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80章 该不会是喜欢他吧?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已经处理好了,择一不需要上军事法庭了。”

  “真的吗?”布桐惊喜不已,“老公,你是怎么做到的?”

  “保密。”

  “切,神神秘秘的,不说拉倒,反正我只要知道,我老公是万能的,什么事都能搞得定就是了。”

  “那林澈的事情就交给我和择一,你以后不许再见他了。”

  布桐闭上了眼睛,“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我现在只希望女儿能平安。”

  厉景琛的眸光黯了黯,低头亲了一下她的头发,开口道,“老婆,有一件事情,你要有心理准备,林澈收买的那个医生,也就是女儿在巴黎的那个医生,因为被我们发现他做的事情,承受不住心理压力自杀了,没说出究竟给月牙用了多少药,所以女儿还是需要做骨髓检查,得受点苦,好查清楚她体内究竟有多少残留的药物,才能想办法把药物清理干净。”

  布桐难过地闭上了双眼,“林澈是因为知道你找到那个医生了,才会承认得这么干脆的吧?”

  “应该是,医生是今天早上自杀的,据说死之前给林澈打过电话。”

  “你早就怀疑林澈了,所以提前派人去找那个医生?”

  检查结果今天才出来,去巴黎的人一定是提前去的。

  “嗯,我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的发生了我们不能承受的结果。”

  布桐睁开眼睛,眼里漫起氤氲的雾气,“就算那个医生说了,他的话也不可信,月牙躲不过这一次检查的,算了,再痛也就这一次,抽吧,熬过这一关就好了。”

  厉景琛紧紧抱住她,“我们陪着女儿一起面对,不会有事的。”

  “嗯,”布桐吸了吸鼻子,抬头看着她,“我们回家吧,我想她了。”

  “好。”

  月牙的骨髓检查安排在三天后。

  厉景琛和布桐哄好她,看着她进了手术室,之前和医疗团队再三讨论,最后还是放弃了全麻,选择局部麻醉。

  月牙的注意力全在手机里的动画片上,直到被几个护士按住,开始打麻醉,才“哇”的一声痛哭出声。

  休息室里,几个人看着屏幕上直播的画面,听着月牙的哭声,一个个坐立难安。

  “爹地妈咪妈咪救月牙儿啊啊啊月牙儿痛痛”

  布桐听着月牙撕心裂肺的哭声,整个人都止不住在发抖,眼泪一直没停下来过。

  江择一实在看不下去了,摔门走了出去。

  “布桐表妹,我去看看他。”黎晚愉急忙跟了出去。

  “呜呜呜妈咪”月牙哭得嗓音都哑了,声音也越来越,直到最后承受不住疼痛,突然晕厥了过去,再也没有了声音。

  “月牙!”布桐惊呼一声,往门外冲去,被厉景琛拦住。

  “老婆,之前我们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疼也比全麻好,这是避免不了的。”

  布桐紧紧咬着下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崩溃。

  没过多久,医生便冲着镜头点头示意,表示已经结束。

  布桐长松了一口气,跟厉景琛回到病房等着月牙。

  “江择一,你上哪儿去!”黎晚愉追到电梯口,看着疯狂在按电梯键的江择一,皱眉道,“你不会又是要去找林澈吧?”

  江择一双眸猩红,咬牙切齿的道,“我受够了!琛哥一直叫我别冲动行事,可我是月牙的舅舅,我不能让她白白遭这份罪!我一定要让林澈加倍奉还!”

  黎晚愉拉住他的手臂,“你不是已经把林澈偷偷成立的两家公司整垮了吗?你已经在做了,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冲动了,交给表妹夫就好了。”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别无能?”江择一转身看着她,眼里满是痛色,“琛哥不

  在的这几年,我其实什么都没做好,我把布桐和月牙都交给了林澈,结果把月牙害成了这样”

  “这怎么能怪你呢?要说责任,我天天守在月牙身边,还让林澈对她下了药,我的责任不是更大?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现在怪谁都于事无补,这个时候,我们都得听表妹夫的,不能轻举妄动,林澈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不然你也不会被他骗这么多年,你放心,他欠下的债,我们一定会讨回来的,到时候,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江择一看着她一脸凝肃的表情,胸口的那团怒火瞬间被浇灭下去,眯了眯眼,道,“看不出来,你还挺能安慰人的。”

  黎晚愉这才发现自己还拽着他的手臂,急忙松了开,“谁安慰你了?我是怕你再冲动,你忘了,军队的事情,表妹夫刚帮你解决掉,以后有什么事情,还是一家人商量着来吧,家里已经经不起任何一个人出事了。”

  “看不出来,你这个二货在关键时刻脑子还挺清楚的。”江择一笑了笑,转身走进打开门的电梯。

  黎晚愉挡住电梯门,“你没听到我的话啊?还去?”

  “我去给月牙买玩具和零食,等她醒来的时候哄她,这一针下去,她心里一定会留下阴影的,得好好安慰才行。”

  黎晚愉不放心,“那你保证,千万不能去跟林澈硬碰硬啊。”

  “他现在还能硬得起来?”江择一淡笑,“不过是躲着不敢露面的缩头乌龟而已,连保镖都要从国外请。”

  黎晚愉嘴角抽搐,收回了手,“总之你还是心点好。”

  “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电梯门缓缓关上,黎晚愉的脸消失在眼前。

  江择一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起来。

  这个二货这么喜欢跟他拌嘴,关键时刻又这么关心他,该不会是喜欢他吧?

  这种乡下野丫头,他怎么可能看得算了,仔细想想,她虽然哪哪都不行,但有时候确实还挺可爱的,如果她真的这么爱惨了他,他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她的

  月牙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一睁开眼看见布桐,便委屈地瘪起了嘴巴,痛哭出声,“妈咪月牙儿痛痛”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