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831章 拿来疼的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晚上,厉景琛在公主房哄月牙睡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缠着布桐做了白天在云端国际没完成的事情。

  旖旎过后,一切渐渐归于平静。

  布桐靠在男人怀里,累得没有了力气,闭着眼睛休息。

  厉景琛的指腹在女孩脸上轻轻摩挲着,一双还带着炙热温度的眼睛像是怎么也看不够她一般,深深凝视着她,“老婆。”

  “嗯?”布桐懒懒的道。

  “你今天在餐桌上,还有话没说完吧?我看你一副欲又止的样子,是争争在学校里出什么事了,嗯?”

  布桐被他这么一说,回忆了起来,软糯的道,“其实没出什么事,晚饭的时候当着孩子的面不适合说这些,还不是因为可的妈妈嘛,她也来参加家长会了,一直在跟我说争争和可感情有多好多好的,孩子才多大啊,看她那架势,恨不得立刻给两个孩子定亲。”

  男人低低哑哑地笑出了声,“老婆,你这是典型的婆婆心理,生怕有人来抢走自己的儿子。”

  “或许吧,争争是我们的宝贝,我舍不得让任何人带走他。”

  “孩子终归是要长大的,会有离开我们的时候。”

  “我知道呀,可那是长大之后的事情,现在肯定不行,而且我不是很喜欢可的妈妈,”布桐如实道,“我总觉得她的眼睛里有毫不掩饰的势利,我得断了她那些不该有的念头,不然不仅影响可,也影响咱们争争,我已经问过争争了,他愿意换同桌,去跟亮亮当同桌。”

  “好,都听老婆的。”

  “嗯,先看看情况吧,我是觉得两个孩子年纪还,不该被灌输这种长大之后要在一起的思想。”

  “老婆说得对。”

  布桐睁开眼睛,亲了一下他的唇角,继续抱着他,“以前一直觉得,结婚是件挺简单的事情,但是现在才发现并不简单,我们要一起面对很多很多的事情,爷爷孩子,家里家外,事无巨细,不过老公,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

  厉景琛翻身吻住她的唇,“乖,我们会永远这么幸福的。”

  “唔”

  主卧内刚降下去的温度再次爬了上来

  彼时,黎晚愉正哼着愉悦的歌回到家,走上三楼,看见江择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着烟。

  黎晚愉停住了歌声,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随口问道,“江择一,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啊?不会是月牙又虐你了吧?”

  “站住。”江择一突然叫住她。

  黎晚愉停下脚步,一转身,便看见江择一已经掐灭了手中的烟,阴着脸朝着她走来。

  “你怎么了?吃枪药了?不会真的是月牙虐你了吧?”黎晚愉想象着月牙霸道的样子就想笑,仗义的道,“你放心,我明天就去帮你说月牙,怎么能这么虐舅舅呢?舅舅可是拿来疼的”

  江择一的眸光深了深,“我问你,楼星宇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你问起他干什么?”黎晚愉突然想起了什么,“哦,不会是月牙告诉你们的吧?这孩子,要么不会说话,要么学什么都快,真是被林澈压制住了她的聪明劲了”

  江择一的嗓音抬高了几分,“你别转移话题,我问你,楼星宇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这么凶干嘛?他是我朋友,可是我需要向你交代吗?”黎晚愉不悦地白了他一眼,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莫名其妙,神经病,我爸妈把我养这么大是让人凶的吗?表爷爷都没这么凶过我呢”

  黎晚愉的手刚摸上门把,手臂就突然被人拽住,下一秒,整个人被往后一转,直接撞进了一个坚硬的胸膛。

  “江择一,你有病唔”

  黎晚愉的话还没说完,江择一便突然低下了头,吻住她的唇。

  黎

  晚愉的大脑一片空白,几秒钟后,倏地反应了过来,急忙伸手去推他,却被江择一扣住了手腕,一边吻一边将她抵在了墙上,更加肆无忌惮地深吻了下去。

  “唔”

  黎晚愉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双手抓着他身前的衬衫面料,被迫承受着他的吻,没一会儿,整个人就渐渐瘫软了下来。

  良久良久,久到黎晚愉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江择一才缓缓离开了她的唇。

  黎晚愉站都站不住,半扶半靠在江择一的身上。

  江择一看着她憋红的脸,胸口凝聚了一晚上的怒气这才渐渐消了下去,“黎晚愉,我警告你,你”

  “啪!”的一个巴掌声,打断了江择一的话。

  黎晚愉的手又麻又痛,但还是忍不住,又重新补了一个巴掌。

  “啪!”

  江择一被打得偏过头去,摸了摸自己的脸,转过头来,看着一脸怒气瞪着他的黎晚愉。

  “江择一,你有病吧?”黎晚愉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也不知道是刚刚憋得还是气得,脸蛋红得像有把火在烧,“你如果缺女人,走出星月湾,有一大批女人等着你,你招惹我干嘛?你仔细回忆一下,你这是第几次强吻我了!难道我黎晚愉就是天生的贱命,用来让你强吻的吗!”

  “那你之前为什么没有这么大的反应,”江择一紧紧盯着她,“之前我强吻你的时候,你都没有这么大的反应,现在怎么就有了,你爱上那个娘炮了对不对!”

  “我爱没爱上谁关你屁事啊!现在说的是你强吻我的事情!”黎晚愉气得肺都要炸了,眼泪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江择一,平时我还觉得你没那么可恶,可是现在,我恨不得永远不要见到你!”

  江择一看着她脸上止不住的泪水,忽的怔住,一下子忘了该怎么反应。

  空气中静得只有黎晚愉低低的抽泣声。

  良久,江择一才敛了敛思绪,刚想开口跟她说话,黎晚愉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黎晚愉抬手,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拿出手机划开接听,“喂?”

  电话那端传来楼星宇温柔的嗓音,“晚愉,你不是说到家会给我发微信的吗?这么久都没收到我不放心,所以打给你问问,你平安到家了吗?”