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64章 你们在干嘛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不是干涉,”江择一皱了皱眉,道,“她算是半个布家的人,必须跟布桐一样,不能跟异性拍这种亲密的戏。”

  “择少,布家还有这规矩啊?布家的亲戚都不能拍吻戏床戏?”

  “你哪来这么多废话?我叫你去做你就去!”

  助理一个激灵,“是,择少,我明天一早就去剧组,保证晚愉姐连手都不让男演员牵!”

  “嗯,这件事务必要办好,还有,保密,千万不能让人知道是我吩咐的。”

  “好,择少,您还有其他吩咐吗?”

  “暂时没有了。”

  “那择少晚安。”

  江择一挂上电话,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掀开被子下楼,准备去拿点红酒喝。

  他和黎晚愉的房间在三楼,厉景琛和布桐的主卧书房都在二楼,为了保证二楼的私密性,楼梯是独立的,并不会碰上二楼的人。

  江择一下了楼,值班的女佣立刻迎了上来,“择少,您有什么吩咐?”

  “睡不着,想喝点酒。”

  “您想喝什么酒,我去酒窖给您取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挑。”

  “那您需要什么下酒菜吗?我让厨房给您做。”

  “不用,我不饿。”

  “好的择少。”

  江择一去酒窖挑了一瓶红酒,刚想回房独饮,耳边突然听见餐厅里传来的声音。

  “晚愉姐,我叫厨房给你煮碗面吧。”

  “不用不用,我就吃这个,挺好的,你不用管我了,快去忙吧。”

  “是。”女佣很快离开。

  江择一不自觉地转身走向餐厅,一走近,便闻到了一股烧烤的味道。

  定睛一看,只见黎晚愉捧着一个打包盒,顺手拿了一罐啤酒,偷偷摸摸地走出厨房,鬼鬼祟祟地去了布老爷子的房间。

  江择一很快猜到了什么,迈开长腿跟了上去,悄声拧开了门把,果然发现里面的灯亮着,还传来了对话声。

  “晚愉,快给我一串羊肉串,快点。”布老爷子着急地催促道。

  “不行啊表爷爷,我已经给您吃了一串四季豆一串土豆了,都解了馋了您就别贪吃了,两串蔬菜已经是极限了,您居然还想吃羊肉串?想得美!”

  “这根本不够我塞牙缝的,你想馋死表爷爷吗?每天清汤寡水的我都快疯了,就一串,好不好?”

  “不行,我问过医生了,您不能吃重口味的东西,所以这两串蔬菜我没让人放辣椒,要是给您乱吃东西,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布桐一定会杀了我的,我不能冒险。”

  “好晚愉,你可怜可怜表爷爷吧,要不也别一串了,就一口,把你手上吃剩下的那一口给表爷爷尝尝味道吧。”

  “不行的表爷爷,这是放了辣椒的,您只能闻一闻,不能碰的。”

  布老爷子委屈得不行,幽怨的道,“那你怎么还故意在我面前吃,还又吃肉又喝啤酒的,你摆明了是在折磨我”

  “表爷爷,我这怎么是在折磨您呢?我疼您都来不及了,我这是在给您激励,您快点好起来,别说是烧烤啤酒,您就是想吃麻辣烫我都不拦着您!”黎晚愉笑嘻嘻的道,“至于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吃,表爷爷,反正您刚吃了两串蔬菜也睡不着,干脆陪我一会儿嘛,这会儿所有人都睡了,一个人吃烧烤和啤酒很无聊的,又无聊又落寞,您陪我说说话吧。”

  布老爷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老布好惨啊天天吃不饱,还要被人馋还要当陪客”

  黎晚愉嘴角抽搐,“表爷爷,您撒娇的样子跟月牙真的一模一样,不过就算您怎么撒娇,我都不会给您吃的,您死了这条心吧。”

  “叩叩叩。”

  黎晚愉的话音

  刚落,门上便传来几下不轻不重的敲门声。

  屋内的两个人皆是一惊,黎晚愉立刻收拾东西想要躲起来,布老爷子则是把手上的两根签子扔进垃圾桶,抬手擦了擦嘴,不留下任何证据。

  “爷爷,”江择一开门走了进来,看见一脸恐慌的黎晚愉,嘴角勾了勾,“你们在干嘛?”

  “没干嘛呀,”比起黎晚愉的慌乱,布老爷子镇定得不得了,“我睡不着,刚好晚愉收工回来,就来陪我说说话。”

  “是么?”江择一走上前,看着黎晚愉面前的烧烤啤酒,淡淡一笑,“你该不会是给爷爷吃烧烤了吧?”

  “没有。”

  “没有!”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择一,我怎么会吃烧烤呢,我没吃,我看着晚愉吃而已。”布老爷子澄清道。

  “对啊对啊,我可没给表爷爷吃,你可不许去布桐那里乱告状啊。”黎晚愉扬着下巴道。

  江择一一脸看破不说破的表情,“那也不许在爷爷房间里吃,味道这么大,呛着怎么办?跟我出去。”

  黎晚愉:“”

  “江择一,你当表爷爷是玻璃做的呢?就算是玻璃做的,也不可能问一下烧烤的味道就呛着啊,你是不是故意跟我过不去!”

  “你以为我是你啊?我这么忙,哪有时间跟你过不去,赶紧跟我走,别打扰爷爷睡觉!”

  “你”黎晚愉快气炸了,“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出现影响我的胃口!”

  “我影响你胃口?我还嫌弃你影响我胃口呢!”

  布老爷子的视线,落在江择一手中拿着的红酒上,瞬间捂着胸口痛心的道,“你们两个能不能出去互相影响对方胃口,别在我面前一个拿着红酒一个吃着烧烤,老布我快忍不住了。”

  江择一望向他,“爷爷,您可是家里最自律的人,从来不酗酒。”

  “你在床上躺个几年试试?看看你馋不馋!”

  “k,我错了,”江择一强忍着笑,“爷爷,我这就走,不馋您了,等您身体恢复了,我陪您一醉方休。”

  “好,为了烧烤和酒,爷爷一定快点好起来。”布老爷子摆摆手,“你们两个快出去吧,一起吃,吃完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

  “好的爷爷。”

  “是,表爷爷。”

  黎晚愉收拾好烧烤啤酒,跟着江择一离开,直接走向楼梯准备上楼。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