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34章 我很羡慕你,甚至是嫉妒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冲着他弯了弯唇角,心底却止不住地漫出了苦涩,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厉景琛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长发,“乖,不难过了,咱们回家。”

  布桐紧紧抱着他,“嗯,咱们回家,陪爷爷,陪儿子和女儿。”

  两个人走出医院,看见宋迟的车还停在门口没走。

  “嫂子,”宋迟走上前道,“向晨在车上,说想单独跟你说会儿话。”

  “好。”布桐刚要走上前,便被身旁的男人一把拉住。

  “不行,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我怕她会伤害你。”

  “应该不至于吧老公。”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不会让你们单独相处。”男人坚持。

  布桐弯了弯唇角,“那我们找个地方吧,让你可以随时保护我的地方,好不好?”

  两辆车开到布宅和星月湾分道扬镳的路口,在路边停了下来,两个女孩分别下了车,站在路边交谈,厉景琛和宋迟则是站在离他们几米外的地方,既听不到她们的对话,一有什么情况又能及时上前。

  “布桐,你真幸福,”向晨淡淡笑了笑,未施粉黛的脸上有些苍白,“我以前很羡慕你,甚至是嫉妒,因为我爱的男人心里爱的人是你,但是现在我更羡慕你了,因为宋迟跟我说了你和厉景琛的事情,我真羡慕你,能有这么一个爱你爱到骨子里,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不在乎的丈夫”

  “对不起”布桐看着她,歉然道,“这句对不起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当年,是我在医院里不心听到了两个护士的谈话,说你怀孕了,我立刻就去跟林澈道喜,是我让他知道了你怀孕的事情,害得你被打掉了孩子,害得你再也当不了母亲。”

  向晨莞尔一笑,“我知道,宋迟已经告诉我了,但是我不怪你,你是无心的,你也被林澈害得很惨,我们都是可怜人,我没理由怪你,最重要的是,就算当时你不说,就算我能顺利把孩子生下来,以林澈的阴毒,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有个私生子活在这个世界上,成为阻碍他跟你在一起的威胁因素的,所以这个孩子,他早晚都得赶尽杀绝”

  布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心里堵得难受。

  “布桐,我要走了,”向晨微笑着看着她,“这里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式了,我不想留在这个充满难过回忆的城市里,我会尽快订机票离开帝都。”

  “你要去哪里?”布桐不放心,“我不确定林澈还会不会找你的麻烦,所以你现在未必安全,还是心些为好。”

  “你放心吧,我会雇两个保镖保护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我想出去散散心,这些年我忙着拼事业,一直没能到处走走看看,以后的每一天,我都只想为自己而活。”

  “向晨,我希望你能走出来,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联系最好的医生为你检查治疗,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总会有办法让你当上妈妈的,你不要因为林澈,放弃对爱情的期待,老天爷没有给你想要的,或许是给你留了更好的。”

  “布桐,谢谢你,等我玩够了再说吧,没准哪天我就回来找你了,实在不行,你让你的孩子认我当干妈,怎么样?”向晨笑着道。

  “当然可以,我在帝都等你,随时欢迎你回来,你一个人在外要心,有什么事情就跟我们联系。”

  “嗯。”向晨点点头,“那我们之间过去的恩恩怨怨,从此一笔勾销了,以后我们是朋友,好不好?”

  布桐微笑,“好。”

  两个人相视一笑,眼底都有泪光隐隐浮动,在夕阳的照耀下,折射出温暖的光芒。

  厉景琛和布桐回到布宅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刚下车,就隐约听见屋里传来月牙的哭声。

  厉景琛眸光一顿,急忙加快脚步走了进去。

  布桐

  “”

  男人走了两步,猛然想起了什么,转身牵起布桐的手,“老婆,咱们进屋。”

  “哼!”布桐傲娇地甩开他的手,往屋里走去。

  厉景琛急忙跟上,帮布桐换上拖鞋,牵着她走进客厅。

  沙发上,月牙闭着眼睛哭得正伤心。

  严争在一旁翻着书,不理她。

  “怎么了?”布桐上前问道,“争争,你跟妹妹吵架了?”

  “嗯,”严争告状,“妹妹不乖,看动画片不肯停下来,我把动画片关了,她就用哭来威胁我,妈妈说了,不许惯着她,要让她知道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布桐牵着厉景琛的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认同地开口道,“争争做得没错,妹妹错了就要让她知道,改正了才是好孩子。”

  月牙听见布桐的声音,睁开了眼睛,暂时止住了哭声,吭哧吭哧地朝她爬了过来,撒娇道,“妈咪葛葛欺负月牙儿”

  布桐没有伸手去抱她,严肃道,“妈咪跟你说过了,每天看动画片的时间要有所控制,到时间了就要关掉,不然对眼睛不好,是你不听哥哥的话的,对不对?”

  月牙瘪着嘴,一脸委屈,“月牙儿喜欢猪佩奇”

  “再喜欢也不能一直看,你看,哥哥都在看书,你为什么不能跟哥哥学习?还有,妈咪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哭不能解决问题,你一遇到事情只会哭,这是不对的,有什么事情要说出来,沟通解决,而不是哭,听清楚了吗?”

  月牙瘪了瘪嘴,再次大哭出声,“月牙儿想爹地!爹地在哪里?月牙儿要爹地”

  “厉星辰!”布桐难得地发了脾气,“你睁开眼睛好好看清楚,谁才是你的爹地!”

  “啊——”月牙哭得更惨了,像是用这种方法表示抗议。

  “好了,女儿还,你说那么多大道理她怎么可能听得懂,”厉景琛心疼地上前抱起月牙,“乖,不哭,爹地抱抱你。”

  “不要!大坏蛋!”月牙抗拒地抬起手,用力地往厉景琛的脸上打去,“大坏蛋放开月牙儿!坏蛋!”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