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33章 你带她来干什么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缓缓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淡声道,“是,按你的说辞,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别的男人能爱我,你也能爱我,可是你难道真的不觉得,你的爱太自私了吗?我那么信任你,择一晚愉,钱进张妈,所有人都那么信任你,可是你却撒了这么大的一个弥天大谎,让我和厉景琛分开这么多年,你的爱让我觉得可怕”

  “是啊,如果爱你是原罪的话,我已经罪无可恕,因为我已经爱你爱到无法自拔了,”林澈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冷漠疏离的脸,“桐桐,你深爱过吗?真正深爱一个人,是会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占有对方的,你对厉景琛,一定有过这种感觉吧?

  当初你以为他出轨了,可是你依然不肯放手,不是你要拽着他互相折磨,而是因为你太爱他了,就算是他做错了事情,你都舍不得放手。

  我当时就在想,你什么时候能把对他的这份深爱分给我一点点,只要一点点就好,就足够我幸福快乐一辈子了,桐桐,如果我没有那么爱你,你觉得我会骗你吗?”

  “原来你到现在,还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布桐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打着爱我的旗号伤害我,害得我生不如死地过了三年,我自杀,争争抑郁,你霸占着月牙不让他们一起玩,你还跟争争说,他的爸爸是个该死的坏人,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忍心让他承受这些?”

  “我如果不这么说,他就会天天在你面前提起厉景琛,怎么,好让你天天记起他,让月牙知道厉景琛的存在吗?”林澈冷然道,“我只是想让厉景琛彻底远离我们的生活而已。”

  “可是你没有能让他远离,反而在争争幼的心灵里播下了恨的种子,厉景琛如果不回来,争争就要独自带着这份恨意长大,这将会是我一生的遗憾,懂吗?”

  “桐桐,我顾不了那么多。”

  “所以我跟你的三观根本不一致,我们没什么好沟通的,”布桐淡淡一笑,“你拿走聚星的钱我可以不在乎,但是你欺瞒我关于厉景琛的事情,我绝不原谅。”

  “你看,厉景琛是你的底线,连我都不能碰的底线,所以我才要不惜一切代价拆散你们,我爱你,想要得到你,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动的念头,我没有错。”

  布桐真的没办法再跟他聊下去了,“以爱之名伤害别人,那你永远都别想得到别人回报给你爱,就像向晨,就算是像她这样深爱你的人,也经不起你的伤害。”

  林澈的脸倏地冷了下来,“我说过,向晨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只想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想过要害她这辈子都生不了孩子,你非揪着这件事情不放是吗?”

  “不是我揪着这件事情不放,而是欠下的债,迟早都要还的,你是时候给向晨一个交代了。”

  布桐的话音刚落下,病房的门便被人推开,宋迟带着向晨走了进来。

  “你们想干什么?”两个保镖急忙上前阻止他们靠近,却被后面跟进来的保镖制伏,直接被拽了出去。

  林澈脸色铁青,“桐桐,你带她来干什么?”

  “你欠向晨的,难道不应该还给她吗?”布桐站起身,把床边的位置让给了向晨。

  向晨穿着一件简单的休闲连衣裙,脸上戴着墨镜和口罩,她一一摘了下来,毫不掩饰恨意的双眸死死盯着林澈。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林澈已经被凌迟无数遍了。

  “向晨,你听我说,我真的不知道”

  林澈的话还没说完,向晨就突然拿起床头柜果盘里的水果刀,直接冲着林澈的肩膀刺了下去。

  “啊!”林澈痛苦地叫了一声,脸色一寸一寸白了下来,咬着牙道,“你要杀我?”

  “我杀不了你,也不会杀你,这一刀,是替我还未出生的孩子刺的,林澈,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爱上你

  这个魔鬼!”

  “重来?”林澈冷笑,“如果可以重来的话,你以为你今天伤得了我?”

  向晨一个用力,拔出水果刀,再次刺了进去。

  “啊——”林澈的额头上直冒冷汗,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一刀,是替我自己刺的,你害得我再也生不了属于自己的孩子,林澈,这一刀真的太便宜你了,如果可以,我真的想直接杀了你”

  “够了,”宋迟急忙上前把向晨拉开,“差不多得了,真闹出人命,你还得偿命,不值得。”

  向晨看着林澈,眼泪抑制不住地滑落下来,“我那么爱你,我明知道在你心里,我连布桐的替代品都算不上,可我还是倾尽全力在爱你,飞蛾扑火的结局,是生不如死的毁灭,林澈,你是一个魔鬼,虎毒还不食子,你却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不肯放过,就算我今天不杀你,你也逃不过不得好死的结局!”

  “我的结局,就不劳你费心了。”林澈艰难地开口道。

  向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出了病房,宋迟也跟了出去。

  布桐站在一旁,淡声道,“既然向晨用这种方法结束你们之间的恩怨,我希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如果让我知道,你去找了她或者她家人的麻烦,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布桐说完,便转身离开。

  “桐桐!”林澈急忙开口叫住了她。

  布桐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

  身后传来林澈压抑而痛苦的嗓音,“你真的要对我这么决绝,连一次改正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怎么给?”布桐冷漠地开口道,“你教教我,怎么做才能弥补我失去的这三年,这是我和厉景琛最宝贵的三年,就因为你嘴里所谓的没有错的爱而让我失去了,你告诉我,我怎么释怀?真的够了,但愿从今往后,我再也不需要见到你。”

  布桐迈开纤细笔直的长腿,头也不回地离开。

  门外,厉景琛正慵懒地倚靠在墙壁上听着里面的对话,见女孩出来,站直了身体望向她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