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60章 我恨你,无比恨你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知道老婆是想帮他守护住血缘亲情,你做得没有错,等争争长大了,就会知道这仅存的血缘对他来说有多重要了。”

  “那你呢?”布桐抬头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下颚线条,“你会原谅厉爷爷吗?”

  “他跟吴亚娟不一样,”厉景琛笑了笑,“准确来说,他跟江咏仪是一个性质,不值得被原谅。”

  “我知道,我没有想勉强你的意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原谅不了我母亲,也不能逼着你原谅厉爷爷,我只说想说,他是他,旁人是旁人。”

  “老婆,你想说什么,嗯?”

  “思嘉看到我的微博,给我打电话了,她很兴奋,想要回来见她的妹妹。”

  “然后呢?”

  “你怎么知道会有然后?”布桐笑得眉眼弯弯,“然后她妈妈跟我说了会儿话,思嘉快毕业了,成绩很优异,国外的好几家大公司都向她抛出了橄榄枝,但是思嘉妈妈的意思是落叶归根,母女俩在国外飘着也不是事,所以她想让思嘉回国工作。”

  厉景琛蹙了蹙眉,“她们回国就回国,我还能拦着不成?”

  “老公,帝都可是你的地盘,我总要跟你打声招呼的嘛。”

  厉景琛笑着亲了一下她的唇角,“我的地盘全是老婆的,所以老婆说了算。”

  “老公,你嘴巴可真甜啊,我要尝一尝。”布桐踮起脚尖,吻住了他的唇。

  两个人这一吻,就没能停下来,一边亲一边来到了床上。

  “我还没洗澡,”厉景琛理智地推开她,“乖,我洗个澡,很快回来,你等我。”

  布桐:“”

  说得好像她有多饥渴似的。

  “你去吧,”布桐的脸红得像番茄,“你慢慢洗,我不急的。”

  “真的不急,嗯?”男人邪恶一笑,“刚刚可是你主动吻我的。”

  “干嘛?谁规定我不能主动吻我老公了?”布桐一个翻身按住了他,“既然都说我急了,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别洗了,反正一会儿还是要重新洗的。”

  男人好整以暇地躺在床上,看着盛气凌人的女孩,嘴角忍不住勾起,“布总很霸气,想怎么收拾我,嗯?”

  布桐伸手去解他的领带,“你马上就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布桐在浑身的酸痛中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好不容易才摸到手机,连屏幕都没来得及看,划开接听,“喂”

  “桐桐,是我”林澈压抑沙哑的嗓音传来。

  布桐清醒了过来,刚想挂电话,便被林澈叫住,“桐桐,你先别挂,我有话想跟你说!”

  布桐深呼吸一口气,冷声道,“什么事,说吧。”

  “桐桐,我怕你拉黑我,所以一直不敢打扰你,连短信都不敢给你发,你的气还没消吗?”

  “你想多了,就算你永远消失,我也不可能消气,不要再来试探我,我和我老公这三年来承受的痛苦,你永远弥补不了,我不可能原谅你,你好自为之吧。”

  “桐桐,我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择一一直在报复我,我的几家公司全被他折腾快垮了,我身边的保镖都留不住,你帮我问问他,他究竟要把我逼到什么程度才肯罢休!”

  “原来你打给我,是想叫我替你向择一求情的?”布桐冷笑一声,“他是我的哥哥,他帮我报复伤害过我的人,我不觉得有什么错,换成是我,谁伤害了他,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替他出气的,所以我不会帮你劝择一。”

  “桐桐,我是那种会需要女人替我求情的人吗?”林澈苦笑,“如果你能消气原谅我,他就算是加倍报复,我也认了,在这个世界上,我只在乎你一个人。”

  “你别再说这些没用的了,我不接受,而且很厌恶,

  我只要一想起,因为你对我的爱,导致我和我老公分开了三年,我就恨你,无比恨你。”布桐一字一句咬着牙道。

  “桐桐,现在对厉景琛来说,他是最大的赢家,你还想怎么样!”林澈气息不稳地质问道,“这三年来,你以为我好过吗?我每天陪在你身边,可你心里只有他,你连正眼都不曾看过我一眼,我心里的苦,一点都不比你们少!”

  “够了,”布桐实在不想再跟他继续聊下去,“我早就说过,我们三观不契合,沟通不出一个结果,所以没必要再说了。”

  “桐桐,你先别挂电话,”林澈急忙叫住她,“我不想惹你生气的,你不想听我就不说了,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说月牙儿的事情。”

  布桐坐起身准备起床,问道,“月牙什么事。”

  “快到月牙儿体检的时间了,我安排了她的医生来国内给她做检查。”

  “不用了,”布桐直接拒绝道,“我老公会安排医疗团队给月牙检查,不需要这么麻烦。”

  “桐桐,月牙儿一直是由固定的医生为她体检的,之前的医生也更了解她的身体状况,厉景琛的医疗团队接手的话,恐怕有难度,月牙儿也需要适应新的医生,这样不好。”

  “没有什么不好的,就像是她必须要接受厉景琛是她的亲生父亲的这个事实一样,她必须适应和接受帝都和星月湾的一切,我没觉得有问题,”布桐冷漠的道,“月牙的事情,以后就不劳你费心了,就这样。”

  布桐直接挂上电话,走进了浴室洗漱。

  医院的vi病房里,林澈看着被挂上的电话,温雅的脸阴郁而紧绷,握着手机的手,手背上青筋乍现。

  “林总,”保镖拎着食盒走了进来,“吃早餐了。”

  “放下吧,”林澈冷着脸道,“去给我找一处公寓,一户一梯的那种,区的安保要严密,另外再继续找保镖,国内找不到就去国外找,现在有很多国外的退伍雇佣兵,是专门给人当私人保镖的,只要价格到位,不怕请不到人。”

  “是,林总,我立刻去办。”

  林澈坐起身,想要去拿食盒吃早餐,看着没有一丝生气的病房,瞬间气不打一处来,一扬手,直接把食盒打翻在地。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