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04章 撕破脸 1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好,让钱进陪您去吧。”

  “上个洗手间你还要派人跟着我?”布老爷子哼哼道,“才不要,你们先过去吧。”

  布桐看着自家爷爷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钱进,你跟着爷爷。”

  “是,姐。”

  钱进刚想跟上,便被宋迟阻止。

  “哎哎哎嫂子,我去吧,给我一次拍老首长马屁的机会,我去我去。”

  布桐点点头,“好,照顾好我爷爷啊。”

  “知道了,嫂子放心!”宋迟立刻跑着跟了上去。

  “妈咪,肚肚饿”月牙摸着自己的肚子道。

  “好,妈咪带你去吃饭,走吧老公。”

  厉景琛收回视线,“嗯。”

  洗手间里,布老爷子的身影进去后,一块“正在清洁”的牌子便被摆在了门口,一个清洁工拧开门把走了进去。

  她的个子不高,身材纤瘦,脸上戴着口罩,从腰间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悄无声息地冲着正在便池前解手的身影走去。

  她一点点靠近,眼里闪过一抹寒光,举起匕首,对准了他的背。

  下一秒,面前的身影突然转身,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

  “啊!”女人被重重踢倒在地,定睛一看,只见面前的人并不是布老爷子,而是一个身形跟他相似,穿着同样的衣服,戴着一顶白色假发的年轻男人。

  女人刚要起身,面前的男人便从腰间掏出一把枪对准了她,“我劝你别动,心我打爆你的头。”

  门外很快涌进来几个保镖,将女人控制住。

  “迟哥,抓住了。”男人颔首冲着走进来的宋迟汇报道。

  “还真是狗急跳墙,这么没把握的刺杀都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宋迟嘲讽一笑,伸手摘下女人脸上的口罩,却发现不是丁。

  宋迟眸光一凛,说不出是该庆幸还是该失落,厉声质问道,“你是谁?谁派你来的,快说!”

  女人紧紧咬着牙,一不发。

  “不说是吧,那我只好带你去见你的主子,当面对质了,给我把她押走!”

  餐厅里,菜还没上,布桐喂月牙吃着家里带来的蛋糕,没一会儿,门被人推开,宋迟带着几个保镖和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宋迟,这人谁啊?”钱进问道。

  “刺杀老首长的。”

  “你说什么?”钱进大惊,“怎么回事?”

  “吴妈,”厉景琛开口吩咐道,“你带争争和月牙去顶楼的套房里休息,给他们吃家里带来的食物,不许吃酒店的东西。”

  吴妈点点头,“是,先生。”

  “太太,我也上楼照顾少爷和公主。”夏晴抱着怀里刚满月的孩子起身。

  “好,麻烦你了。”

  十几名保镖护送两个孩子上楼,布桐没什么不放心的,等孩子离开后,她才起身问道,“宋迟,究竟怎么回事?这个人为什么要刺杀爷爷?”

  “嫂子,刚刚老首长去上洗手间,我追了上去,没有让老首长进去,而是找了一个身形跟他很像的人进了洗手间,让人以为老首长单独在里面,果然就有人进去想要下手。”

  “她是谁?为什么要杀我爷爷?”布桐看着被保镖扣住的其貌不扬的女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她跟布家有什么恩怨吗?”

  “桐桐,你先别激动,”布老爷子开口道,“先坐下。”

  布桐抿了抿唇,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布老爷子喝了一口水,这才不急不缓地开口道,“我老布这辈子,算不上什么好人,年轻的时候征战沙场,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条人命,有人记恨我,也是情理之中的”

  布桐蹙眉,“爷爷,话不是这么说的,在战争的年

  代,您打的都是要侵犯国土的敌人,您没有错。”

  布老爷子笑着拍了拍女孩的手背,“宝贝,爷爷不是在自责,保家卫国当然没有错,爷爷只是就事论事,凡事有果必有因。”

  布桐望向那个女人,“照您这么说,她是来找您报仇的?”

  “算了,追问得越多,你只会越失望,”布老爷子摆摆手,“把人送去警察局,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不行,”孔老爷子反对道,“刺杀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查个水落石出,警察局不一定能问出什么,还不如交给景琛查呢。”

  “算了,老孔,我都这把年纪了,还计较那么多干什么?我现在只想为我的子孙后代多积点福气,不想再追究那么多了。”布老爷子吩咐道,“宋迟,带走吧。”

  “等一下,表爷爷,别急嘛,”一直安静坐着的黎晚愉突然开口阻止,似笑非笑地望向桌上坐着的林澈,“澈哥哥,人都要送去警察局了,你不担心吗?”

  所有人都把视线集中在黎晚愉和林澈的脸上。

  “晚愉,你什么意思?”林澈淡然地看着她。

  黎晚愉笑了笑,“我的意思是,你的机会快没了,刚刚杀不了表爷爷,很快你做的那些事情,他就会知道了哦。”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我可以慢慢解释啊,不复杂的,”黎晚愉望向布老爷子,“表爷爷,医生就在外面候着,一会儿我说的话如果惹您激动了,您一定要说,身体要紧。”

  “晚愉,你别卖关子了,快说,这个女人跟林澈有什么关系吗?”布桐着急地问道。

  “布桐表妹,你也别太激动了,”黎晚愉双手交叠,冷漠地看着林澈,话是对布桐以及在场所有人说的,“你只知道林澈爱了你很多年,连这些年找的女朋友都是照着你的样子找的,对吧?可是你不知道,他在背后做的,可比你想象中多多了”

  布桐紧紧盯着她,“你说,他都做了些什么?”

  “澈哥哥,那我说了,如果有遗漏的,你随时补充,”黎晚愉讥诮地笑着,继续开口道,“该从哪里说起呢,或者要怪就要怪布桐表妹你突然结婚了吧,你一声招呼没打就嫁人了,打了个林澈一个措手不及,他怎么可能受得了自己心爱的女孩子嫁给别人呢?他恼,他恨,他恨不得能立刻杀了厉景琛,好让你回到他的身边”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