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55章 去帮我查一个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月牙嘟着嘴,还在赌气。

  “好了,吃饱了咱们去看太爷爷吧,姨姨今天在家陪你。”

  月牙这才高兴了一点,“嗯。”

  午后,黎晚愉主动请缨,说是要带月牙去睡午觉,布桐自然随着她们去了。

  黎晚愉抱着月牙,偷偷摸摸来到了江择一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月牙,咱们今天就在这里睡午觉,好不好?”

  月牙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摇了摇头,“不好,不漂酿。”

  “这里是你舅舅的房间,你舅舅很有品味的,你得适应他的风格,来吧,姨姨给你唱歌。”

  月牙玩得有点累了,躺在床上听着悠扬的歌声,很快便挡不住困意,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黎晚愉等她完全睡熟了,才没有再唱歌,掀开被子,心翼翼地把月牙的尿不湿拿掉。

  “月牙,姨姨刚刚给你喝了那么多水,你一定要加油尿哦,给你舅舅一个大大的惊喜,哈哈!”黎晚愉想象着那个画面,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江择一,这只是给你一个的教训而已,那两次强吻可都在本本上记着呢,总有一天会加倍向你讨回来!

  “啊嚏!”办公室里的江择一,突然莫名其妙打了一个喷嚏,吓了正在汇报工作的助理一大跳。

  “择少,您怎么了?不会是感冒了吧?”助理关切地问道。

  “没事,”江择一抽了张纸巾擦了擦鼻子,“你继续说。”

  “好,林澈身边的保镖,被我们收拾得只剩下两个了,他一直在招新的保镖,价格已经出到比市面上高三倍了,但还是没人敢去应聘。”

  江择一往椅背上一靠,冷笑一声,“就算他出到十倍,我也能把人都赶跑,这还只是开始,等着吧,等到他出院,我会让他怀疑人生,在帝都混不下去为止。”

  “择少,您的面子谁敢不买,咱们可是黑白两道都打过招呼的,一定会逼得林澈退无可退,得罪了您,他算是瞎了眼了。”

  “嗯,继续盯着他,一有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好的,没什么吩咐的话,我先去忙了。”

  “等一下。”

  助理刚转身,便被江择一叫住,“你去帮我查一个人。”

  “是,择少请吩咐。”

  “一个叫什么楼星宇的,是个演员,把他的底线给我查清楚。”

  “择少,您怎么跟娱乐圈的人扯上关系了?您以前说过,最烦娱乐圈的那些炒作了,要不是布桐姐干这一行,您绝对不会跟娱乐圈有牵扯的。”助理笑着道。

  “谁说我要跟娱乐圈有牵扯了?让你查个人而已,哪来这么多话,快点去查。”江择一不耐烦的道。

  “好,那我马上去。”

  等助理关上门离开,江择一才烦躁地扯了扯身前的领带。

  是啊,他好好的,去调查楼星宇干嘛?

  真是吃饱了撑的!

  江择一郁闷了大半天,晚上索性加了个班,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回到布宅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择少,可算是回来了,怎么加班到这么晚?”张妈迎上前,接过他手里的西装。

  “没事,临时有点紧急的工作需要处理,爷爷睡了吗?”江择一一边换鞋一边问道。

  “睡了,今天精神不错,晚餐喝了两碗粥呢,”张妈笑着道,“厨房里给你留了汤,我去给你热。”

  “好,”江择一跟着张妈进屋,“月牙今天怎么样?”

  “还行,跟晚愉姐陪着老首长,还算乖,就是还在跟姑爷姐生闷气,一晚上都没跟他们两个说话,这会儿被晚愉姐带去睡觉了。”

  江择一嘴角抽了抽,“那个二货也就这点哄哄孩子的能耐了。”

  “可不能这么说晚愉姐,”张妈不认同,“人真的是要靠相处了解才能定论的,以前我也挺烦这个乡下野丫头的,一直不懂老首长和姐为什么要对一个远方表亲这么好,可是这些年相处下来啊,发现晚愉姐是真的好。

  她正直善良,心眼好,这些年在巴黎,她是放弃了自己的全部事业在照顾老首长的,对老首长的事情比我和医生都要了解,每天五次定时给老首长按摩,一天都没落下过,她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可以在面对老首长的事情时,却细心得不得了,你说她年纪轻轻的,明明可以有大好前程,为什么要干这护工的活,说明她是真的很孝敬老首长的。”

  江择一愣了下,淡笑道,“是啊,这些年桐桐一边照顾争争一边忙着工作,林澈要照顾月牙,爷爷还真是多亏了那个二货了”

  “所以啊,晚愉姐真的没得挑,我算是发现了,老首长虽然一直说,亲情不是由血缘决定的,可是你看澈少你看林澈就知道了,终究还是跟布家没有血缘关系,才会这样背叛啊”

  “好了,不说这些了。”

  “哎,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我去给你拿汤。”

  “嗯。”

  江择一喝了汤,回到房间,直接去浴室洗了个澡,一边拿着手机翻看,一边掀开被子在床上坐了下来。

  刚躺下身,便觉得哪里不对劲,他伸手往后背下面的床垫上一摸,立刻摸到了一片潮湿。

  江择一猛地坐起身,仔细一看,只见深蓝色的床单上,有一大滩的水渍,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江择一抬起手认真嗅了嗅,隐约闻到一股异味。

  他很快想到了什么,气得差点没吐血,一咕噜翻身下床,往门外走去,“来人,来人!”

  “择少,怎么了这是?”值班的女佣急忙跑过来问道。

  “今天谁进了我房间了?是不是月牙?”

  “我上的是晚班,不太清楚,我打电话帮您问问。”

  女佣拿出手机,询问过后很快汇报道,“择少,白天值班的女佣说,下午晚愉姐带着月牙在您的房间里午睡。”

  江择一:“!!!”他就知道是那个二货搞的鬼!

  江择一眸光一凛,杀气腾腾地走向黎晚愉的房间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