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47章 谁叫你偷听的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对我和布桐现在的生活也没有丝毫的影响,但我每次想起来的时候,都会觉得遗憾。

  我从到大就在心里暗暗发誓,我要给布桐最好的,不让她的人生有一丝一毫的遗憾,可是就因为你,我和她的第一次很不愉快,我终究还是没能做到让她了无遗憾”

  厉景琛的脸色愈发冰冷,“你跟布家的关系好,我可以忍你,但布桐是我唯一的底线,你告诉我,这件事情我怎么原谅你,嗯?”

  “对不起”唐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泪簌簌地砸落了下来。

  厉景琛冷漠地收回了视线,淡声道,“我知道你不是什么坏人,你只是太相信林澈了,也知道你现在的道歉是真心实意的,我不会为难你,在布桐和爷爷还有西临面前,我们还是维持和平的关系,只是我没有办法跟你真正成为朋友而已,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唐诗欲又止,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门外,布桐急忙不动声色地把虚掩着的门关上,转身走到了远处,假装在等待。

  “诗爷,”等唐诗出来,布桐才走了上前,问道,“你跟我老公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啊,”唐诗笑了笑,脸上的泪痕早已被她擦去,“就是之前我不是帮着林澈做了不少错事嘛,跟他道个歉而已。”

  “那我老公怎么说的呀?”布桐又问。

  “他接受我的道歉了,桐桐,你放心吧。”

  布桐点点头,心里酸酸的,她如果没有偷听,或许就真的相信了。

  她从来不知道,厉景琛的心里还在介意着他们之间的第一次。

  那一次虽然很不愉快,可是后来的幸福太美好了,美好得让她早就淡忘了这件事情,没想到他还埋在心里耿耿于怀。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独自承受,半点也不愿意让她分担。

  布桐敛了敛神,望向唐诗,“诗爷,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咱们要往前看,之前的事情,没有人怪过你,我老公如果跟你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你别介意,他也是为了我”

  “我知道,”唐诗用力点点头,“桐桐,我会弥补的,只要有机会,我会用尽全力去弥补我曾经犯下的错,你相信我,我真的很爱你和爷爷还有争争月牙的”

  “我当然相信你,虽然澈哥林澈,虽然林澈欺骗了我,但是这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你虽然性格很强势,但是你的心思是很透明的,我从来都不曾怀疑过你对我们的感情,要不是当初你执迷不悟不肯相信厉景琛是个好人,我也不会跟你疏远,不过就算是疏远了,我们依然是家人,感情一直没淡,不是吗?”

  唐诗终于抑制不住,一把抱住了她,崩溃地哭出声,“桐桐,对不起”

  “事情说开了就好,你别放在心上了,都过去了,”布桐拍了拍她的背,转移了话题,“我刚刚听西临说,你们和好了,以后你们好好过日子,不要再想过去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唐诗松开了她,抬手擦着脸上的眼泪,“他嘴巴怎么这么快”

  “这是好事啊,当然要分享出来了,我老公说我们要搬回星月湾了,爷爷也会跟我们一起回去,到时候你也住在星月湾,我们就能每天在一起了。”

  唐诗嘴角抽了抽,“跟他复合,也就这点好处了”

  布桐:“”

  “西临很好啊,你看这几年,他一直不知道真相,可还是念着兄弟之情留下来打理uual集团,这么重情重义的男人上哪里找去,你要好好珍惜他。”

  唐诗嫌弃的道,“那你是没看见他私底下没脸没皮的样子,烦得很,算了,不说他了,月牙呢?”

  “西临和钱进带她去到处转转,否则就只知道看动画片。”

  “月牙不认生,到哪都能玩得开,我不跟你说了桐桐,我想月牙,我去找她。”

  “好,你平复好情绪之后,尽快去见爷爷一趟吧,林澈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要提,爷爷现在还不能受刺激。”

  “我知道了桐桐,你放心吧。”

  唐诗拿出手机,给慕西临打了电话,很快去找他和月牙。

  这么多人看着月牙,布桐自然没什么好不放心的,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厉景琛正在办公桌后专心地翻着文件,听见开门的声音,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问道,“老婆,女儿呢?”

  “被西临和钱进抱去玩了,估计集团的员工都对她挺好奇的,我就随他们抱去转转了。”

  厉景琛笑了笑,“在集团里还好,但是为了女儿的隐私,还是不要对外界公开她的正脸。”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交代钱进了,不让人拍照。”布桐走上前,很快便被男人拉进了怀里。

  “你好好忙你的工作,抱我干嘛?”布桐嘴上这样说着,双手却已经勾住了他的脖子。

  “抱一会儿,可以放松身心,”厉景琛亲了下她的脸蛋,“难得没有人打扰我们,可以单独待一会儿。”

  “你还知道啊?”布桐白了他一眼,“我还以为你现在巴不得女儿随时在身边陪着呢。”

  男人的吻落在她线条优美的锁骨上,“当然不是,女儿在我们怎么亲热,嗯?”

  “你别闹”布桐痒得咯咯直笑,好不容易才推开了他,问道,“你刚刚跟诗爷都聊了些什么啊?”

  “还能聊什么,不就是她来道个歉吗?”

  “那你怎么回应她的?”

  “我还能怎么回应,她跟布家关系这么好,我还能跟她对着干不成?”

  “老公,你别骗我了,”布桐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我刚刚在门外偷听了。”

  厉景琛:“”

  “你倒是承认得快,谁叫你偷听的,嗯?”

  “你别生气,我只是害怕而已,我怕你又有什么事瞒着我,怕我又被蒙在鼓里,怕我们还会发生任何误会,所以我必须听。”布桐认真地看着他。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