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75章 体检结果 2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是。”保镖颔首离开。

  布桐抱着月牙,和男人一起往屋里走去,“老公,那我把月牙交给吴妈,跟你一起去书房。”

  “不了,你带月牙去陪爷爷。”

  “怎么了?”布桐疑惑地看着她,“医生来了我当然要听听怎么说啊。”

  厉景琛温柔地笑着,“没什么大事就不要两个人一起听了,老婆气场强,我怕人家医生会紧张。”

  “得了吧,就你会说话,”布桐忍俊不禁,“那我带月牙去看看爷爷,你记得顺便帮我问问医生,要不要另外给月牙找营养师。”

  “好,我记住了。”

  布桐抱着月牙去洗了手,端着吴妈切好的水果盘,去了布老爷子的房间。

  没一会儿,女孩就独自从布老爷子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关上门,来到客厅,叫来了女佣问道,“医生来了吗?”

  “来了太太,已经上楼了。”女佣汇报道。

  “好,你去忙吧。”布桐直接转身上了楼,来到厉景琛的书房外,悄声地拧开了门把,耳朵贴着门缝听里面的动静。

  书房里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说的都是一些医学上的专业术语。

  布桐正在心里吐槽着听不懂,便听见厉景琛阴沉不悦的声音,“行了,直接说重点,我女儿的血液里有什么。”

  “&bss,准确的说,我们在公主的血液里,检测到的是一种抑制发育成长的药物,但是具体的分量多少,可能还需要做骨髓检查才能确定。”

  布桐的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你说什么?月牙的身体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药物!”

  “老婆,你怎么来了?”厉景琛从办公桌后站起身走了过去,拥住她的肩膀,“不是叫你去陪着爷爷吗?”

  “你早就知道了什么,对不对?”布桐蹙眉看着他,“不然你为什么支开我不让我听医生的汇报?”

  “老婆,我不知道。”

  布桐看着他漆黑深邃的双眸,现在根本没心情去想这个问题,望向并肩站着的一男一女两个人,问道,“你们继续说,但是必须实话实说,半个字都不许隐瞒,我女儿血液里的药物是怎么回事?”

  “老婆,你先别激动,我们坐下来说,”厉景琛搂着女孩来到沙发上坐下,抬眸吩咐跟过来的两个医生,“你们继续说。”

  “是,&bss。”男医生颔首,继续汇报道,“这种药物是专门抑制婴幼儿成长的,一旦用药,孩子的发育会变得迟缓,各方面能力都跟不上,就是公主的情况。”

  布桐浑身都在止不住地打哆嗦,“可是我在巴黎的时候,明明按时带月牙去体检的,医生说月牙是因为早产才会这样,还说这是不可逆的因素。”

  “太太,早产的确也会造成孩子发育迟缓,但是根据公主的状况,我们怀疑更多的因素是服用了药物,但是她体内具体还残留了多少药物,必须做骨髓检查。”

  “不行,这么的孩子,怎么可能受得了抽骨髓的痛。”厉景琛紧绷着脸,出声反对道。

  医生为难的道,“可是&bss,不检查的话,我们无法判断用药量,也没办法帮公主清除体内的药物。”

  布桐摇着头,眼泪奔涌而出,“怎么会这样?药是谁下的,又是什么时候下的?”

  “太太,根据公主的状况,应该是半岁到一岁的时候,就被下药了。”

  布桐的眼前一阵天旋地转,靠在厉景琛的怀里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稳住了情绪,“也就是说,月牙在巴黎的时候,就已经被下药抑制她的成长了,她今年两岁了,最起码被人下了一年的药,对吗?”

  “太太,这种药并不需要天天服用的,隔两三个月喂一次就可以,无论是药水还是药丸,融化在水

  里,是很容易喂给公主服下的。”

  “是谁啊?”布桐紧紧抓住厉景琛的手臂,“老公,究竟是谁要这么处心积虑害我们的女儿啊?我在巴黎深居简出,根本不可能得罪别人的!”

  “我知道,你先别急,我们先问清楚,”厉景琛安抚好女孩后,继续问道,“这种药物有没有副作用,清理之后还会不会影响我女儿的成长?对她各方面有没有影响?”

  “&bss,只要把公主体内残留的药物清除,是不会影响她的成长的,只不过她的本来就比别的朋友落后,所以以后在身高方面,可能长得没别的朋友快,但是不会影响她长到原本的身高,您和太太个子都高挑,正常来说,公主长大之后的个子不会矮的。”

  “那智力方面呢?”厉景琛又问,“她两岁了,还没办法用语表达自己想说的,是不是受了这种药物的影响。”

  “是的,药物的确阻碍了公主的语能力,包括她走路走不稳,都是这个原因导致的。”

  布桐突然想起了什么,“我昨天跟你们说过,她从不到一岁的时候起,就认生,那时候是林澈在带她,她就只认林澈一个人,只要他不在就哭,而且哭得一用力就会晕倒,也是药物导致的吗?”

  两个医生对视了一眼,女医生开口汇报道,“太太,这个问题比较复杂,药物的确会让公主产生暴躁、易怒、爱哭等等极端的情绪,因为药物在身体里,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可能会觉得身体不舒服,但是又没办法表达,就只能哭。

  不过昨天您把公主的这个情况反应给我们,我们查出公主体内有药物之后,一起开会研究讨论过,过量的药物的确会引发晕厥的情况,但看公主血液里残留的药,应该还没到那个剂量,所以很有可能是双重因素。”

  厉景琛的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开口的嗓音,像是冰川上滴落下来的雨滴,冰冷得像是能渗进人的骨缝之中,“你的意思是说,我女儿在被下了药之后,是能感觉到身体不舒服的,只不过她说不出口,对吗?”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