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89章 你心软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丁吸了吸鼻子,“嗯,我这就起来吃早餐。”

  “不仅仅是早餐,”钱进按住她的肩膀,“你先坐着别动。”

  丁疑惑地看着他,下一秒,只见钱进神神秘秘地从身上拿出了一枚钻石戒指,举在她的面前,“喜欢吗?”

  丁震惊不已,“你什么时候买的?”

  “刚刚啊。”

  “可是现在还早,商场都还没开门啊。”

  钱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为了给你一个惊喜,特意请慕总帮忙了,他认识的人多,一个电话就让商场提前开门,让我进去买戒指了。”

  “这样欠人情不好,没必要急着买的。”

  “那不行,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必须尽快给你名分,”钱进单膝在床上跪了下来,认真地看着她,认真地开口道,“丁,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的性格你也了解,有点木讷,有点直男,所以多的情话我也不太会说,请你嫁给我,从此以后,我们相依为命。”

  丁的眼泪簌簌地砸落下来,哭着道,“我还没洗漱呢,你先让我穿上衣服再说。”

  “你什么样子我都见过,不穿衣服我也见过了,所以不用穿了,你答应我吧,不然我会觉得你在犹豫。”

  “噗”丁破涕为笑,重重地点点头,“我愿意!钱进,我愿意嫁给你!”

  钱进开心地像个孩子,急忙把戒指戴在她左手的无名指上,“好了,你现在被我套住了,想逃都逃不掉了。”

  丁害羞地低下了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逃”

  钱进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紧紧将她抱进怀里。

  没一会儿,钱进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谁啊,真不会挑时候,嘿嘿,”钱进嘴上抱怨着,但还是松开丁,摸出了手机接听,“喂什么?公主病了?哦哦,好,我马上去给她买,买完立刻回去!”

  “发生什么事了?公主怎么了?”丁着急地问道。

  “不知道,说是昨晚上一直在哭,睡不安稳,吵着要吃东川路上的那家蛋糕,我现在得赶紧去买。”

  “你快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放心吧。”

  钱进起身,匆匆忙忙离开。

  丁盯着关上的门,失神许久,才拉回了神思,起床洗漱后,去桌子上吃早餐。

  刚吃到一半,门铃便响了起来。

  丁放下手中的豆浆,透过猫眼看了看,发现是送快递的,这才打开门签收。

  她拿着快递盒进屋,仔细想了想,最近好像并没有买什么东西。

  丁拿美工刀拆开快递盒,发现里面是一部手机。

  她的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拿出手机,打开了开机键,点开通话记录,上面只有一个号码。

  丁拿着手机的手不由自主地颤了颤,半晌,才点开上面那个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没一会儿,就被接通,传来男人平静无波的嗓音,“喂?”

  丁敛了敛思绪,才开口道,“不是说,我们不联系的吗?有事可以发乱码,为什么要给我电话?”

  “发乱码太麻烦了,我们联系的这两个手机和号码都是新的,不会被人发现,你昨天没给我发,代表我交代你的事情你没有做好,是吗?”

  丁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道,“星月湾的守卫太森严了,我出入的时候要经过严格的检查,而且到处都是人,布锦添身边更是一秒钟都不离开人,我根本没机会下手”

  “你如果真的想下手,谁能拦得住你?”林澈咬着牙道,“虽然战天已经死了,当初的意外,没有证据能证明到我身上来,但是现在厉景琛说什么就是什么,等到布锦添的身体一痊愈,让他知道所有的事情,光是我对月牙做的事情,他就不会原谅我

  所以他必须死,你懂吗?”

  “我不懂!”丁失控地叫出声,“我不懂我们为什么不能回头,为什么不能当好人,我求求你了,别伤害他,我不能伤害他。”

  林澈像是猜到了什么,淡笑道,“你心软了?你昨天去星月湾,被他们的家庭氛围感动了吧?”

  “没错,布锦添是好人,布桐也是好人,上一辈的恩怨,为什么要由我们来买单?我们收手吧,你去求布锦添原谅,说出一切,我相信以他的心软程度,不会狠到置你于死地的,真的。”

  “收手?我怎么收?你跟他们随随便便相处,就被他们感动了,所以你以为我这些年不挣扎不难过吗?可是我有得选择吗?你忘了,我们从一生下来,就身不由己,”林澈痛苦地开口道,“我们收不了手了,从一开始就收不了了。”

  “不,就算你收不了,我还可以,”丁摇着头,着急的道,“当我求你了,你不要逼我,你让我做回一个正常人吧,我求求你了”

  “原本你是可以的,原本厉景琛死了,我就是帝都的王,你想做什么我都随你,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厉景琛活过来了,一切都改变了,你身上的使命,必须重新承担起来。”林澈一字一句清楚的道。

  “不是这样的!”丁痛哭道,“就算现在我杀了布锦添,又能怎么样呢?厉景琛也不会死,布桐也不会爱上你了,你想要的都得不到了,那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成全我呢?你能为了爱情付出,我就不能吗?”

  “你以为不杀掉布锦添,你能活得了吗!”林澈震怒道,“他不死,死的就是我们了,懂吗!”

  “我不懂!”丁哭着反驳,“我不懂明明我已经离幸福这么近了,凭什么我不能去争取我的幸福!凭什么我不能拥有我自己想要的生活!钱进已经跟我求婚了,我离幸福就差那么一步,你成全我吧”

  “你别天真了,我说过,布锦添不死,死的就是你和我,包括我们所拥有的,都会被摧毁,就连你的钱进,都会死在你的前面。”

  “你说什么?”丁已经顾不上哭了,急忙道,“我不许任何人碰钱进一根头发,我不许!”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