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53章 都跪下来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嗯,”布桐弯了弯唇角,“其实也没多想,就是担心爷爷会接受不了,想着怎么避免让他无意中知道而已。”

  “我不是一直都跟女儿分开去见爷爷吗?放心吧,爷爷暂时不会知道的。”男人的眸光深了深,“我担心的是女儿,虽然你之前就说过她身体不好,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她哭一会儿脸色就那么差,晚愉还说她会晕,她以前经常哭晕过去吗?”

  布桐摸着他的脸,“你别着急,我不跟你说是怕你担心,而且最近她的状态挺好的,一直很稳定,所以我就没跟你说。”

  “那你现在实话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布桐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女儿是早产的,一出生就被送进了保温箱,身体就比别的朋友差了点,经常会发烧,抵抗力也差,不过我们照顾得很仔细的,可是她有时候经常一哭就停不下来,每次都是林澈在哄,所以她就慢慢习惯了林澈。

  再后来她慢慢会说话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管林澈叫爹地,我当然不同意了,就跟她解释说林澈不是爹地,可是她就开始发脾气,哭得停不下来,最后直接哭晕了过去。

  我们吓坏了,赶紧送去了医院,医生说她身体本来就弱,不能受太大的刺激,说来说去最后的意思就是要顺着她,后来等她身体好一些了,我又纠正了几次,可她就是离不开林澈,坚持要叫他爹地,哭一次晕一次,我就不敢再强迫她了”

  厉景琛亲了一下女孩的脸蛋,“你做得没错,女儿的身体要紧。”

  布桐摇了摇头,“她可能是动画片看多了,看到动画片里的爹地妈咪都是跟朋友睡在一起的,后来养成了习惯,一睁眼非要看见我和林澈才肯罢休,有一个人不在她就哭,我拗不过她,只能每天晚上和林澈一起陪她入睡,等她睡着我再离开,让林澈陪着她,第二天等她醒来之前我再回来躺到床上,假装陪着她一起睡了一夜。”

  厉景琛紧紧抱住她,“老婆,你辛苦了。”

  “不辛苦,我说了,是我没办法看见女儿跟林澈这么亲,一听到她喊林澈爹地,我就想起你,所以我慢慢地变得不敢去面对她,一直任由着林澈在照顾她,我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工作上,”布桐闭了闭眼,无奈道,“我以为只要离开林澈,女儿就会慢慢习惯的,但可能的确是我太心急了。”

  “的确急不来,林澈陪了她三年,又岂是这么快可以被取代的?”厉景琛轻轻拍着女孩的背,若有所思,“不过就算是早产的孩子,这么养尊处优地照顾着,身体怎么也不可能差到一哭就晕的地步吧?”

  布桐蹙了蹙眉,抬起头望向他,“老公,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厉景琛看着她的眼睛,“就是有点不放心,我会尽快建立医疗团队,给女儿做详细的检查。”

  “嗯,都听你的,”布桐重新靠近男人怀里,糯糯的道,“但是之前我就找医生给女儿看过的,医生说是因为早产的原因才会这样,只要再长大一点,差不多过了三周岁之后,就会慢慢好起来。”

  “那是在国外的诊断,还是让咱们自己的医疗团队再仔细检查一下比较安心。”

  他和布桐的身体底子都不算差,就算是早产的孩子,也不至于会脆弱成这样。

  布桐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在他的怀里休息,“好,老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有你在,我的心一直都很踏实。”

  “乖,”厉景琛摸着她柔软的长发,嘴角勾起笑容,温柔的道,“老婆,我们要回星月湾了,在回去之前,有件事情我必须做。”

  “什么事情啊?”

  男人腾出一只手,从一旁拿出一个锦盒,“你睁开眼睛看看。”

  布桐听话照做,一睁开眼,便看见男人手中拿着的白色锦盒。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愣了一下,才抬手接了过来,打开,果然看见里面躺着的戒指,虽然上面的血渍还没清理,但她能认出是她的戒指。

  “我一直想要换一对婚戒,把这枚带着血的戒指永远珍藏起来,牢牢地记住,我的老婆有多爱我,可是我知道你不会愿意的。”

  “当然不愿意了,”布桐眼底湿润一片,“婚戒一辈子只有一对,不能随便更换的,这枚戒指之前丢过一次,你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说明它注定是要跟随我的之前我寻短见之后,戒指就被择一收走了,所以是择一拿给你的吗?”

  “嗯,我回来的那天,他就把戒指交给我了。”

  布桐撇了撇嘴,“那你怎么现在才拿出来,不应该是第一时间就给我戴上的吗?”

  “我一直不敢面对这枚戒指,”厉景琛艰涩地笑了笑,“准确的说,是不敢面对上面的血,有时候我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你自杀的画面,我就会失控”

  布桐急忙抬手捂住他的嘴巴,抬头看着他,“老公,都已经过去了,回头我想办法把我手腕上的疤去掉,以后我们都不要再记起这件事情了。”

  “好,我们都把这些事情深埋在心底,不要刻意想起,只感受当下的幸福。”

  “嗯,”布桐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那你去把戒指洗干净,帮我戴上吧。”

  厉景琛将女孩打横抱起,走进了浴室,将她放在盥洗台上,拿出戒指,放在水龙头下清洗。

  血渍洗净,钻石在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厉景琛重新抱起女孩,回到了沙发上,将她心翼翼地放下后,单膝跪地跪在了她的面前。

  布桐眼底泛酸,眼泪差点涌出来,正等着他开口说一些动情的话语,却没想到男人一不发,直接把戒指戴在了她左手的无名指上。

  布桐:“”

  “老公,你一点都不浪漫!”女孩嘟着嘴吐槽道,“都跪下来了,不知道要说点好听的吗?最起码应该说句我爱你吧”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