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68章 你小时候的样子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老婆,你给我一次机会,先让我哄哄。”厉景琛低头摸着月牙的脸,温柔地开口道,“月牙儿,医生阿姨不是要抽你的血,是要抽爹地的,爹地不骗你。”

  月牙抬起头,眨巴着一双湿漉漉的泪眼看着他,“不是,是扎月牙儿”

  厉景琛伸出右手手臂,放在桌子上,“月牙儿是要抽血,但这是因为要让月牙儿健康长大,爹地知道月牙儿怕痛,没有关系,爹地陪你一起抽,先抽爹地的,再抽月牙儿的,无论什么事情,爹地都会陪着月牙儿一起面对,你不要怕,好不好?”

  月牙渐渐止住了哭声,扭头看着针头,还是瑟缩了起来,“痛痛”

  “乖,咱们不怕,先抽爹地的,爹地先帮月牙儿试一下痛不痛,再帮月牙儿抽,好不好?”

  月牙紧紧靠在他的怀里,默默流着泪。

  厉景琛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抬头望向医生,“先抽我的。”

  “是,厉总。”医生急忙重新准备大人用的器材。

  厉景琛看了一旁站着的布桐一眼,“老婆,帮我把袖子挽起来。”

  布桐无奈,只能照做。

  月牙看着扎进厉景琛手臂里的枕头,急忙抬起手捂住了眼睛。

  没一会儿,厉景琛便出声道,“月牙儿,你看,爹地已经抽完了。”

  月牙心翼翼地拿开手,看见针头已经拔走了,厉景琛刚刚扎过的地方按着一根棉签。

  布桐很快把棉签拿掉,对月牙道,“你看,一点事都没有,爹地多勇敢,月牙也要向爹地学习。”

  月牙凑上前,对着刚刚被针扎过的地方吹了吹,“月牙儿帮你呼呼”

  厉景琛的心瞬间如被春风拂过,感动得差点落泪,“谢谢月牙儿,你呼呼之后,爹地一点都不痛了。”

  月牙扬起笑脸,吹得更用力了。

  厉景琛转过她的脸,迫使她望向自己,认真而温柔地开口道,“月牙儿,爹地试过了,的确有一点点痛,但是很快就不痛了,月牙儿是勇敢的好宝宝,不会怕这个困难的,所以让医生阿姨帮你抽血,好不好?”

  月牙瘪起嘴,“可是月牙儿不想被扎”

  “月牙儿不是一直想长高,骑上木马追上哥哥吗?那就得乖乖抽血让医生阿姨检查,爹地妈咪、姨姨,还有哥哥的时候都要抽血的,大家都很勇敢面对,月牙儿也可以的,更何况爹地已经在陪你抽了,对不对?”

  月牙看着他,紧紧咬了咬唇,犹豫了许久,才坚定地点了一下头,“月牙儿勇敢,月牙儿不怕!”

  厉景琛扬起会心的笑容,“我就知道,我的宝贝女儿最勇敢了。”

  月牙不敢去看自己被抽血,紧紧闭上了眼睛,可毕竟是孩子,针扎进手臂里的时候,还是疼得哭出了声,好在很快就抽完,几个人围着她又是喂糖果又是放动画片的,才终于稳住了她的情绪。

  检查结果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两个人便带着月牙先回了家,黎晚愉直接回了剧组。

  月牙哭得累了,在回去的路上便靠在厉景琛的怀里沉沉睡着。

  布桐挽着厉景琛的手臂,靠在他的肩膀上,帮月牙掖了掖身上盖着的毯子,压低嗓音道,“老公,你看你的一管血白抽了吧,女儿还不是照样哭?”

  “怎么会白抽呢?”厉景琛温柔地看着怀里的奶包,“能陪着她面对她害怕的事情,我很高兴,我会努力帮她摆平所有的难题,但如果我不能,那我希望以后她人生道路的每一个坎,我都能这样陪着她一起渡过。”

  男人亲了一下布桐的头发,“其实你出生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只不过那时候我太了,没办法表达出来,但是当时,我的确就想着,护你一世周全,现在我们的女儿出生了,我看着她,就好像看到了你时候的样子,

  只想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布桐嘟起嘴,埋怨道,“所以你这是把原本该给我的爱分给女儿了?凭什么?你的爱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厉景琛:“”

  “老婆,我对你的爱是男人对女人的爱,对女儿的是父爱,完全是两个概念,没有冲突的,你吃这种没有意义的醋,心被女儿笑话。”

  布桐笑得眉眼弯弯,“我知道,我不仅不能吃醋,还要跟你一起好好宠爱她嘛对不对?可是女儿现在被你和爷爷宠得不像话,再加上择一也宠,要我说啊,你们男人就只管疼她爱她,一点都不怕会把孩子宠坏,一直靠我和晚愉在给她立规矩。”

  “女儿这不是身体差嘛,爷爷心疼,我也不能对她太严格了,等体检报告出来,看看情况怎么样,不管怎么说,女儿两岁了,是时候请家教上门教学了,不能每天只顾着玩和看动画片。”

  布桐这才满意,“算你还清醒,其实从一回国我就打算给她请家教的,但是后来发生太多事就给耽搁了,现在咱们回家了,一切都安定了,她的教育也是时候提上日程了。”

  “好,我这就着手去组建教学团队,一定给我们的女儿最好的教育。”

  布桐点点头,“你找的人自然是最好的,月牙身体不好,先让她在家上课,等身体跟上正常朋友的脚步了,再送她去幼儿园。”

  “好,都听老婆的。”

  布桐弯了弯唇角,凑上前在男人的唇角亲了一口,搂着他的脖子不愿意松开。

  回到星月湾,厉景琛抱着月牙上了楼,布桐刚想跟上,便看见钱进一脸傻笑地下了车。

  “怎么了?你傻乐什么呀?”布桐好奇地看着他,“该不会是刚刚在车上被我和我老公虐到了吧?”

  “切,姐,你也太看我了,”钱进撇撇嘴,“你看清楚,我是钱进,又不是宋迟那条万年单身汪,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问你了,不是让你选房子给你和丁当婚房吗?选好了没有?”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