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18章 心情不好啊?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黎晚愉蹙眉,“你胡说八道什么?江择一追我?怎么可能,宋迟,你发烧了吧?”

  宋迟:“???”

  “不是择一?那还有谁追你啊?”

  黎晚愉嫌弃地看着他,“我看你真的是病得不轻,你是怎么把追我的人联想到江择一身上的,我跟他向来八字不合势不两立,他如果来追我,那肯定是地球毁灭哦不,宇宙毁灭了!”

  “额,可是为什么之前我听沈彦和夏晴说,择一很喜欢你啊,他们都看得出来。”

  黎晚愉:“”

  “别闹了,我跟江择一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最嫌弃我了,怎么可能喜欢我。”

  “晚愉,那究竟是谁在追你啊?”布桐只抓重点。

  提起这个,黎晚愉的眉眼间便爬上了挡不住的笑意,“不就是你一直在念叨的那个吗?”

  “楼星宇?”

  黎晚愉托着下巴,有点不好意思,“对啊,最近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拍戏吗?接触下来发现,他这个人还挺有趣的,别看他年纪比我几岁,但是很会照顾人,不过我还是有点犹豫”

  布桐震惊地咽了咽口水,“犹豫什么?”

  她之前也就这么一说,毕竟谁都喜欢看楼星宇这种鲜肉,可是如果要谈恋爱,肯定不能只看外表,肯定要了解对方的品性才行。

  黎晚愉发愁的道,“表妹,我总觉得长得太帅的男人没有安全感,而且楼星宇的年龄的确比我,我向来不喜欢姐弟恋的。”

  布桐:“”

  “你是在说我老公没有安全感吗?可是我就觉得不会啊。”

  黎晚愉看了一眼布桐身边长得像天神般的男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道,“布桐表妹,你老公这不属于人类范畴,你俩的颜值都是神仙级别的,就别拿来跟我们这种普通人比了行吗?我说的是楼星宇那种在人类范畴里长得算出众的男人,让人没有安全感。”

  “那你喜欢他吗?”布桐追问道。

  黎晚愉想了想,点头道,“还行啊,挺喜欢的,不过也有可能我被江择一欺负惯了,突然来一个鲜肉对我这么好,还这么狂热地追求我,感觉有点招架不住。”

  “晚愉,我还是觉得你应该慎重一些,毕竟你们相处的时间还短,没必要这么急着在一起。”

  “嗯嗯,我知道的,你放心吧,菜来了菜来了,开吃。”

  布桐的注意力很快被香喷喷的火锅吸引,几个人边吃边聊,一直吃到十一点多才回星月湾。

  布桐在路上就靠在厉景琛的怀里睡着,到了星月湾,男人心翼翼地将她抱了出来,直接上楼,放到主卧的床上。

  “唔”布桐被惊醒,睁开眼睛开了一眼,很快便重新闭上,嘟喃道,“老公,都到家了啊?我好困啊,想先睡一觉再去洗澡”

  厉景琛俯身亲了一下她的脸蛋,“困了就别洗,直接睡吧,我去把女儿抱回房。”

  “嗯。”

  等厉景琛把早就睡着的月牙抱回房间,却发现床上的女孩已经不见了。

  厉景琛蹙了蹙眉,把月牙心翼翼地放回到婴儿床上,四下找了找,没发现布桐的身影。

  男人重新打开房门,望向门外值班的女佣,“太太人呢?”

  “先生,太太说有事情要跟晚愉姐说,去她的房间了。”女佣汇报道。

  男人没吭声,关上门回了房间,直接去浴室洗澡。

  等他洗好澡出来,布桐已经回来了,正趴在月牙的床边摸着她的脸。

  厉景琛走上前,沉声道,“女儿都睡着了,你摸她干什么?”

  布桐继续摸着月牙的脸蛋,“我想好好陪陪她嘛”

  “醒着的时候不陪,等人家睡着了倒是来劲了,不许摸。”

  >布桐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起身来到男人身旁坐下,认真地盯着他看,“老公,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啊?”

  “没有。”

  “还说没有,明明就写在脸上了。”布桐笑着搂住他的脖子,“怎么啦?谁惹你不高兴了呀?”

  男人盯着她的双眼,“你说呢?”

  “我?”布桐一脸懵逼,“我没做什么呀?”

  男人握住她的双肩,“你刚刚又一声不吭去找晚愉了,不知道先跟我打个招呼对不对?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布桐更疑惑了,“这是在家里啊,大晚上的我还能去哪里?不用打招呼了吧?”

  厉景琛动了动唇,最后什么都没说,一把将她捞进了怀里紧紧抱住,“可是我怕,我怕一回房看不见你的那种感觉。”

  布桐鼻子一酸,轻轻抱住了他,“老公,你太紧张了,我不会有事的,我现在出门,都恨不得多带点保镖,因为我要好好保护自己,陪着你白头偕老。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现在林澈和杨雅柔憋着劲要对付我们,丁也没有音讯,但是我们的日子不还是得照样在过嘛?你放轻松,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分开了。”

  她能感觉得到,厉景琛的心翼翼,就像她之前跟夏晴说的,每个夜里醒来之后,她都不敢入睡,生怕失去他。

  而他的这份恐惧,远比她的还要强烈。

  失而复得太珍贵了,珍贵到让他们都心惊胆战,以为随时会失去。

  “我今天看见林澈了,”布桐靠在男人怀里,敛神道,“看他的样子,是准备继续在帝都立足了,我很好奇,他明知道自己讨不到好的,为什么还这么固执,换成是我的话,可能就拿着钱远走高飞了。”

  厉景琛摸着她乌黑柔软的长发,沉声道,“因为他想要的东西在帝都,又怎么舍得轻易离开。”

  布桐拧眉,“你说的不会是我吧?可是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他应该很清楚,我跟他绝不可能的。”

  “或许不单单是你,总之很多事情,我还在搜集证据,老婆,你别管林澈的事情,以后不要再见他就行了。”

  或许是经过了三年的生离,布桐现如今的承受能力比他想象中要强很多,但是林澈害爷爷成植物人的事,他始终没有告诉她。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