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46章 需要我回避吗?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嗯,你们继续,别管我。”

  布桐正准备去冲奶粉,厉景琛便起身走了过去,“月牙儿是不是要换尿不湿了,我来。”

  布桐笑了笑,“好,那你给她换尿不湿,我来冲奶粉。”

  “好。”厉景琛拿起尿不湿,坐到月牙身边,刚想动手,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望向站着不动的两个高管,沉声道,“还不走,想看我女儿的屁股?”

  众人:“”

  “对不起&bss,我们马上走。”

  两个人恭敬地颔首后,立刻逃之夭夭。

  妈妈哎,看&bss这防备的眼神,问天再借十个胆子,也不敢看公主的屁股好不好!

  布桐无奈地摇了摇头,拿出奶瓶和奶粉冲好,走上前道,“老公,你这么凶干嘛?瞧瞧把人家都吓成什么样了。”

  “是他们自己没有眼力,我女儿的屁股是他们想看就能看的?”

  布桐:“”

  厉景琛专心地换好尿不湿,动作虽称不上熟练,但还算是顺手。

  月牙自己拿着奶瓶,乖巧地喝了大半瓶奶,这才放了下来,拍拍自己的肚子,“妈咪,月牙儿饱饱”

  “真乖,月牙今天表现很棒,明天还想不想跟爹地来这里玩呀?”布桐问道。

  月牙认真想了想,才开口道,“想葛葛”

  布桐摸了摸她的脸,“哥哥要上学,不能随时随地陪着你的,以后爹地和妈咪陪着你,晚上哥哥放学回家再陪你玩,好不好?”

  月牙一口答应了下来,“好吧。”

  “吃饱了咱们得去活动活动,不能一直坐着,来,妈咪陪你玩游戏。”

  “嗯!”

  月牙还没来得及爬下沙发,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厉景琛淡淡应了声。

  “老大,有份文件需要你签个字。”宋迟迈开长腿走了进来。

  月牙定睛一看,瞬间炸了毛,“啊!坏蛋!”

  宋迟:“”

  “月牙宝贝,宋迟叔叔知道错了!”宋迟差点没跪下来,孩子的记性都这么好的吗?

  月牙呲溜一下爬下了沙发,气鼓鼓地走向他,用力拍打着他的腿,“坏蛋,走开!”

  “嫂子,救命啊!”宋迟哭丧这一张脸求救道。

  布桐摊了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宋迟转而望向了厉景琛,“老大,救我”

  男人眸光冰冷无情,“谁让你进来惹月牙儿不开心的,文件留下,你出去,没事不要出现在月牙儿面前了。”

  宋迟:“”他不过就是开了个玩笑而已啊。

  宋迟放下文件,扭头就跑,边跑边喊道,“月牙宝贝,对不起啊,宋迟叔叔现在就去买礼物给你赔礼道歉!”

  “哼!”月牙追不上她,气得在原地直跺脚。

  宋迟一打开门,迎面就撞上两个身影。

  “干什么啊宋迟,毛毛躁躁的,把我们家诗诗撞坏了怎么办?”慕西临急忙把唐诗护在怀里。

  “我不跟你们多说了,公主发脾气了,我赶紧溜了。”宋迟一溜烟跑了。

  唐诗望向办公室里的三个人,定了定神,走了进去。

  “干妈”月牙看见唐诗,脸色立马由暴风雨转晴,扬起一个笑脸走上前,冲着唐诗张开双臂,“干妈抱抱”

  唐诗的心都快萌化了,俯身将她抱了起来,“月牙,有没有想干妈?”

  “想”月牙奶声奶气地应了声,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唐诗的眼泪差点砸下来,在她脸上亲了又亲,简直爱不释手。

  “诗爷,你这几天去哪里了?”布桐起身,上前问道,“爷爷都念叨你好几次了,我打你电话你不接,发你微信

  你不回,让钱进去找你,他说你不想见爷爷,我只好说你出差了。”

  “桐桐,对不起”唐诗哽咽道,“我不是不想见爷爷,我只是我我今天来,是有话想跟厉景琛说的”

  “哦”布桐很快猜到她要说什么,问道,“那需要我回避吗?”

  唐诗想了想,点点头,“也好,你们在的话,我可能更不好开口。”

  “好。”布桐把月牙抱了过来,跟慕西临一起离开。

  厉景琛坐在沙发上没动,淡淡地看着唐诗走了过来。

  “对不起”唐诗站在他面前,低下头不敢去看他,艰难地开口道,“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林澈会那样对待桐桐,更不知道他对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桐桐,我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且对不起这三个字是世界上最无能为力的三个字,根本弥补不了任何事情。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一直以来她都冲着厉景琛张牙舞爪的,现在却连弥补点什么都做不到。

  厉景琛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觉得我能说我无法原谅你吗?你是我老婆最好的闺蜜,是我女儿的干妈,是我兄弟深爱着的女人,连爷爷分财产都要算你一份,可见就算是我想,都没办法跟你完全撇清关系,所以你的这句对不起,我就算是不想接受都得接受,不是吗?”

  唐诗抬起头,着急的道,“厉景琛,我知道你很难原谅我,但是我试过了,我不想远离布家,我这辈子没有什么别的寄托了,布家就是我唯一的寄托,我生命中得到的所有温暖,都是布家给我的,我不想失去布家的温暖,所以当我求求你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知道错了。”

  她要的不是爷爷分给她的钱,而是那份温暖,金山银山都换不来的温暖。

  厉景琛冷漠地笑了笑,笑意止在了眼角,“唐诗,你从西临的电脑里偷资料害我,我可以不计较,毕竟当时你认为跨海大桥的确有问题,你一次次在布桐面前说我坏话,我也可以不计较,因为我和布桐不是你的三两语可以拆散的。

  你知道我唯一计较的是什么吗?是那次你怂恿楚牧去我的房间找布桐,让我误会了他们,一气之下强迫了布桐,我承认那天是我自己不好,我失控了,但是如果没有你,这件事情就不会发生”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