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88章 提上裤子跑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黎晚愉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放心好了,除了跟我最亲近的助理,没人知道我跟布家的关系,我不会让人有机可乘,借着我接近布家的。”

  “那你得记住你的话,以后离那个娘炮远一点,我一看他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嘿你这个人,一口一个娘炮,叫上瘾了是吧?”

  “对,就是娘炮。”

  黎晚愉:“”

  “算了,你想叫就叫吧,反正你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谁也不能阻止你背地里叫他什么。”

  到了美食街,黎晚愉戴上口罩,解开安全带,正准备下车,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包包里拿出一个新的口罩递给了江择一,“喏,戴上。”

  “我又不是明星,戴这个干嘛?”

  “你这张脸太引人注目了,万一被路人偷拍,挖出我的身份不好,你不戴的话,要不我去买,你在这里等着?”

  江择一一脸嫌弃地接了过来,“算了,我戴。”

  黎晚愉忍不住偷笑,带着他去了经常光顾的那家烧烤店,拿了一个塑料篮子给他,“你想吃什么,放进这个篮子里,然后老板会帮你烤好打包的。”

  江择一仔细看了看手里的篮子,差点没怀疑人生,“吃的东西能放在这里面?你看这上面,多脏啊”

  “这只是装一下而已,又不是把烤熟的东西放在这里面给你吃,你这么夸张干什么?”

  黎晚愉懒得搭理他,来到摆放食材的大桌子前,把自己想吃的东西装进篮子里。

  江择一跟上前,一边挑一边问道,“这些食物一会儿是要清洗过才会拿去制作的吧?”

  黎晚愉:“”

  “大哥,这些是洗过之后才穿成串的,挑好了直接那去烤,不会再给你洗了。”

  江择一连连皱眉,“那怎么行?这里是露天的,这上面肯定有很多灰尘的,吃坏肚子怎么办?”

  “噗”一旁正在拿食物的胖乎乎的男人被逗得直接笑出声,“姑娘,你男朋友外星来的吧?没吃过烧烤?不太接地气啊”

  黎晚愉讪讪地笑了笑,瞪着江择一道,“你有完没完,我之前买回去的你不是吃得挺香的吗?也没见你吃坏肚子啊。”

  江择一嘴角抽搐,“可这就是不卫生的。”

  “那你别吃了,一会儿回去叫厨师给你煮干净的吃。”

  “行,你也别吃了。”

  “凭什么?”黎晚愉急忙护住手里的篮子,“我吃我的,又不妨碍你。”

  江择一心一横,“算了,我还是陪你吃吧。”

  没多久,两个人就拎着打包好的烧烤往回走去。

  黎晚愉凑在袋子前闻了又闻,馋得直流口水,“啊,太香了,再来一瓶冰镇啤酒,简直是绝配!”

  “瞧你这德性,馋虫都快从你嘴里爬出来了”江择一别提有多嫌弃了,但转念一想,这么点烧烤就能把她喂饱,貌似还挺好养活的。

  回到星月湾,已经是十点多了。

  两个人一进屋,就看见女佣急匆匆地带着医生准备上楼。

  “怎么了?”黎晚愉急忙上前问道,“出什么事了?”

  “晚愉姐,公主不舒服,折腾一个多时了,医生都换了好几拨了。”女佣着急地汇报道。

  “月牙儿不舒服?我上去看看!”黎晚愉把手里的烧烤袋子递给她,跑上了楼。

  “布桐表妹,月牙怎么了!”

  “嘘”布桐看着冲进来的黎晚愉和她身后的江择一还有医生,示意他们噤声,“好像快睡着了,先看看再说。”

  黎晚愉点点头,只见厉景琛抱着月牙,一边唱歌哄着她一边在卧室里慢慢悠悠地来回走着。

  “怎么回事?不会是又吵着要

  爹地了吧?”黎晚愉来到布桐身旁,压低嗓音问道。

  “没有,本来已经睡着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哭着醒过来了,一直喊着痛,问她具体哪里痛又说不出来,”布桐疲惫又心疼地捂着脸,“可能是身体里的药效又开始产生作用了吧,医生来了也是束手无策,这么的孩子,又不能给她吃止痛药”

  “可恶!”黎晚愉心疼得差点掉泪,“都怪林澈,我恨死他了!”

  布桐无助地摇着头,“医疗团队还在研究副作用最的药,等研究出来了,才能把她体内的药物清理掉,但是具体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布桐表妹,你别难过了,既然找到办法了,我们除了等待,也做不了其他的了,月牙会没事的。”

  “我知道,我就是心疼,她刚刚哭得都已经没力气了,才安静下来的”

  过了好一会儿,厉景琛才把睡着的月牙心翼翼地放回到床上,走过来揉了揉布桐的发心,安慰道,“女儿睡着了,我在这看着,你去吃点东西,嗯?”

  “是啊表妹,我买了烧烤,有你喜欢吃的牛板筋,你去吃一点吧。”黎晚愉道。

  布桐摇了摇头,“我不饿,你和择一吃吧,我洗个澡就睡了,月牙夜里说不定还会醒的,我得养足精神。”

  “那好吧,你别担心,有什么事情记得叫我啊。”

  “嗯,我会的。”

  第二天一早,市区公寓。

  丁昏昏沉沉醒来,一睁眼,才发现身旁的床上已经没有了钱进的身影。

  她的公寓得一眼就可以看得清楚,所以不用开口询问,也知道钱进已经走了。

  丁爬起身,靠在床头,扯了被子盖住自己,脸上满是失落。

  门口突然传来??的动静,随着钥匙转动的声音,公寓的门被打开。

  “你醒啦?”钱进依旧穿着昨天的那套衣服,手上拎着袋子,关上门走了进来,“我拿了你的钥匙,出去给你买早餐了,快起床洗漱一下,趁热吃。”

  丁看着他,视线渐渐模糊。

  “怎么了?”钱进走上前,在床上坐了下来,打趣道,“不会是以为我提上裤子就跑了吧?”

  丁轻轻摇了摇头。

  “啧啧啧,瞧你这胆的劲,我怎么可能会跑呢,我只是出去给你买了点东西。”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