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13章 戳瞎自己谢罪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男人的右手转动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淡淡道,“最近是多事之秋,一般人都会知道避嫌,可丁却想方设法想要接近星月湾,加上她是孤儿出身,我原本只是想调查清楚她的来历,但是后来我无意中想起,当年你嫂子被人下避孕药的事情”

  宋迟的双眸渐渐撑大,“老大,你是说,嫂子当初吃的避孕药,是丁下的?”

  “她难道不是最方便下手的人吗?只不过那个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毫不起眼的助理。”

  “老大,细思恐极啊,我现在突然发现,我们身边每一个人都不安全,难怪你之前第一时间就把老首长和嫂子接回星月湾了。”

  “人心难测,但是星月湾的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底子都干净,多少能让我放点心。”

  “老大,你放心好了,星月湾的人都是我和沈彦亲自挑选的,背景绝对都调查得一清二楚,连只反派苍蝇都放不进来,身为你得力的爪子,这点事情还是可以办好的。”

  “你好意思跟我说自己得力?”厉景琛冷笑。

  “额,那咱们不说这个了,继续说丁吧,老大,你现在是不是认定丁是林澈的人了?那她今天的失踪,你怎么看?”宋迟把球又踢了回去,“其实今天你叫我去找人顶替老首长引蛇出洞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去刺杀老首长的人会是丁。”

  “她是林澈的人的可能性很大,如果是,那今天这一出,不过是金蝉脱壳,如果她不是,那就是死了,都不是什么好事。”

  宋迟一边思考一边道,“会不会是林澈发现了我们察觉到丁有问题,所以先下手为强了,老大,你想想,无论是当初的杜医生,还是今天来的那个女杀手,可都是听林澈吩咐的,林澈一句话一个眼神,她们居然就能立刻去死,这可是把生死置之度外,心甘情愿为林澈舍命啊,丁会不会是林澈养的这些棋子里面之一?”

  “林澈是一个精明的人,他善于把每一颗棋子的利用价值发挥到最大,才舍得丢弃,可是丁,无疑还没物尽其用,就算察觉到我们有所怀疑,也没必要这么快急着让她消失,眼下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丁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如果一直找不到呢?”

  男人修长的指尖敲了敲书桌桌面,“谁不知道帝都现在在实施天眼系统,你觉得一般的歹徒,杀了人之后还要这么麻烦把人挪地方抛尸?一把火烧了尸体不是更简单方便?所以如果找不到人,就说明是第一种可能,她金蝉脱壳了,那就按金蝉脱壳的方法去找去防。”

  “老大,你好厉害,不愧是我的偶像。”宋迟一脸崇拜地看着他。

  “在面对林澈的事情上,把所有事情往坏处想去准备和面对,一定是没错的。”

  “也是,谁能想到他能把那个杨雅柔给整回来呢,老大,我已经照你的吩咐,去盯着他们和那个什么破集团了,不过就是仗着有点钱创立起来的公司,在帝都什么都不是,你不用把他们放在心上的。”

  “不放在心上,交给你这种拖后腿的,等着他们把布家拆了?”男人毫不留情地吐槽。

  “额,老大,我闭嘴还不行吗?对了,时间不早了,老首长该起床了,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他老人家啊?”

  厉景琛想了想,道,“这种事情瞒不住的,我会去跟爷爷说。”

  “那老大,我可以留下来和公主共进早餐吗?”

  厉景琛双眸微眯,“闯了祸还想跟我女儿吃早餐,谁给你的脸,嗯?”

  “老大,我立刻滚。”

  宋迟麻溜儿地离开,一打开门,就看见月牙穿着一件尿不湿,光着身子站在门口。

  “呀!公主!”宋迟看见她,一扫两秒钟前的萎靡情绪,蹲下身高兴地看着她,“早呀,你怎么不穿衣服呀?”

  月牙揉着惺忪的睡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糯糯地开口问道,“妈咪呢?”

  “你妈咪可能在楼下吧,宋迟叔叔带你下楼找她,好不好?”

  “好”

  宋迟刚伸出手想要抱她,突然被人从身后揪住了衣服,旋即整个人就被往后拎去,一把被甩在了地上。

  “谁让你看我女儿身体的!”男人凌厉的质问声从头顶响起。

  宋迟:“”

  “老大,我要不要戳瞎自己谢罪啊?”

  委屈死他了,明明是公主自己不穿衣服跑到他面前的好不好。

  “那你倒是戳给我看看。”厉景琛白了他一眼,上前两步走到月牙面前蹲了下来,换上一张温柔无比的笑脸,柔声开口道,“宝贝女儿睡醒了,是不是没看到爹地妈咪害怕了?爹地抱你去穿衣服好不好?”

  宋迟:“”他再也不是老大最宠爱的爪子了,现如今估计连冷宫都没有他的一席之地了。

  “嗯。”月牙一边点着头,一边抱住了厉景琛的脖子。

  虽然这阵子月牙已经越来越粘他,可是每次她这样主动抱住自己的时候,厉景琛的心还是激动得能跳出来。

  厉景琛抱住月牙,起身往公主房走去,一边走一边温柔地开口道,“爹地不是跟你说了吗?找不到人的时候按一下铃,不要自己跑出来,你是女孩子,不能不穿衣服出来被男孩子看的,当然,爹地除外。”

  “葛葛看看。”月牙奶声奶气的道。

  “哥哥也不能看,而且等你慢慢长大,爹地也不能看了。”

  月牙不懂,不满地嘟起了嘴,“妈咪呢?”

  “妈咪在忙,爹地照顾你,我们去换尿不湿,穿漂亮的裙子,吃了早餐爹地带你去玩。”

  月牙这才高兴了起来,“好。”

  楼下的一间客房里,钱进昏睡了几个时后,渐渐苏醒过来,缓缓睁开了眼睛。

  入目,便是布桐担忧的脸。

  “姐”钱进虚弱地叫着她。

  “钱进,你醒啦?再睡会儿吧,医生说你太累了,必须好好休息。”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