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797章 被骗了心还被骗了身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景琛勾唇,眼底迸射出一道寒光,“所以我才给他创造这一次机会,你记住,不可轻敌,林澈如果真的跟几十年前的那个组织有关,他背后一定有人,也会有同党,不要觉得他现在穷途末路了,就放松警惕。”

  “&bss放心,我一定全方位无死角地监视他。”

  “嗯,”厉景琛顿了顿,又问道,“丁查得怎么样了?”

  “跟之前调查的结果一样,丁是七岁的时候来到孤儿院的,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被一对姓丁的夫妇收养,十五岁的时候,养父母去世了,是靠社会福利所资助才完成学业的,我现在一点点往回查,刚查到她养父母的背景,很干净,死因是因为去国外旅游时发生了海难,也没什么可疑的,我马上会去孤儿院深入调查。”

  “你向来心细,这件事情交给你我很放心,记住,不许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我明白,&bss。”

  厉景琛挂上电话,起身离开书房,回了主卧。

  浴室里传来嬉笑声,男人的眉眼间温柔了几分,拧开门把走了进去。

  月牙坐在儿童专用的浴缸里,正在玩水,布桐坐在旁边帮她洗澡,吴妈拿着毛巾在旁边候着。

  “先生。”吴妈见男人进来,弯腰打招呼。

  “嗯,”厉景琛关上门走了进去,在浴缸边蹲了下来,“宝贝女儿喜欢玩水,等到周末的时候,爹地带你和哥哥去海边玩好不好?”

  月牙一听到“玩”字,立刻两眼放光,“好呀。”

  “不许老想着玩,妈咪跟你说过什么,咱们长大了,是大朋友了,要开始学习了。”

  月牙歪着脑袋,奶声奶气地问道,“妈咪,学习玩吗?”

  布桐笑着回答,“学习很好玩的,可以学到很多的东西,到时候你就能变得跟哥哥一样优秀。”

  月牙一听,立刻点点头,“学习好棒棒!”

  厉景琛:“”宝贝女儿,你很快会后悔说出这么幼稚的话的。

  月牙洗完澡,就被厉景琛抱了出去,布桐有点累了,伸了个拦腰,便直接去淋浴。

  正冲着澡,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

  “啊!”布桐吓了一跳,但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嗔怒的道,“你怎么又回来了?走路都没声音的,月牙呢?”

  “我让吴妈抱回自己的房间给她放动画片了,”男人紧紧抱住她,“这些日子一直在照顾女儿,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伺候老婆了,我帮老婆洗澡,嗯?”

  布桐咽了咽口水,双脚莫名有点发软,“老公,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还是去哄女儿睡觉吧,我自己会洗澡”

  “那不行,老婆第一,女儿第二,这是我的原则,来吧。”

  “老公,我还是觉得唔”

  布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转过了身子,直接被按在墙上,再也没有了开口反对的机会

  又是一周过去,宋迟思来想去,越来越觉得不放心,双脚翘在办公桌上,拿起手机给ak打了电话。

  电话打通,却一直提示在通话中,宋迟差点没摔手机,“靠,一个宅男能跟谁煲电话粥啊?”

  过了几分钟,ak主动回了电话过来,“迟哥,你的夺命追魂all差不多可以停了吧?一天四五个电话,你想干嘛呀?”

  “卧槽,你这没良心的,钱进是不是咱们兄弟?你现在在暗中调查他的未婚妻,我能不替他着急吗?赶紧说,怎么样了,调查出什么结果了吗?”

  “我刚刚就是在给&bss打电话,跟他汇报这件事,迟哥,丁可能真的有问题,我查到她时候的孤儿院,孤儿院的人说是意外发现她坐在孤儿院门口,问她什么也不肯说,内向得要命,就连找了心理咨询师来跟她聊天都问不出什么,孤儿院没办法,又不可能把人

  人赶走,就收留了她,我查了她七岁之前,什么都查不到,可是一个七岁的姑娘,怎么可能一点过去的痕迹都没有?这也太不寻常了”

  “也就是说,丁的身世是个谜?”宋迟皱眉,“难怪老大会疑心,我现在一听到说身边的谁身世不明都觉得?得慌,都觉得跟几十年前的那个神秘组织逃跑的两个孩子有关,事情过去四十来年了,那两个孩子如果顺利长大,现在应该都有五十岁了,培养出新一代的杀手,来找老首长报仇的可能性很高。”

  “迟哥,你说的不会是丁吧?那也太细思极恐了,丁这种扔人群里就看不见的人,居然藏得这么深?不行,我要怀疑人生了”

  宋迟想了想,问道,“这件事情上老大有没有进一步的指示?”

  “有啊,&bss说要我继续查,但是现在更多的精力都放在宴会上,&bss的意思是,宴会是林澈和他的同党最后一次对老首长出手的机会,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不管能不能把他的同党引出来,宴会那天,都会让老首长知道林澈的真面目。”

  “嗯,宴会的准备肯定很周全,这一点不用担心,我现在最担心的是钱进,丁如果真的有问题,那钱进也太惨了,既被骗了心还被骗了身,你不知道,他们现在都搬去我嫂子送给他们的婚房里婚前同居了。”

  “丁的事情,的确还是个未知数,&bss已经另外派人留意她了,虽然现在还没证实她是好是坏,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盯紧点比较好。”

  “那也得尽快证实清楚,再拖下去,钱进都跟她领证结婚了,丁如果真的是坏人,到时钱进会更痛苦。”

  “也是。”

  “叩叩叩。”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宋迟把自己的脚放了下来,说了声“请进”,对电话里的ak道,“我工作了,不跟你说了,你那边有什么情况随时告诉我。”

  “我明白。”ak刚想挂电话,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叫住他,“迟哥,你等一下!”

  “干嘛?”

  “那天我喝醉了被你带回家,你真的没对我做什么吧?”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