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黎晚愉脚下一软,差点没摔倒,“胡说什么呢,这话可不能乱说,传出去可是要被砸臭鸡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粉丝有多疯狂。”

  “怕什么,又不是我们主动勾搭楼星宇的,是他来撩你的,咱们不怕。”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黎晚愉在梳妆桌前坐下,化妆师很快上前帮她化妆,“我只想好好拍戏,不想靠传绯闻上头条。”

  “我知道你是娱乐圈的清流,可万一楼星宇是真的喜欢你,而不是单纯地撩一下你呢?这么帅的男人,是个女人都会想当他女朋友的。”助理一本正经的道。

  “你不许胡说,”黎晚愉急忙阻止她,“这种话咱们自己私底下都不许说,要知道祸从口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恨嫁,看见个男的就想扑上去呢,在这个圈子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懂吗?”

  “k,我懂,我不说了,”助理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诗爷叮嘱过了,叫我要好好保护你,不能让人欺负你,让你安心拍戏。”

  “嗯,我们做好自己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用管。”

  下午的拍摄很顺利,傍晚准时收工之后,黎晚愉背着包包准备离开,身后突然传来楼星宇的声音,“师姐,你等一下。”

  黎晚愉一起停下脚步,转头望去,看见跑到自己面前的楼星宇,客气地问道,“你找我有事啊?”

  “今天收工早,我想去拜访一下老师,跟她约好在帝都大酒店吃晚饭,不知道师姐有没有时间跟我同行。”

  黎晚愉想了想,道,“我今天没什么紧急的事情,还真的可以去看望一下老师。”

  月牙的体检已经结束了,星月湾应该没什么大事,不回去吃晚饭也没关系。

  “太好了,那咱们一起去吧。”

  “好。”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出片场,来到马路边,楼星宇刚拿出手机,准备叫司机把车开过来,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就停在了他们面前。

  跑车是敞篷的,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西装的男人坐在驾驶座上,脸上戴着一副黑色墨镜,英俊又矜贵。

  “上车。”江择一连头都懒得转过来,只是冷冷地开口命令道。

  众人:“”

  光看侧脸,除了黎晚愉,其他人都没能认出江择一的身份,只是面面相觑。

  “师姐,这位先生是找你的吗?”楼星宇问道。

  “不是,我根本不认识他。”黎晚愉矢口否认。

  这会儿周围人来人往的,都在朝这边看,她要是上了江择一的车,还指不定被传成什么样呢。

  必须假装不认识!

  楼星宇笑了笑,“我这就打电话,叫司机过来,咱们先去买点东西再去酒店吧。”

  “好。”

  车上的江择一,脸色愈发阴沉了起来,咬着牙,一字一句地开口道,“黎晚愉,我叫你上车,你听不见?还假装不认识我在这里撩汉子是吗?”

  众人:“”

  黎晚愉讪讪一笑,“呀,是你呀老江,你怎么打扮成这样了?我差点没认出来,这身行头花了不少钱吧?还有这车,哪里租来的呀?”

  江择一:“???”

  “不好意思啊师弟,我忘记了,我今天要陪我这位朋友去参加他前任的婚礼,他前任抛弃他跟一个富二代跑了,我必须去给他撑面子,不能陪你去看望老师了,你帮我跟老师带个好,我改天有空再去看她。”

  黎晚愉说完,便急忙打开车门上了车,“老江,快开车吧,不然赶不上你前任的婚礼了。”

  江择一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暗暗咬了咬牙,一脚油门,跑车在黎晚愉惊恐的尖叫声中飞速驶离。

  “啊啊啊江择一你慢点会死啊?给我开慢点!”黎晚愉紧紧抓

  抓着安全带,闭上眼睛根本不敢去看。

  好在这是郊区,路上的车辆并不多,很适合江择一飙车。

  一直到驶进市区,江择一才放缓了车速,跑车驶进川流不息的车流中。

  “江择一,你有病吧?”黎晚愉捂着受惊的心脏质问道,“你想死别带上我行吗?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是么?”江择一冷笑,“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怎么说话呢,我又哪里招你惹你了?”黎晚愉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怎么招我惹我你不知道?”江择一扭头看了她一眼,墨镜下的双眸氤氲着?人的怒意。

  “我知道的话我还问你干嘛?”黎晚愉翻了一个白眼,“你这人真是越来越奇怪了对了,你怎么突然来接我了?”

  “布桐叫我来接你,说有事情想跟我们说。”江择一不耐烦的道。

  黎晚愉皱着眉嘀咕,“有什么事情打个电话不就行了,还要你来接我干嘛”

  江择一一听,胸口还没压下去的怒火又噌的一下燃烧了起来,“黎晚愉,你是在怪我打扰你和那个娘炮约会了是吧?说,我要是不来的话,你们准备去哪里?你们要去买什么?该不会是买什么避孕用品去酒店开房吧?”

  “江择一,你说什么呢!”黎晚愉瞬间就怒了,“你出门不刷牙的吗?嘴巴这么脏,谁买避孕用品了?谁要去开房了?”

  江择一握着方向盘的手渐渐收紧,理直气不壮地开口道,“那你要跟他去哪里?”

  黎晚愉讨厌被人误会,但是这会儿,她根本不想跟这种人解释,冷着脸道,“我要跟别人去哪里,跟你有关系吗?给我停车,我要下车!”

  “你闹什么闹!你私自跟陌生男人去约会还有理了?”

  “我闹?”黎晚愉直接被气笑了,“江择一,你讲不讲道理,明明是你莫名其妙出现,还冤枉我要去跟男人开房,你居然好意思说我在闹行,我无理取闹行了吧?择少,我这样的人不配坐你的车,给我停车!”

  “黎晚愉,你够了!”江择一抬高嗓音,不悦地开口道,“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我挑战你的底线?”黎晚愉气得头晕眼花的,“江择一,难道不是你主动来招惹我的吗?我都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者哪里得罪你了,你判我死刑也得跟我说清楚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吧?”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