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39章 你是不是准备喝死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慕西临架着半醉的唐诗从酒吧里走了出来,直接把人塞进自己的车,锁上了车门,再绕到另一边坐上了驾驶座。

  “慕西临,你抽什么风?我玩得好好的你把我带出来干嘛?”唐诗满身酒气,不满地质问道。

  “诗诗,你差不多得了,你这几天每天什么都不做,晚上来酒吧买醉,白天在家蒙头大睡,你是不是准备喝死!”

  “我的事情与你无关!”唐诗用力开着车门,“放我下车!”

  “你别再这样下去了,我送你回家,”慕西临一边发动引擎一边道,“你如果不听话,我现在就给布宅打电话,让老首长来管你。”

  唐诗的脑袋清醒了几分,咬着牙系好了安全带,“算你狠!”

  慕西临笑了笑,直接开车把唐诗送回了她的公寓。

  唐诗前脚刚踏进屋,慕西临后脚就跟了进去。

  “你干什么?”唐诗不悦地看着他,“我已经到家了,你可以回去了。”

  “那不行,我不放心你,万一我一走你又去酒吧了怎么办?”慕西临死皮赖脸地关上门,开始脱鞋。

  “我不会的,我怕你跟爷爷告状。”唐诗踢掉脚上的高跟鞋,往里走去。

  慕西临换上拖鞋,才拿起她的拖鞋跟了进去,看着从酒柜里拿出红酒的唐诗,蹙眉道,“诗诗,我不让你去酒吧喝,你就在家里喝是吗?”

  “慕西临,你能不能别管这么宽?”唐诗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给自己倒上红酒,仰头灌下了一杯,“你走吧。让我一个人安静安静。”

  “我不管你还有谁管你,”慕西临把拖鞋放在她的脚边,在她身旁坐了下来,“诗诗,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觉得对不起景琛,可是过去的事情,归根结底也怪不到你的头上,你实在觉得抱歉,就去跟景琛说声对不起,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何苦这么折磨自己呢?”

  唐诗扯唇,淡淡一笑,“所以我说,你根本不懂我,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能用一句对不起解决的。”

  “诗诗,你也是被林澈骗了,很多事情身不由己”

  “你别跟我提起林澈!”唐诗厉声打断了他,“我现在只要一听到他的名字,就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诗诗,我一直都知道你骨子里是个好人,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喜欢你,你只是太固执了,固执地为林澈效忠而已。”

  “你喜欢我?”唐诗扭头看着他,苦笑一声,“慕西临,你是不是瞎了眼了你喜欢我?我睁开眼睛仔细看清楚,我有哪里值得你喜欢了,啊?”

  “你值得,你坚强果敢,敢爱敢爱,你忠诚,为了自己相信和守护的人可以不惜付出一切,现在这个社会太浮躁了,人心都太自私了,你身上的跟多品质,都很难能可贵。”慕西临认真的道。

  唐诗避开他炙热的视线,放下手中的高脚杯,直接举起酒瓶往嘴里灌了半瓶酒,才开口道,“你刚刚说的这些,我怎么感觉这么像是在嘲讽我呢?你说我坚强,慕西临,你也不想想,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不坚强还能怎么样?哭哭啼啼等着人来保护我照顾我吗?我能等到?

  你说我忠诚是啊,我是挺忠诚的,可我是在对林澈忠诚啊,我忠诚的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我的忠诚全是错的,是错的你懂不懂”

  慕西临心疼地拍着她的背,“我懂,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也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受害者,你不必这么自责。”

  唐诗举起酒瓶,一口气将半瓶红酒一饮而尽,起身去酒柜里抱出了几瓶,全部打开,递给了慕西临一瓶,“你不陪我喝吗?”

  慕西临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我稍微喝一点,我怕我喝醉了没人照顾你。”

  唐诗的心莫名悸动了一下,但是很快被她压下这种不该有

  的感觉,拿起一瓶酒往嘴里灌。

  “慕西临,”她抱着自己的双腿,低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对林澈这么忠诚吗?”

  “知道,因为你忠诚的是布家,而你一直以为林澈是个好人,觉得他是布家的人,不会想到他会害布家。”

  唐诗摇了摇了,“不全是这样的,虽然我忠诚的是布家,但是我对林澈,几乎是听计从,因为我骨子里,就把他当成了我的再生父母,所以我并不否认我的愚忠。

  慕西临,你绝望过吗?我听桐桐说,你的出身并不差,生来就是一个豪门公子哥,所以你一定没有经历过绝望的感觉吧?可是我有。

  我被安上了杀人的罪名,被送进了管教所,你知道管教所长什么样吗?你知道里面吃的什么,住的哪里吗?你知道我为什么千方百计都要从那个地方逃走吗?

  因为我受够了,受够了那种暗无天日生不如死的生活,在那里待着的,都是些触犯了法律的服刑者,那些女孩都未满十八周岁,没办法坐牢,所以只能被送进那里关着,那里条件不好,管理也不严格,几十个犯人住在一个大房间里睡通铺。

  每天晚上熄灯之后,就有无数双手朝我摸来,我拼了命地叫喊抵抗,都没有狱管来救我,我抓着其中一个狠狠地打,把她打成重伤,才引来狱管注意,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可是从那以后,我成了所有人的公敌,他们天天想方设法报复我,我吃的饭里,永远有沙子,我的床上,每天都是她们的尿,狱管因为我打伤过人,根本不愿意管我,任凭她们欺负我,我只能想办法逃”

  慕西临虽然知道她过去在管教所待过,但完全想不到是这种境遇,在他的印象里,管教所应该跟监狱一样,有独立的房间住,每天按时发饭,唯一的一点就是失去自由而已。

  唐诗仰头又灌下半瓶酒,继续道,“我终于找到了机会逃了出去,就是在那个时候我遇到了林澈,但是我很快又被抓了回去,回去之后,狱管不仅不管我,还暗示那些人可以随意欺凌我,我过得更加暗无天日”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