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79章 你的良心呢 3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你最爱你自己,所以你必须满足你自己,所以你必须让自己得到我,不惜一切代价地得到我,这就是你跟他之间的区别,你永远没资格跟他比,因为你根本不配谈爱。”

  林澈喉间溢出苦涩的笑声,他越笑越大声,最后,笑声在偌大精致的客厅里久久回荡着。

  “桐桐,你真的最会诛心了,你跟我说这些,我真的宁愿你打我一顿”

  “我不打你,我今天来,不是为了质问你或者报复你的,我只是来证实一件事。”

  林澈怔怔地看着她,“什么事?”

  “我想看看,你究竟走出了多远,”布桐抿了抿唇角,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失望的情绪,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不配让她有任何情绪产生了,“我曾经自责过,我问我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发现你对我的感情,如果我能早点发现,早点跟你说开,说不定就不会是现在的结果

  说不定你能放下我,我们还是一家人,你是哥哥,我是妹妹,我们之间是最单纯的兄妹情,所以你拿走布家的钱,我并没有那么生气,钱对我来说不重要,而你偏执的爱,有一半的责任在我,我只是很自责,又很难过。

  后来我知道了,原来我跟我老公分离的三年,是你隐瞒的结果导致的,我才真的生气,我更加恨我自己,为什么没有发现你的心思,如果我早知道,就不会被你牵着鼻子走,我跟我老公也不会经历那么多磨难”

  “可是现在”布桐疲惫地闭了闭眼,眼泪顺着脸庞滑落下来,“当我猜到是你给月牙下药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害怕,当我刚刚走进来,你亲口承认的时候,我知道,我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你已经走得太远太远,没有办法回头了”

  布桐抹去脸上的眼泪,哽咽道,“你知道为什么我刚刚进门的时候,还愿意叫你一声澈哥吗?因为这是最后一次了,从今天起,我彻底失去我的澈哥,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不是这样的”林澈突然慌乱了起来,艰难地站起身,走到她面前,哀求着开口道,“桐桐,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伤害月牙,她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我只是爱你,我真的只是太爱你了,我认错行不行?我知道自己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不要丢下我”

  “可是月牙痛啊,”布桐一想起医生的话,心就疼得喘不过气来,“你给她下的那些药,她的身体是能感觉到的啊,她很痛很痛,可是她不会说话,没办法告诉我她哪里痛,你觉得这些伤害,是你一句认错就可以弥补的,对吗?

  你一边害她,一边利用她来演戏,让我们以为你有多爱她,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阴毒最险恶的人,来,你教我,我要怎么原谅你,啊?”

  “桐桐”林澈痛苦地摇着头,“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我没有想过要让她痛苦难受,我已经尽量减少用量,真的,桐桐,你相信我,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知道月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任何人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都不会原谅,更何况是你做的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情,”布桐冷漠决绝地看着他,“从今天起,我们彻底恩断义绝,我不会对你动手,但是我也不会阻拦我老公或者是择一报复你,无论他们对你做什么,我都会默许,你是生是死,我都不理会,你好自为之吧。”

  女孩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直往林澈的胸口刺去,让他疼得生不如死。

  “桐桐,不要”

  林澈看着女孩转身离开的背影,感觉到什么东西,正从自己的生命中流逝。

  他下意识地冲上前,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臂,“桐桐,求求你,你听我说”

  “啪!”的一声。

  清脆的巴掌声在偌大的空间内响起。

  布桐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右手的掌心又麻又疼。

  她看着林澈被打偏过去的脸,一字一句地咬牙道,“这一巴掌,是我替月牙打你的,从现在起,我不会让她记起生命中有你这样一个人的存在,更不会让她知道,自己曾经叫了一年多爹地的人,是怎么害她的,你不配存在在我女儿美好的生命里。”

  布桐说完,便冷漠地转过身,开门走了出去。

  区门口,宋迟正焦灼地等待着,看见两个人出来,急忙迎了上去,“老大,嫂子,你们可算出来了,再不出来我都想冲进去了。”

  布桐的心情极差,没说话,直接上了车。

  厉景琛也没搭理宋迟,跟着女孩上车,吩咐前座的司机,“去摩天轮。”

  半个时后,摩天轮缓缓升空,将帝都繁华的夜景尽收眼底。

  “不难过了,你看看,这里能不能看到咱们的家,嗯?”厉景琛将女孩搂在怀里,温柔地哄着。

  布桐转头望向了星月湾的方向,“喏,那边。”

  “老婆眼力真好,”厉景琛一边夸一边亲了一下她的脸蛋,“所以你看,比起林澈,我们其实很幸运,我们有家,有爱,有儿有女,一大家子人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不像他,什么都没有,他穷得只剩下从布家拿走的那点钱了。”

  布桐重新靠进了他的怀里,“你别安慰我了,其实你心里比我还生气。”

  “我是生气,但是我不希望老婆生气,你知不知道你白天晕倒的时候我有多着急,嗯?”

  “我那是急火攻心,以后不会这样了。”

  “你说话要算数,林澈的事情交给我,你不要过问。”

  “好,有你和择一在,月牙的仇一定可以报的。”

  “你告诉择一了?”

  布桐抬起左手,晃了晃上面的手表,“里面有通话功能,我见林澈的时候,顺便让择一也听了,这么严重的事情如果不告诉他,回头他知道了能生我一年的气,不过你可得拦着点他,不能再让他冲动了对了,军队那边,你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吗?”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