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42章 爱你的一切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24 13:30: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布老爷子笑得停不下来,“小野这么一说,还真是,晚愉才是人生赢家,连咱们桐桐和诗诗都不能避免成为严母,只有晚愉从头到尾跟孩子成为朋友,把教育孩子的重任交给择一,你们几个,都应该跟晚愉好好学习才是。”

  “爷爷,就我们家西临这吊儿郎当的性格,孩子交给他?”

  唐诗差点没翻白眼,“那就等着完蛋吧,教出来绝对跟他自己一个德行。”

  “老婆,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怎么了?”

  慕西临差点没跳脚。

  唐诗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慕总,你现在可是已经把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自己在家当太上皇了,要我说啊,你干脆把慕氏合并到unusual集团好了,以后都交给温故打理。”

  “好主意啊,”慕西临眼前一亮,“景琛,你没意见吧?”

  “有意见,”厉景琛淡笑道,“你自己偷懒,想要辛苦我儿子?”

  “你的就是我的,我可是一直把你的孩子当成我亲生的啊。”

  “你想都别想,慕氏你自己打理,别想着辛苦我儿子。”

  “切,小气......” 两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斗起嘴来一点都不嫌害臊,跟孩子一样。

  客厅里充满了欢声笑语,久久没有停歇...... ...... 趁着天气凉爽了起来,厉星辰也在着手装修自己和严争的婚房。

  那一大片玫瑰太美,厉星辰跟严争商量了一下,索性直接管那地方叫玫瑰园了。

  房子是布桐找最顶尖的设计师配合自己,根据几个孩子的喜好联合设计的,每一处都让厉星辰满意得无可挑剔,格局上没有任何变动,直接动工装修就行。

  装修的确是一件繁琐又极其累人的事情,但厉星辰乐在其中。

  严争基本都是听她的,他的宝贝眼光高品味好,最重要的是,只要有她在,就已经足够了,其他的他不在乎。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好说话,倒是让厉星辰不高兴了。

  “家是我们两个人的,你总得出出意见吧,问你什么都说好,都行,可以,听宝贝的,你就不能有点建设性的意见吗?”

  严争:“......” “怎么了?”

  他摸着女孩气鼓鼓的脸蛋,“是不是每天盯着装修累着了?”

  装修团队是unusual集团旗下的,帮月公主装,自然尽职尽责,根本不需要盯着。

  但厉星辰的心都扑在那边,每天都会过去待着,跟装修师傅都混熟了。

  厉星辰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很委屈,眼泪说来就来,“我想哭......” 严争吓坏了,急忙抱着她又亲又哄的,“我错了宝贝,以后装修我来盯,我一定多给意见,好不好?

  你别哭了宝贝......” 厉星辰哭了会儿就舒服多了,“没事了,可能是姨妈快来了,情绪有点不稳定,对不起,吓到你了。”

  “没有这么快吧?”

  严争认真回忆着,“不是应该还有十天左右......” “噗......”厉星辰破涕为笑,“你记得这么清楚啊?”

  “嗯,你每次来之前,情绪波动都会比较大。”

  厉星辰:“......” “我知道了严争,所以你在那几天,就故意避着我点,对吗?”

  “当然不是,那几天要加倍关心你,给你买好吃的,不惹你生气。”

  厉星辰强忍着笑意,窝进他的怀里,“我有时候脾气不是很好,你多担待。”

  “嗯,都担待了二十年了,我有信心,可以一直担待下去的。”

  厉星辰笑着捏了捏他的脸,“我就是跟你客气一下,你居然敢顺着我的话损我?”

  “宝贝,是你自己承认脾气不好的,我总不能昧着良心说没有,你的脾气一直很好,这太虚伪了。”

  厉星辰哭笑不得,“我平时很温柔的好不好,我说的是偶尔,偶尔!”

  “好,宝贝很温柔。”

  严争的额头贴着她的额头,沉声道,“你的任何样子我都爱,不管是温柔的还是不温柔的。”

  厉星辰笑得停不下来,亲了一下他的唇角,“我也爱你的一切,不管你直不直男。”

  “那本直男多谢月公主不弃之恩。”

  “谢就不要放在嘴上说了,用实际行动表示吧。”

  “好。”

  严争说着,便直接吻住了她。

  “唔......”厉星辰瞪大了眼睛,她说让他表示,没说叫他吻她呀...... ...... 第二天一早,一家人正热热闹闹地坐在一起吃早餐,女佣进来汇报道,“太太,卢卡斯来了,留下这个就走了。”

  布桐放下手中的筷子,接过女佣手里的信封,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银行卡,还有一张纸条。

  卢卡斯不仅普通话说得好,汉字写得也很好。

  姐姐,妈妈一个半月前走了,我把她名下的产业都卖了,钱咱俩一人一半,我知道你最不缺的就是钱了,但是这样我心里才能好受些,希望你能收下。

  江择一有关注江咏仪的情况,所以早在她走的那天,布桐就收到消息了。

  那天帝都的天气很差,狂风暴雨一直未停歇。

  布桐站在落地窗前,想起江咏仪丢下她和爸爸的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

  其实她偶尔会在想,就算江咏仪没有丢下她,听爸爸的话带她走,她也未必会走的。

  因为她一定会想要把爸爸也救出去。

  只是这一切,终究只是毫无意义的想象罢了。

  她这些年过得很好很好,爸爸在天之灵,肯定是欣慰的。

  结束了,她跟江咏仪这辈子的所有恩怨,都随着她的离世彻底结束了。

  布桐把手里的银行卡装回信封,递给了严争,平静的道,“你有空去找一趟卢卡斯,就说这钱我不会要,他如果想心里好受,我建议他把这钱拿去做慈善。”

  严争接了下来,“我明白了,妈妈,我会尽快去找他一趟。”

  布桐笑笑,“不急,别耽误了工作。”

  “好。”

  严争效率很高,约了卢卡斯吃午饭,厉星辰也要跟着一起去,他自然没拦着。

  三个人约在了一家中餐厅,要了个包间,方便说话。

  卢卡斯依然很帅,但是看上去瘦了不少。

  “你节哀顺变吧。”

  严争道,“以后有什么难处,可以来找我,但是我妈妈看见你可能还是会有点不开心,所以你尽量别去打扰她。”

  “我知道的,我妈妈对不起姐姐,所以她看见我就会不开心,我不会去给她添堵的。”

  卢卡斯自责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