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35章 用最柔软的方式征服她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星辰,你干什么?”布桐彻底怒了,抓起她的手,在她手心拍了一下,“你再打我老公一下试试!”

  “啊——”月牙极具穿透力的哭声响彻整个布宅,“救命妈咪要打死月牙儿了呜呜呜”

  布桐:“”

  厉景琛:“”

  严争:“”

  “怎么了怎么了?”张妈着急地走了过来,“哎哟我们的公主怎么哭成这样了,快,张妈抱抱,告诉张妈,谁欺负你了?”

  “不许惯着她!”布桐出声制止道,“她做错了事情就得认识到错误并且改正,谁都不许再溺爱她。”

  张妈无奈地看着她,“我的祖宗,你跟一个两岁的孩子较什么劲啊?再说了,姐身体不好,你别惹她哭行吗?老首长听到她哭那叫一个心疼,赶紧叫我出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还说如果有人欺负他的心肝,就把对方的腿给打断。”

  布桐:“!!!”

  张妈见女孩不说话,便知道这是妥协了,上前抱起月牙,“好了好了,张妈疼你,不哭了,咱们去找太爷爷玩,好不好?”

  月牙抽泣着点点头,“嗯”

  “妈妈,我也去看看太爷爷。”严争放下书,起身跟了上去。

  布桐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头看着身旁的男人,心疼地摸着他的脸,“老公,你怎么样啊?疼不疼啊?”

  厉景琛握住她的手,“不疼,孩子没力气的,怎么可能会疼,老婆,我知道你心疼我,但是无论如何你也不能动手打女儿。”

  “我下手很轻的,那根本就不算打好不好?而且我只是想让她记住教训,她怎么能动手打你呢,我都舍不得打你。”布桐噘着嘴道。

  厉景琛哭笑不得,“我当然知道老婆没有真的动手打她,但是孩子,我怕你在她心里留下严母的形象,以后跟你不亲怎么办?”

  “这倒也是”布桐认真想了想,道,“如果咱俩一定要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那我还是唱白脸好了。”

  厉景琛低笑一声,“其实不用有人唱红脸,只要我想办法让女儿接受我爱上我,我们就能用最温和的方式教育她了,不需要那么严格。”

  “可是她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不强制纠正,她一时半会儿可能接受不了你的。”

  “让我自己去试一试,好不好?”厉景琛温柔地摩挲着她的脸蛋,“我相信我跟我的亲生骨肉之间,是不可能有跨越不了的鸿沟的,我自己去试,你不要插手,如果不行,再让你想办法,好不好?”

  布桐点点头,“我知道你想靠自己跟她缓和关系嘛,这样会更有成就感,我答应你,放手让你自己去试,我也相信你可以做到的”

  布桐搂着他的腰,软糯的道,“当初你怎么虏获我的芳心的,现在就怎么虏获女儿的心,我看好你。”

  男人深邃的眼底闪烁着光芒,低头在她眉心落下一吻,哑声道,“那可不一样,当初对你,我可以用强的,比如强吻,各种车咚壁咚床咚,对女儿可不行,必须要更加耐心,用最柔软的方式征服她”

  布桐:“”

  “好你个厉景琛,凭什么对我就用硬的,对女儿就用软的!”布桐控诉。

  男人的眸光深了深,嘴角勾起一个邪肆的弧度,咬着她的耳朵道,“你难道不喜欢我硬,嗯?

  布桐倏地反应过来,脸蛋瞬间红到了耳根,“厉景琛,你能不能有点正形?别动不动就开车!”

  “我有开车吗?”男人一脸无辜,“我只是说,对你可以稍微强硬一点,对女儿不能强硬而已啊,老婆,你为什么又想歪了?你不会是第一反应就觉得我说的是那种硬吧?”

  布桐:“”

  “厉景琛,你真是坏透了,我再也不想理你了,你自己凉快去吧,哼

  ”

  布桐恶狠狠地捏了捏他的脸,这才起身往楼上走去。

  厉景琛喉间溢出愉悦的笑声,起身追了上去。

  月牙一顿饭下来都没有理布桐,在饭桌上还一个劲地控诉。

  “姨姨,妈咪打月牙儿”

  黎晚愉:“哦?打你哪里了呀?”

  月牙摊开自己的手,“这里,痛痛”

  众人:“”

  “那月牙儿一定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了,妈咪最疼月牙儿了,不会舍得打你的,所以一定是你惹妈咪生气了。”黎晚愉道。

  月牙求助无门,又望向了江择一,软糯地开口撒娇道,“舅舅,月牙儿痛痛!”

  刚被嫌弃丑的江择一怎么可能不珍惜这样讨好月牙的机会,急忙心疼的道,“真的啊?舅舅帮你呼呼,呼呼就不痛了,你别怕,舅舅会保护你的。”

  江择一的话刚说完,布桐就抬起脚狠狠踢了他一下,“江择一,注意你的教育方式,不许溺爱孩子!”

  “啊!布桐,你下脚也太狠了点吧?”江择一疼得嗷嗷直叫,“有本事你去跟爷爷说这种话啊,我都听说了,爷爷下了命令,谁敢再惹月牙不高兴,他就不客气。”

  布桐:“”

  “爷爷的教育方式也有问题,回头我会去跟他说的,但是你不能学爷爷,知道吗?”

  “家里就争争和月牙这两个孩子,我是舅舅,有时候就想溺爱一下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你偶尔溺爱一下,我得花多少工夫才能把她掰回来,反正你自己结婚生了孩子就知道了,现在正是给月牙立三观的时候,由不得你胡来。”布桐严肃道。

  “噗”黎晚愉差点没喷饭,“结婚生孩子?就他这德行?布桐表妹,你还是放弃吧,我这么跟你说吧,张妈的老伴不是走了很多年了吗?就算张妈都找到第二春再婚,你表哥江择一也结不了婚的,因为压根儿没有姑娘看上他。”

  “黎晚愉,你说什么?”江择一转头望向她,“你是不是欠收拾了,还是说你是故意说这种话来引起我的注意?你是瞎了吗?会觉得没有姑娘看上我?”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