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78章 你的良心呢 2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区的安保十分严格,他们很快被拦在了门口。

  “打电话告诉1栋6楼的林澈,布桐姐要见他。”宋迟冷厉地开口道。

  保安闻,急忙去打电话,没一会儿,便出来恭敬地弯腰行礼,“布姐,林先生说,他只见您一个人。”

  “哎哟呵,你也不好好看看我们家嫂子是谁,她有可能单独一个人进去吗?给我滚开,不然我就要用强的了!”

  他们带来的保镖,对付一个区的保安,简直是大材用了。

  “布姐,这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还请您通融一下”保安一脸为难。

  “我不为难你们,我今天来,不是来打架的,你们不用紧张,”布桐冷冷淡淡地开口道,“我可以不带保镖进去,但是我的先生一定要陪着我,你去告诉林澈,我今天如果见不到他,明天这里就会被夷为平地。”

  保安吓得一哆嗦,急忙再去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保安便重新回来,做了个请的手势,“布姐,您和厉总可以进去了,您不认识路,我带两位进去吧。”

  “好。”布桐转头看了宋迟一眼,“你们都在这里候着吧。”

  “可是嫂子,万一林澈要伤害你和老大怎么办?”宋迟不放心。

  “不会有事的,放心吧。”布桐说完,便牵着厉景琛的手,跟保安一起进了区。

  林澈住的地方是一户一梯的高档住宅,电梯口有两个人高马大的外国保镖在候着,带着他们上了楼。

  走出电梯,同样又有两个外国保镖守在门口,见布桐来了,打开门,用流利的英语道,“林先生只想见布姐一个人。”

  布桐望向身旁的男人,“老公,我进去跟他说几句话,你在这里等我。”

  “好,手机给我。”

  布桐把手机拿给他,厉景琛拨出自己的号码,接通后还给她,“不要生太大的气,不要再晕倒让我担心。”

  “我知道。”布桐弯了弯唇角,转身走了进去。

  入目,是欧式风格精装修的大客厅,明亮耀眼的水晶灯光下,一身休闲西装的林澈坐在棕色的真皮沙发上,指尖夹着一根烟,低垂着眼眸,正在安静地抽着,面前的烟灰缸里满是烟蒂,空气中是一股浓烈的烟味。

  布桐踩着高跟鞋走上前,隔着一张茶几,站在他的面前。

  空气中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直到手中的半根烟燃尽,林澈才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桐桐,我等你一天了,你不是来找我算账的吗?你是想打还是想骂,我准备好了。”

  “澈哥,”布桐扯了扯嘴角,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他,“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的良心呢?”

  林澈正在从烟盒里拿烟的手一顿,缓缓抬起头望向她,“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愿意叫我一声澈哥,桐桐,在你心里,我爱你的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对不对?如果不是因为我给月牙下了药,你其实是可以原谅我的对不对?”

  布桐盯着他的双眼,“我在问你,你的良心呢?”

  “良心?”林澈苦笑一声,摸出一根烟点上,重重地吸了一口,伴随着烟雾,长叹了一口气,才开口道,“有人说,良心是长在我们心里一个三角形的东西,你如果没有做坏事,它便静静不动,你如果做了坏事,它就会转动起来,每个角都会把你刺痛,可是如果,你一直做坏事,每个角都磨平了,也就不觉得痛了”

  布桐怒极反笑,“所以你在给我的女儿下药,给她半催眠洗脑的时候,你的良心已经没有了,你一点也不觉得愧疚或心疼,对吗?”

  “砰!”的一声。

  林澈拿起面前的水晶烟灰缸,狠狠地砸在地上,烟灰缸瞬间四分五裂。

  “她是厉景琛的女

  儿,我凭什么要愧疚和心疼!”林澈站起身怒吼道,拿着香烟的手在微微颤抖着,“桐桐,她是厉景琛的女儿,不是我们的女儿啊,我恨厉景琛,我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厉景琛了,所以我看见她,就会想起厉景琛,就会想起你爱他,我有什么下不了手的”

  布桐感觉自己的心,像是沉进了千年的寒潭,冷得透不过气来。

  “桐桐,我知道你疼她,所以我从来没想过要她死啊,我只是希望能借着这个孩子,跟你走在一起,给她用的药,我是经过精准控制的,只是抑制一下她的发育,并不会影响智力,等到停药了,她会慢慢恢复过来的

  我给她洗脑,我让她无比依赖我,让她知道我是她的爹地,让她知道爹地妈咪是不能分开的,只有这样,我才能跟你共处一室,可你是怎么对我的呢?你每天晚上穿得比白天还严实,你防着我像防贼一样!”

  林澈双眸猩红,愤怒地将手中的烟扔在地上,许是身体还没恢复,捂着胸口重重地咳嗽了起来,看上去像是有些站不住,缓缓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缓了一口气,才继续开口道,“你哄完月牙睡觉之后,不是去争争的房间睡,就是去书房睡,拼了命地跟我保持距离,其实我压根儿没想强迫你,我只是想跟你亲近一点,让我有机会照顾你,让你看到我的好。

  我问你,我究竟哪里比不上厉景琛了,这个世界上,难道就只有他才是真的宠你吗?他为你做的那些,我都能做,不就是帮你换换鞋夹夹菜处处让你少动手吗?只要你愿意,我也可以为你变得卑微,可是你连一次跪舔你的机会都不给我!”

  “你错了,”布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如果你觉得厉景琛为我做得那些,是卑微的表现,那你真的错了,在我和他的爱情里,没有谁卑微,没有谁高高在上,他没有卑微,我也没有高高在上,他心甘情愿地为我做那些在你看来是跪舔我的事,他生怕自己做得不够好,这不是卑微,是他的爱,真正爱一个人,是不会去衡量得失的,他的爱是无私的,而你口中的爱我,其实是自私地在爱着你自己”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