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72章 有什么事瞒着我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江择一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对啊,好端端的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啊?

  不就是布桐叫他来接这个二货,他兴致勃勃地来了,结果看到她跟那个娘炮聊得这么开心,一下子怒火攻心,一脚油门就冲上去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那一个瞬间,向来冷静的他为什么会失控?

  他根本解释不了。

  “算了,我不想跟你这种莫名其妙的人计较了,停车,我自己打车回去。”黎晚愉揉着太阳穴,努力调整着呼吸。

  要不是因为他在开车,怕发生车祸,她绝对就上手削他了!

  居然敢恶意揣测她,简直可恶又可恨!

  江择一在心里暗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布桐急着见我们,这个时间打车,打到天黑也不一定能打到。”

  “那也比跟你坐在一起强,我会给布桐表妹打电话的,有什么事情我担着,放我下车。”黎晚愉坚持。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我都已经妥协了,你非得这么闹情绪是吗?”

  “江择一,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是”黎晚愉闭了闭眼,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算了,我跟你话不投机半句多,看在争争和月牙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了。”

  江择一冷笑一声,“是我不跟你计较才对。”

  黎晚愉没有再理他,扭头望向另一边,一声不吭。

  两个人回到星月湾,直接去了二楼找布桐。

  厉景琛和布桐已经坐在书房里等着他们,黎晚愉一看布桐的脸色,就觉得事情不对劲。

  奇怪了,中午在医院告别的时候还好好的啊,怎么这会儿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她仔细回忆了下,最近好像也没闯什么祸吧?

  “布桐表妹,表妹夫,你们都在啊?怎么没陪月牙呀?她人呢?”黎晚愉走上前,等江择一坐下后,才找了一个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江择一:“”

  “月牙在爷爷那里,”布桐双手环胸,一脸严肃地看着她,“晚愉,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呀,我能瞒你什么事”黎晚愉一脸笃定,蓦地,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微微凝了凝。

  布桐蹙了蹙眉,“你还敢骗我,嗯?”

  黎晚愉咽了咽口水,不敢直视布桐的眼神,“布桐表妹,你的气场好强哦,跟我表妹夫真的越来越有夫妻相了,我都快被你吓到了”

  布桐勾起唇角,“那你还不赶紧说实话?”

  “我说!”黎晚愉举起手,“你别吓我,我说还不行吗?不就是表爷爷天天跟我说嘴巴淡嘴巴淡,我拗不过他,只好买了烧烤回来给他解馋,不过我发誓,我只给他吃了两串素菜,还是没放辣椒的,我跟你保证,真的只有两串!”

  众人:“”

  布桐和厉景琛不约而同地扭头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后,重新转头望向了黎晚愉。

  “原来还有这回事呀”布桐歪了歪脑袋,笑着道,“晚愉,你是不是忘了医生怎么叮嘱的,你怎么能给爷爷吃烧烤呢?”

  “你刚刚让我招的,不是这件事啊?”黎晚愉懊恼地拍了拍额头,“我真是蠢到家了,怎么就给招了呢?”

  江择一嗤笑一声,“哟,你终于知道自己蠢了。”

  “你给我闭嘴,”黎晚愉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黎晚愉,你再凶我一句试试?”

  “我就凶你怎么了!”

  “你们两个不要再吵了,当我和我老公闲得慌,不去陪儿子女儿,留在这里听你们吵架是吧?”布桐出声阻止他们。

  江择一不悦地看着黎晚愉,话,是对布桐说的,“桐桐,都是自家人,就别卖关子了,有事说事,我心情不好,想回房休息。”

  “我本来也没打算跟你们卖关子,”布桐严肃地看着他,“择一,你是不是擅自用爷爷的名义,调用了军队,去对付林澈了?”

  江择一一愣,猛地转过头,震惊地看着布桐。

  布桐没搭理他,又转头望向了另一端的黎晚愉,“晚愉,你是不是接到过部队打来找我的电话,但是你把这件事情瞒下来了?你们两个还真是有默契,瞒我瞒得好苦。”

  “布桐表妹,我不是故意的,那几天家里乱,我不想给你添堵而已嘛。”黎晚愉解释道。

  布桐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当时告诉我,我就完全可以想办法,说这件事情是我授意的,我是爷爷的孙女,擅自使用爷爷的权利,后果怎么也比择一使用来得轻一点,现在好了,我想担都担不了这个责任。”

  “我想过让你担,”江择一凝声开口道,“桐桐,这件事情是我自己决定的,我猜到你会抢着扛,所以我才瞒着你,不管是什么后果,我都可以承担,你不要担心我。”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布桐又生气又难过,“择一,你向来很冷静的,怎么会这么冲动?”

  “我们当时已经无路可退了,我不能看着聚星被毁掉。”江择一面不改色。

  布桐的心堵得难受,“所以当时,如果不是我突然宣布聚星集团跟uual集团合并,你就准备杀了林澈?”

  “当然不是,我不可能杀人,顶多只是打伤他制伏他而已。”

  “那也不值得,”布桐心疼地看着他,“在我心里,你和晚愉,家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比聚星重要,如果我早知道你会这么做,一定会第一时间舍弃聚星。”

  “如果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依然会那么做,”江择一淡然一笑,坚定地望着布桐,“你是我的妹妹,保护你是我与生俱来的责任,当时那种情况,我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让你独自面对,所以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没有一个可以让你依靠的丈夫,那么就由我这个当哥哥的来扛吧,就算不惜一切代价,哥哥也会护你周全,给你和争争月牙一个安稳的家。”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