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36章 你是不是男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江择一,喜欢你的姑娘是很多,可是人家无非就是看上你的皮囊和你的名气而已,你以为她们是真的爱你吗?爱是需要相处的,久处不厌才是爱,所以你觉得你被爱过吗?你压根儿就没有。”黎晚愉理直气壮的道。

  “我没被爱过是因为我不想谈恋爱,不然你觉得会没人爱我?”

  黎晚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还真未必会有,就你这人见人不爱的性格,谁要是爱上你了,还真是瞎了铝合金眼了。”

  “黎、晚、愉!”江择一的脸色黑如锅底,咬着她的名字,“你别在孩子面前抹黑我,你给我说清楚,谁人见人不爱了!”

  “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我说的就是你啊,江择一江大律师,喏,现在就坐在这里。”

  江择一气得差点没吐血,眼角的余光,看见严争和月牙连饭都顾不上吃了,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他和黎晚愉吵架,怕给孩子带来不好的影响,硬是挤出一个笑脸,放下筷子,冲着黎晚愉道,“黎晚愉,有本事你跟我过来。”

  “来就来,谁怕谁啊!”黎晚愉不甘示弱地起身跟他离开。

  刚好,之前的帐还想找时间跟他清算呢,他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择日不如撞日,江择一,那就怪不得我辣手摧花了!

  “姨姨舅舅”月牙还没看够好戏,吵着要跟他们离开。

  “不许闹,快点吃饭饭。”布桐往她嘴里喂着她的儿童晚餐。

  “哼!”月牙还在生气,扭过头不理她。

  “你不吃一会儿就别想玩游戏,而且晚上如果饿了,就什么都没得吃。”布桐严肃道。

  月牙撇撇嘴,终究还是张开了嘴巴,大口大口地吃着。

  好气哦,当孩为什么每时每刻都在被威胁!

  好想快点长大嘤嘤嘤

  黎晚愉跟着江择一来到他的房间,不耐烦地开口道,“有屁快放,我还没吃饱饭呢,得赶紧回去吃饭,没时间跟你在这浪费。”

  江择一嫌弃地看着她,“瞧瞧你这谈吐,跟在布桐身边这么多年,都没能改改你的口头禅是吗?”

  黎晚愉双手环胸,一脸的不耐烦,“好,择少,您有话快说,说完女子我就要去用餐了,这样可以了吗?”

  江择一:“”

  “是你先招惹我的,你说我没人爱,黎晚愉,我有没有人爱关你屁事?你先管好你自己吧,你就有人爱吗?”

  “卧槽,江择一,你还敢嫌弃我的谈吐?你自己不也一样,开口闭口就关你屁事吗?”黎晚愉洋洋得意的道,“我会没人爱?你打开微博看看,有多少人爱我,男的喊着要娶我,女的喊着要为我出柜,你觉得我没人爱?”

  江择一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就你这德行,我还真看不出来你有哪里值得被爱的。”

  “好,我没人爱,我改天就谈个恋爱给你看一下,气死你这条万年单身狗!不过单身狗我告诉你,到时候你可别打脸!”

  “我打脸?你能找到爱你的人最好了,我巴不得你赶紧嫁出去远离我的视线,省的一天到晚在我面前碍眼!”

  “你”黎晚愉瞬间被气得炸毛,“这里是我表爷爷家不是你家,我还想你赶紧找到女朋友搬出去呢,我一看见你就觉得倒胃口!”

  “彼此彼此,要不是因为在照顾爷爷,谁愿意天天看见你,男人婆,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谁倒谁的胃口还不一定呢!”

  “江择一!”黎晚愉直接推了一下他的胸膛,“你别逼老娘动手啊,谁没胸了,谁没屁股了,你眼睛瞎了吗?”

  江择一的视线打量着她身前的某一处,面露嫌弃,“飞机场也叫胸?”

  黎晚愉:“”

  “飞机场怎么了?要那么大的胸干嘛?爽的又不是自

  己!”

  “黎晚愉,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我警告你,少跟争争和月牙在一起玩,我怕他们被你带坏。”

  黎晚愉闭了闭眼,最后一点修养都被他耗光了,直接上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江择一,我看你就是欠收拾,老娘今天不把你乖乖驯服我跟你姓江!”

  江择一急忙握住她的手腕,试图把她的手拿开,“黎晚愉,你谋杀啊?”

  “你就是欠谋杀,欠虐,那我只好成全你了!”黎晚愉气鼓鼓地加大了力道。

  “咳咳咳”江择一被掐得有点透不过气来,偏偏这二货的力气大得很,怎么也拿不开她的手。

  江择一眸光一沉,一咬牙,直接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往前一带,迫使她靠向自己,直接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黎晚愉一怔,大脑一片空白,迟钝得根本没有办法思考,掐着江择一脖子的手也不自觉地松开。

  江择一趁机单手握住她的手腕,一边吻一边将她推到了墙上,更加肆无忌惮地索取着。

  黎晚愉傻乎乎地愣着,直到舌头因为江择一并不高超的吻技而有些疼了起来,才猛地回过神来。

  “唔”黎晚愉撑大了双眸,一个用力,把江择一推开,脸蛋红得像番茄,话都说不利索了,“江择一,你你你你老娘杀了你!”

  江择一趁着她要冲上来的时候,眼疾手快地躲开,跑去把门打开,“你叫啊,大声叫,让爷爷听到,然后爷爷一生气,身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恢复呢”

  黎晚愉气得脸蛋由红转白,“你你无耻!强吻了我还敢拿表爷爷威胁我,有本事你把门关上,我们把帐算清楚!”

  “我偏不,你能拿我怎么样?你敢打我,我就去告诉爷爷!”

  “江择一,你是不是男人!”

  江择一的眸光渐深,语气也危险了起来,“我是不是男人,需要我脱掉裤子让你验证一下吗?”

  黎晚愉:“”

  “好,很好,江择一,你现在彻底惹怒我了,两次了,你强吻了我两次,你给我等着,这个仇不报的话,我誓不为人!”

  “那我就等着,你能报得了仇的话,我也誓不为人。”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