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21章 眼拙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唐诗笑着起身,走上前挽着布老爷子的手臂,来到沙发上坐下,“那是,咱们月牙身上有爷爷的基因,怎么可能差呢?”

  “哈哈,就你会说话,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桐桐人呢?”

  “钱进晕倒了,桐桐去医院看他了。”

  布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凝了下来,“哎,钱进这孩子,命怎么这么苦呢”

  “爷爷,您曾经说过,福祸相依,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这或许就是钱进命里的劫难吧。”

  “诗诗,你倒是安慰起爷爷来了,”布老爷子慈祥地看着她,“爷爷没醒来的时候,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我感觉你这阵子心事重重的,每次看见我都欲又止的样子”

  “爷爷,”唐诗垂下了眼眸,“对不起”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爷爷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经得起任何事,你别有顾虑。”

  唐诗抿了抿唇,直接起身,在地上跪了下来。

  布老爷子一惊,“诗诗,你这是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爷爷,是过去的事情,有件事,我一直没有跟您坦白,当年,是林澈偷偷想办法把我从管教所里救出来的”唐诗把前因后果说得一清二楚。

  “原来是这样”布老爷子听完,轻叹了一口气,“原来是澈费了心思才把你救出来的,为了救你,不惜放火烧了管教所”

  “爷爷,对不起,我骗了您这么多年,因为我感激林澈,所以这些年才隐瞒着这件事情,可是我没想到他是坏人,我听西临说了,林澈好像跟您年轻是剿灭的一个暗杀组织有关,就连您当年出事,都是他搞的鬼,我越想越不对劲,林澈当时很有可能是想培养我为他做事,后来发现我不太好掌控,才没有要我参与更深的一些事情。”

  布老爷子扶起她,“你先起来吧,澈是不是跟那个暗杀组织有关,现在还不能确定,景琛已经在调查了,相信很快会有结果,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先不要跟桐桐和择一他们说起这件事。”

  唐诗在他身旁坐下,开口道,“爷爷,桐桐现在已经不是温室里的花朵了,她能接受得了的。”

  布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我当然知道,之前景琛已经详详细细地把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了,爷爷心疼啊,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从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生怕她受到一点伤害,可惜怕什么来什么,十四岁那年,她还是没能躲过那么难的一劫

  她醒来之后,失明又自闭,我一度以为,我要失去我的宝贝孙女了,好在老天爷可怜我,让她失忆了,我忍痛让景琛离开,就是怕她想起一切,从那以后,我对她保护得比过去还要心翼翼,只是没想到,在我昏迷的这几年里,还是让她受了那么多的苦难,割腕自杀,她一定是很绝望很绝望了,才会走到那一步的”

  唐诗的眼泪簌簌地砸落下来,“所以我很自责,如果我早点告诉爷爷,林澈把我救出来的经过,爷爷就能察觉到他不对劲,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爷爷不会成为植物人,桐桐和厉总也不会分开。”

  “这些事情怪不到你头上,照你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没有被澈利用,否则爷爷早就被害了。”

  “爷爷,我不会伤害您的,您是世界上最好的爷爷。”唐诗急忙道。

  布老爷子笑着拍拍她的手,“爷爷就是这么一说,当然知道你骨子里是干净的,否则也不会把你放在桐桐身边工作。”

  唐诗垂下眼眸,“无论如何,我都觉得很自责。”

  “好了,不关你的事,别把责任往自个儿身上揽,给自己无端的压力,要说责任,爷爷的责任更大,活到一把岁数了,还是眼拙了”

  “爷爷,是林澈隐藏得太好了,照现在的情况看,他们就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一点点渗透到布

  家,随时准备对您下手。”

  布老爷子摇了摇头,“不说这些事情了,一切等景琛调查清楚再说吧。”

  “爷爷,您是不是有点接受不了啊?”唐诗问道,“桐桐之前跟我说,您没有什么波动,不让她追问,看样子还有些逃避这件事情的样子现在桐桐不知道您成为植物人是林澈害的,要是她知道了,肯定亲手杀了林澈的心都有,爷爷,您可不能对林澈心软啊”

  布老爷子摆摆手,“逃避能解决问题的话就好了,我就是一时接受不了,澈被布家收养后,我自认为待他不薄,可是没想到诗诗,或许将来有一天,等你和桐桐的年纪再大一点,有了辈之后,就能体会爷爷的心情了,爷爷难过的不是被人害,而是那个人,是我付出过爱的孩子。”

  “爷爷,您别太难过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最起码,您收养的厉总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啊,您失去了林澈,得到了厉总,算起来也不亏。”

  “就你最会安慰爷爷了,”布老爷子乐呵呵地笑着,“算了,不说这些,我现在只想陪着争争和月牙快乐成长,还是孩子好啊,孩子的世界才是最纯粹的,诗诗,你年纪也不了,西临那伙子人不错,把你交给他,爷爷很放心,你们感情到了的话,也可以考虑结婚了。”

  “爷爷,好端端的您怎么还开始催我的婚了,慢慢来吧,家里那么多未婚的,总会有人先带头让您高兴的,晚愉择一都可以啊。”

  “好,爷爷就等着帮你们主持终身大事。”

  布桐来到医院的时候,钱进已经醒了,正盯着天花板失神。

  布桐走上前,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钱进瘦得不成样子的脸,心疼地开口道,“钱进,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丁我会派人去找的,你不要这样子下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尤其是爷爷,每天都在念叨你,还有争争和月牙,都闹着要跟你玩”

  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