来,“什么事啊!”

  她还没看清楚对方是谁,一杯香槟便直接泼到了她的脸上,顺着脖子流淌下来,身前的裙子打湿了一大片。

  “你谁啊?有病吧?”向晨瞬间气不打一处来,根本顾不上什么形象,恼怒地瞪着面前并不认识的女人。

  那晚她被林澈灌下药之后,孩子没能保住,她推掉了所有工作,在家调养身体调整心情,好不容易想要打起精神好好工作,便应邀来参加了这个拍卖会,没想到又碰上这种糟心事。

  “我是谁?”黎晚愉冷笑一声,不卑不亢地看着她,掷地有声的道,“你给我听好了,我叫黎晚愉!”

  “黎晚愉?”向晨蹙了蹙眉,在脑海里搜寻了几秒钟,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布桐的那个花痴表姐?”

  黎晚愉:“”布桐就她一个表姐没错,可是她有那么花痴吗?

  “是我。”

  向晨已经猜到了什么,嘲讽地勾起唇角,“你今天来,不会是来找事的吧?”

  “我哪有这个闲心专门来找你,只不过刚好看见你,不来膈应你一下,都觉得对不起我自己,”黎晚愉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旁人时,才压低嗓音,冷冰冰的道,“向晨,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居然敢给我小澈哥哥戴绿帽子,还暗度陈仓怀上别的男人的种,小澈哥哥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才会看上你这种女人!”

  向晨对她说的话一点都不意外,这套说词,是林澈准备的,也是这么对外宣称的,她自然不能跟黎晚愉说出真相。

  向晨自嘲般地笑了笑,“我早就听林澈说,布桐的一个表姐对他情根深种,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啊,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居然不顾形象泼我酒,不过你是布家的亲戚,今天在这里就算是泼所有人的酒,恐怕都没人敢有怨。”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a href="skuaiyanapps.oss-cn-shenzhen.aliyuncs.downloadindex.html"><strong style="colorred">新版快眼看书客户端正式发布,收录海量书库资源提供读者免费阅读,书籍与各大平台同步更新,更有众多优质源的支持,赶紧来下载体验吧<strong>(点击即可下载a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