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58章 求生欲怎么这么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黎晚愉气得直咬牙,“好,你可别后悔,我一定让你把肠子都毁青!”

  江择一挑了挑眉,“那我拭目以待。”

  “哈哈哈,好,爷爷就喜欢看你们两个斗嘴,这样才热闹,”布老爷子笑得像个孩子似的,“好啊,爷爷醒来,能看见你们一个个都这么乖,很欣慰,现在就只剩下澈没回来了,桐桐,你澈哥究竟在忙什么?怎么连个电话也不打回来,不像是他的风格,他如果知道我醒了,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会赶回来才对。”

  布桐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很快敛了敛思绪,道,“爷爷,澈哥被手上的工作绊住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他倒是每天都打电话回来询问您的情况,可是医生说您需要静养,我就没让您跟他通电话。”

  布老爷子没再多说什么,“算了,工作要紧,爷爷理解。”

  “嗯,爷爷,快吃饭吧,吃完饭我推您去枫叶林散散步。”

  “好,吃饭。”

  晚餐过后,厉景琛和布桐陪着布老爷子去了枫叶林。

  严争和月牙走在他们前面,月牙很喜欢枫叶林,迈着短腿跑来跑去的,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慢点跑,别摔着。”布老爷子看着摇摇晃晃的月牙,心惊肉跳的,“桐桐,以后不许给我的心肝穿这种裙子,换成长裤子,万一摔着了留疤怎么办?”

  布桐笑着摇了摇头,“爷爷,您不知道,她可臭美了,每天都主动要穿漂亮的裙子,根本不愿意穿裤子。”

  “哈哈哈,跟你一模一样,你从就很有主见,会给自己挑选每天要穿的衣服,不想穿的话谁也强迫不了你。”

  布桐:“”

  厉景琛转头看着身旁的女孩,笑着道,“老婆,你现在还敢说,女儿的臭毛病是遗传我的,嗯?”

  “爱美也算是臭毛病吗?”布桐嘟起嘴,理直气壮的道,“那我是不是每天把自己和女儿打扮成丑八怪才是正确的?”

  厉景琛急忙改口,“不算,爱美不算臭毛病,刚刚是我口误。”

  布桐憋着笑,扬起了嘴角。

  “景琛,你的求生欲怎么这么强?”布老爷子转头看着他,心疼中带着一丝嫌弃,“桐桐从被我宠坏了,你再这么宠下去,那还得了?你是男人,该强硬时就得强硬。”

  厉景琛还没开口,就被布桐抢了话,“爷爷,既然您这么有强硬的经验,那不妨告诉我老公,当年您在我奶奶面前是怎么强硬的呗。”

  布老爷子:“”

  “哼!宝贝,你记性未免也太好了吧?”

  布桐得意地挑了挑眉,“那是,谁让我爷爷从就跟我说,‘桐桐啊,你长大以后一定要找一个把你宠上天的老公,就像爷爷宠你奶奶一样,想当年,爷爷对你奶奶,可是一句重话都不敢说’”

  布老爷子咽了咽口水,狡辩道,“现在时代不同了,男人的家庭地位也应该得以提升了。”

  “我老公在家里一直很有地位啊,”布桐歪着脑袋,望向厉景琛,“是不是,老公。”

  “是,”厉景琛笑着点头,“爷爷,您放心吧,我不是您想象中没地位的妻奴,我强硬的一面一般都在晚上、在房间里表现,您当然看不到了。”

  “厉景琛!”布桐的脸蛋倏地一红,“你你怎么能当着爷爷的面说这些,看我不打死你!”

  厉景琛松开布老爷子的轮椅扶手就跑,边跑边喊道,“争争,月牙,快救救爸爸,妈妈要打死爸爸了!”

  “你还敢搬救兵?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温暖的路灯拉长了你追我赶的身影,布老爷子坐在轮椅上看着他们嬉笑打闹,笑得合不拢嘴。

  月牙玩得累了,回来的路上就喊着困,刚被厉景琛抱进怀里,就趴在他的肩膀上开始睡

  觉。

  布桐带着严争回他的房间,厉景琛则是把月牙抱去了公主房。

  厉景琛刚把月牙放在床上,张妈便走了进来,压低嗓音道,“姑爷,老首长请您去他房里一趟,说是有话要跟您说。”

  厉景琛帮月牙盖好被子,问道,“有说是什么事吗?”

  “老首长没说,但我觉得他脸色怪怪的,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知道了,我马上下去。”

  “是。”

  厉景琛俯身亲了亲月牙的额头,起身走了出去。

  偌大奢华的房间里,布老爷子坐在轮椅上,医生正在帮他测量血压。

  “爷爷,您找我。”厉景琛走上前。

  “嗯,你先坐。”布老爷子没有多说什么,等医生量好血压,确定一切正常,让医生关上门离开,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之后,才开口道,“景琛,你实话告诉我,澈是不是出事了?”

  厉景琛笑笑,“没有,他能出什么事?”

  布老爷子严肃地看着他,“我的意思是,你跟桐桐之间发生的不愉快,是不是跟他有关?”

  “爷爷,都已经过去了,您身子还没好,别问这么多了,我跟桐桐现在很好。”

  “现在是很好,桐桐也把结婚戒指戴上了,可是我知道,你们曾经一定经历过什么很严重的事情,不然你怎么可能瘦了这么多,还变黑了,你一定吃过很多苦,而且我总感觉桐桐看你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厉景琛一怔,“哪里怪了?”

  布老爷子一脸心疼,“她每次看你的时候,视线都舍不得从你身上挪开,生怕会失去你一样,虽说爱人之间有这么缱绻留恋的眼神不奇怪,但是我的孙女我了解,她爱你,却不会无缘无故流露出那样的不舍,你们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她才会变成这样。

  还有月牙,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她一点都不粘你,反而更粘着晚愉,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她叫你爹地,这么不正常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厉景琛起身,走到布老爷子面前蹲了下来,握住了他苍老的手,“爷爷,您不要激动,我从来就没否认过我曾经发生了什么,只不过是想着等您身体好了再一一跟您交代而已。”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